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穿越之福禄祷禧+番外 莫邪(下)

时间: 2017-10-18 16:09:01 分类: 穿越重生

【穿越之福禄祷禧+番外 莫邪(下)】
 
  第60章 新年
  
  三房添丁,很多交好的邻居都上门探望,这时候远近亲疏就一目了然了。有那关系好的半个月前就算好日子集上二三十个鸡蛋,再搭点白面红糖什么的,一进门那就是一迭声的贺喜;关系远点的,不过面子情,能拿十向个鸡蛋就算不错了,而且比起贺喜他们更好奇是的三房的大宅子,对仆人黄山一家四口也是新奇不已,还要更奇葩的到他们三房充起主子来了。
  这奇葩的就是纪晓荣。整个老宅就他领着楼明珠来了,十个鸡蛋还有穿旧的小孩衣裳,笑呵呵往那一坐就指使刘葵端茶倒水,那模样瞧着楼玉珠也是醉了。
  大喜的日子也不想找不自在,好吃好喝把人送走,回头哥仨几个拿张家那四个舅叔跟这纪晓荣一比那真是一个天一个地。
  十二月的天越往年末走天气越冷,大雪封路,每天天还没亮周诚派来运反季蔬菜的人都会敲开三房后院的门,黄山忙把人迎进来,尔后把他之前跟刘葵清理好扎成一扎的蔬菜运上对方多带的两匹马背上,之后送人离开关上后院门,新的一天就开始了。
  小年这天楼承义送徐瑟回张家,回来之后三房也开始忙起过年的事宜。这是三房分家后过的第一个年,细数这年他们分了家盖了房过起了新日子,还大喜添了丁,辞去旧年期盼新年更好,是以全家都认真对待,不愿马虎一点半点。采购新衣,采购新器,采购年货,还有送去张家的年货,送去裴冠英那的,以及镇上焦掌柜跟翟掌柜那的,除了还在坐月子的傅林书跟包在襁褓的楼琛,其余人都是忙的脚不粘地。
  好不易忙完这些礼尚往来,在二十八这天哥仨几个又穿上新衣领着打扮特精神的楼承义上裴冠英那邀请他及胡管事一等上他们家过年。
  裴冠英有点犹豫,最后还是在胡管事的劝说下同意去楼家过年了。待周诚大年三十从府城赶回来,也就顺理成章留在三房过年了。
  一个热闹年自然不用说,大年初八,三房又张罗着给小楼琛办了个热闹闹的满月礼。满月礼办完,又过了元宵十五,这年味就淡下来了。
  之后楼华楼明紧张备考,开春后如愿与张家两个表哥考入逸山书院。楼华楼明过起一早出门让黄山套牛车送去镇上书院,尔后又傍晚接回来的走读日子,楼玉珠就开始考虑生意的事。
  新意楼的分成周诚每月底都会让人送过来,三四个月加起来就有七百三十多两,再加上反季蔬菜的分成二百一十两,以及自家以十文一斤卖于新意楼得银一百八十两,还有之前府城之行剩的一百四十多两,通共一千二百六十两银,过年及小楼琛的满月酒也不过才花八十多两,也就是说三房现在账上剩余的现银就有一千一百八十两。
  楼玉珠考虑了下,把三房一家叫齐开会。
  “我打算再买些良田,不拘多少,只要离我们家近方便拾弄的都成。”
  先是被自己家产惊呆的楼承义一说买田,这老实汉子点头就跟捣蒜似的。
  没好气瞥他眼,楼玉珠继续道:“还打算买个五亩上供给村里当祭田。”
  楼华沉吟声,点头道:“也成。”他们一家现在的确打眼,不若给村里一点好处,省的那拈酸捻醋的说的太难听。
  楼明眼睛亮晶晶的,全程当了听众。至于被傅林书抱在怀里的小楼琛,那是直接呼呼大睡的。
  “唆螺生意就不打算做了,专职做红虾红意。”
  唆螺搭茶叶蛋这些生意顶天一个月就赚十五两,能做小半年也就赚个七十两,又累又苦还磨时间,不若停了,晚间就专捞那红虾,白天空出来伺弄几十亩良田,虽然良田这项还比不上唆螺,但伺弄田带来的收获让人踏实,而且自家种的田留米给自家吃,这样省下一笔两边也就扯平了。
  楼华也考虑过,不过他考虑是他跟楼明上学空不过手,生意这方面楼承义跟傅林书插不上手,全部就楼玉珠一人担着太累,不若停一样也好有休息。“我觉着可以,唆螺生意不做,晚间捞红虾的事有黄山跟刘葵帮忙,也就不用几个舅舅过来帮忙了。这样吧,不若就把唆螺生意给外姥爷他们做?”
  楼华能想到把唆螺生意转出去,代表他已经想的长远些了,楼玉珠颇为欣慰。不过唆螺生意给张家做,他猜想张家却是不愿意接的。
  一去张家问,对方果真不愿意接手唆螺的生意,理由就是好事不能一家占了。这下,唆螺生意转给谁就是个问题了。
  按理这生意给谁做都是做,只是楼玉珠想的是这生意既然是他们起的自然也没咂了这生意的理,到时候接手的人责任心不强把唆螺这道美食毁了或让人吃出毛病来就不美了,再则这生意的原村料是跟村里人作,怎么着都是给村里人一笔进项,到时这接手的人不愿意出价从村里人买或者压价耍女干什么的,有去年的情况做比较还不得给他们招仇呀?一句怎么就要给他害他们没钱赚什么的,听着都心塞。
  明明是好事,给别人一项赚钱的营生到时候却给他们家招来怨,呵呵,想想都够美的。
  楼承义当然偏向于老宅,犹豫几天还是讷讷的跟楼玉珠提了。“你阿麽的手艺其实挺好的,中午做好下午让你二伯叔跟二伯挑去镇上买,肯定成!”
  成?楼玉珠斜眼。卖个原材料都偷工减料,还想他们对成品负责?
  傅林书拉下楼玉珠,冲楼承义笑下:“当家的愿意给老宅就给老宅吧,竖横也就是项生意,给谁不是给呢不是?”
  楼玉珠郁闷的瞧眼楼承义,心道跟卫老四比起来这心软的毛病真心是硬伤!收到傅林书的眼色,心里郁闷还是瘪瘪道:“爹既然要给老宅,那我也没意见吧。我跟爹走一趟,看老宅那边的意见吧。”
  一到老宅,楼玉珠闭口不言就让楼承义结结巴巴把来意说了。
  楼老爷子跟柳阿麽还在跟楼承义堵气,就楼承理接了话头,不过他的意思可不是唆螺生意,而是大红螯虾的生意!
  楼玉珠都要气笑了!
  “大红螯虾的事就不劳二伯操心了,你也知道我家买了一房仆人,有他们捞虾也就不劳我们费心的!”眼神似笑非笑瞥眼楼老爷子那边,继续道:“二伯跟我们都是一姓亲人,虽然分了家但怎么着也是血浓如水。这唆螺生意接是不是接吧,给个准话。接,我这就跟里正说一声,以后乡亲把处理好的石螺狮往这送就是,不接我们也好考虑找谁接。不怕二伯说我们张狂,我们家现在的确不需要唆螺生意了,只是吧这生意既然是我们家起的,就想有个终。也算是对得起镇上那些常常照顾我们生意的食客们。”
  “唆螺生意比得上大红螯虾的生意?”想想那五百多两生意楼承理就心头火热!
  “好心想给二伯叔及姥爷添笔进项,怎么还给出怨来了?”楼玉珠笑下:“既然二伯叔不想接那我们也不强求。爹我们就走吧,趁着时间还早,我们多找找几户人家,总有那愿意的。”
  “站住!”
  楼老爷子开口,楼玉珠暗地翻翻白眼,还是不得不停下。“姥爷叫我?”
  “你们今春又买了良田?”
  楼玉珠点头:“是买了七十亩,加上去岁买的二十亩,我们家现在有九十亩良田,另外还给村里添了五亩祭田。”
  “七十五亩良田四百多两银子,你们哪那么多钱?”
  “银钱的来处姥爷就无需担心了,我们一不抢二不骗三不打人主意,银钱来的干干净净!”楼玉珠笑眯眯说完,尔后满意的瞧着楼老爷子那一瞬间黑到阴沉的脸色。“只是这生意吗,历来就没白白告诉别人的理,当然是怎么藏怎么好了。”
  一直沉默的柳阿麽开口了,阴沉的眼色在两人身上扫了圈,沉声道:“老三,你今年还打算找张家做那红虾生意?”
  “阿麽到是说个不找我外姥爷他们的理由呀。”
  “张家算是他们正经外姥爷?!”
  楼玉珠闪过抹讽刺,眼神冷冷扫过柳阿麽:“阿麽,老在这些旧事上转圈就没意思了。”冲楼老爷子曲下膝:“没事我们就回去了,姥爷保重。”
  楼承理急了,一声顿喝让两人停住,楼玉珠是停了,不过那冷冷扫来的视线却让楼承理这大男人像被掐住脖子似的半天说不出话。
  “二伯还想说什么?明哥之前差点害死我二伯都只不清不重的喝斥两句,现在又嫌弃唆螺生意不如红虾赚的多,呵呵,想当初不愿花百来文给我请良医让我敷,二十两差点逼的我阿爹一尸两命,如今可以净赚七十多两的生意二伯却还嫌少,真是好大的脸!”
  楼玉珠这番指桑骂槐的话气的楼老爷子一个劲哆嗦,指着人怒斥出声:“住口!”
  “住口?”楼玉珠扬眉:“姥爷让我住口,不会以为我忘了吧?切身之痛,在死亡边缘绯徊这么惨痛恐惧的经历姥爷一句住口就让我忘了就忘了?这心得有多大呀~~不过姥爷的心的确是大,养育了十六年的亲生哥儿说赶出去就赶出去,十八年来不闻不问,也不去深究下当年事实真相如何,啧,亲生骨肉呀,血脉亲情呀,忘啦?”
  柳阿麽要气疯了。“住口住口!你滚你滚!这是我家,以后再不让来!”
  楼玉珠盯着柳阿麽,瞧见那气恼里眼神泄露的一丝慌乱,满意的勾了勾唇。善恶终有报,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
  
  第61章 再去府城
  
  不怪楼玉珠如此气愤对老宅恶言相向,实在是知道楼承兰当年真相后想忍都忍不了。在开春之前楼玉珠让楼华去了趟卫家村,一来是给楼承兰拜年,二来也是想瞧瞧楼承兰有没有再受人非议,三来也是想看看能不能撬开楼承兰的嘴从他嘴里知道当年真相。楼承兰当然不愿意说,后来是卫老卫偷偷找了楼华,问明楼华是想给楼承兰平冤才说了事实。
  事实是,当年朱家长子到虚牙镇访友的确是看中了楼承兰,不过当时楼承兰已经定婚,朱家长子要强求就是强抢良家子,这可是重罪!是以朱家长子有贼心没贼胆,一直都只能偷偷观望。是楼承祖这畜生!主动找上朱家长子以三百两银子的价钱把楼承兰卖了!白纸黑字清清白白说是卖于朱家,为奴为仆全由朱家作主!如果只有楼承祖一人签字,楼承兰拼了命告上官府还能还他清白,可恨就可恨在那张卖身契上还有柳清眉的画押!柳清眉是他的亲身阿爹,要告首先在舆论上就胜不过。
  下是亲弟弟,上是亲阿爹,两个至亲毁了楼承兰一生!而楼老爷子呢?听信楼承祖一人谗言,对楼承兰不闻不问任其朱家施为,当年楼老爷子若去一趟镇上见上一面,就不会让楼承兰背上贪图富贵背信小人这骂名十几年!让楼承兰有家归不得有苦不能说,所有泪跟血独自一人吞!
  想到这些,楼玉珠觉得他真是太客气了!
  “阿麽不急,要不是我爹硬要走这一趟,我还真不想来。”说着冲气的哆嗦的楼老爷子一笑:“姥爷既然没别的事我们就先回去了。”意味深长的扫眼柳阿麽,招呼楼承义回程。
  因为提起了楼承兰,楼承义兴致也不高,连刚才楼玉珠把柳阿麽楼老爷子气的哆嗦的事都不想追究了。“…玉玉哥儿怎么知道你兰叔?”
  “听人说的。”楼玉珠心情也不好,因为一想起这事就糟心的想抓狂!“爹也相信兰叔是贪图富贵的人?”
  “我不相信!”楼家那么几口人说谁跟楼承兰感情最好,当属楼承义。常人都说庄户人家疼幺儿,但在楼家却是反过来的。当年生楼承义的时候楼承祖读书的天赋已经显现出来,楼老爷子那含在嘴里怕化的态度影响到了柳阿麽,以至柳阿麽把全部心思都花在楼承祖身上,才呀呀学语的幺儿反到顾不上,当时七岁的楼承兰就顺理成章的担负起了照顾幺弟的责任,直到被卖去朱家。在楼承义的记忆里,楼承兰才是那个给予他最多温情的人。“在你兰叔出事的第二天一早我偷偷跑到镇上去找,那朱家仆人把我狠狠打了一顿,我门都没进,之后回来你阿麽骂我不该去找让他丢脸的兰叔,你姥爷把我关在屋子里,任我怎么哭求都不开门。等你姥爷把我放出来我再去找时,那朱家已经走了。”
  “那爹之后找过吗?”
  “找过。我没跟你阿爹成亲之前,撒谎说是去镇上打短工实际走了一趟扬柳镇,只是没打听到人。”说到这里楼承义苦笑。靠一条腿走了一上午加小半下午才摸到扬柳镇,因为没几文钱中午只能饿着肚子到晚间才忍痛花了两文买了两个烙饼,没钱住客栈就摸到镇外一些稻田草堆对付一夜,天没亮又忍着饿肚子去镇上找人,尔后中午吃半个饼晚间再吃半个,他在扬柳镇呆了两天满世界打听却连楼承兰丁点消息都没打听到。之后又走着回村子,因为没钱上交公中还被柳阿麽骂了一顿罚他一天没吃晚。后来是邻居卫家看不过眼,给他两个杂粮大饼让他撑了一天。

  楼承义嘴角那抹苦笑太过苦涩让楼玉珠没忍心问细节,不过他大多能猜到了。不过也怪不得楼承义找不到人,大户人家注重隐私,后院妾室的事当然是怎么紧怎么捂,这次楼玉珠要不是找对了人又花了大价钱,就别说找人了估计连楼承兰的一根毛都摸不到!
  “兰叔吉人天相,应该会没事的。爹就放心吧。”现在不是适合认亲平冤的时候,是以找到楼承兰的事还需瞒着。“爹去趟卫爷爷家把唆螺的事说说,看看他们愿不愿意接。”
  打发楼承义去问卫家,楼玉珠到是不担心结果。因为不用想都知道卫家肯定愿意接手这生意,果真不到几刻钟卫老爷子并两个儿子专程上门一趟把生意的事接洽好,花三两银子的高价把三房之前打的推车炉子等买回去,左一个谢右一个谢一幅高兴的不知该怎么样才好的模样,之后唆螺生意做起来,隔三差五总会送几斤做好的唆螺跟茶叶蛋等客客气气送到三房,说是让三房把把关看有没有要改进的地方。改进的地方当然没有,因为卫家做事真心靠谱,跟村里人收石螺狮都是按去年的规矩一文一斤,剪去的螺狮屁股也跟三房一样算了钱,做出来的味道因为料放的足也跟三房做出来的差不多,拿去镇上卖价钱也一样,虽然也有那熟客疑惑怎么换了人但一听是三房交给卫家的尝了味道又觉着好这才被爱吃唆螺又不愿意自己动手的吃客接受。
  这生意一好卫家一家子的兴头就越发高,每天跑上跑下联系石螺狮,有碰到那说酸话的不示弱毫不客气的喷回去,实在闹的大的就找里正,里正收了三房八亩的祭田不是白收的,又见卫家生意做的好连带着村里收入增加,心里不用想就知道该偏向哪边了。下狠心收拾两次,风言风语也就渐渐的收敛了。
  当然,这些八封三房因为离的远并不知道,都是卫阿麽送唆螺过来时说的,楼玉珠听了也只莞尔一笑,随即便丢开手不再管。
  时间到了五月,李尚来信邀请楼玉珠参加麻将休闲馆开馆仪式,加上新意楼火锅生意也该换成烤鸭烤鸡等生意,楼玉珠便收拾行囊领着黄影坐到周诚派来接的新马车。上次摇晃一天的经历太惨痛,回来后楼玉珠便折腾出了减震装置的图纸让周诚打了一辆新马车,虽然因为路况的原因减震装置没有发挥它最大的作用但好歹比之前要好受的多,速度也加快了一成。
  入城时天还没全黑,楼玉珠掀帘子瞧路上行人如织的模样,不即抿唇笑了笑。
  这次还是住裴冠英的别院,仆人管事都认识,客客气气把他迎进之前住的院子,待沐浴更衣洗去一身疲惫,那厢周诚也回来了。
  “周大哥回来的这么早?”他记得之前周诚每次都是忙到快打烊了才回来。
  周诚笑了笑:“吃饭了么?马车感觉怎么样?”
  “午间吃了几块点心,晚饭还没吃。马车到是比之前好,只是路况不平难免还是有点颠,进了城之后就好多了。”南阳城是府城自然路况极好,不说极宽能过几辆马车,但至少是铺了泥砖的,平实不少。
  “那去楼里吃吧。”一边往外走,两人一边闲聊:“楼华楼明怎么没来?”
  “我大哥二哥他们紧张学业我可不敢叫他们出门,毕竟我这次不是呆一天两天就够的,没准的呆个十天半个月。”
  周诚想起这次楼玉珠来的目地,也是笑:“那你索性多住段时间,待少爷回来再与他一起回虎牙镇算了。对了,那减震装置的图纸少爷带去上京了,说是也要打一辆好接他恩师过来。”
  “那赶情好,坐马车从上京到这估计得有一个半月左右,要像之前那颠估计人都能颠瘦两圈。”
  “所以半个月后少爷回来估计得好好谢谢你。”
  “哈,那我就等着了!”
  入夏天气已经极热,新意楼的火锅生意不说一落千丈但至少减少了一半。原本坐无虚席的大堂却只坐了两三桌,楼玉珠扫了眼那三桌客人,吃的汗流浃背却还是一个劲的在锅里夹吃的,啧,真爱粉妥妥的!
  “去厨房瞧瞧?”周诚问。
  楼玉珠想了想点头:“成,我去瞧瞧季师傅他们。”
  季师傅是新意楼的掌厨师傅,手艺了得难得的是对吃有股莫名的执著,就爱开发新菜钻研菜谱,碰到楼玉珠这脑子里藏着华夏五千年菜系的吃货,那简直就是子期撞见伯牙,说起话来比周诚这老板都要来的有威信。
  一进厨房,在忙的季师傅一听徒弟喊‘楼少哥儿’来了,立马把手上的活计往旁边一丢迎了上来,那胖呼呼的脸笑的眼睛都快眯没了。“楼少哥儿来了?快,快来瞧瞧我那烤鸭烤鸡做的怎么样!”
  “季师傅出手肯定不同凡响。”楼玉珠笑着应了,跟着去瞧那烤鸭烤鸡。瞧完又跟其他几位师傅打过招呼,这才随周诚上二楼包间。
  “我明天领你去庄子上看看,顺带瞧瞧还有什么要改进了。”
  进到包间,楼玉珠抿口黄影送上来的凉菜,闻言摇头道:“可别。麻将休闲馆过几天就开张了,李尚已经说好让我一到府城就去他那瞧瞧。至于庄子的事,我相信周大哥能做好的。”
  周诚想了下点头:“那就看你哪天得空吧。”
  不多时季师傅亲手片好的烤鸭皮及分好的烤鸡上来,还并其它一些改过的菜,陆陆续续上来摆了满满一桌子。
  烤鸭烤鸡是主菜,楼玉珠摆手让黄影退下,自个拿了薄薄的白面皮裹上一根大葱一根黄瓜条再加片烤鸭皮,包好沾点酱便往嘴里送。吃完笑着点头:“季师傅能把烤鸭皮的特点都做出来肯定没少费功夫,周大哥可要给他加工钱。”
  “只要生意好工钱自然会加。”在这点上周诚从不苛刻,所以整个新意楼人员都极为主动,不管是对食客还是对周边同事。
  楼玉珠对吃的极讲究,更酷爱精益求精,为了自己的钱袋子更为了造福广大吃货群,嗽了三次口才试吃完一桌子菜。得出的结论是季师傅这大厨没白请!
  店小二收拾碗碟,两人移步去后院账房。周诚奉上账薄:“这是这几个月的账薄,你瞧瞧。”
  楼玉珠接了,却是压到手边不瞧。“不说账薄,周大哥说说红虾生意的事呗。”前两个月他就来信跟周诚商量过另开家食铺专卖油爆红虾及唆螺的事,他可不相信周诚瞧不出里面的赚头。
  “店铺我已经相好都快装修完了,只等你过来就能开业了。”
  龙虾跟唆螺虽然好吃却不适合上席面,所以两人商量着开一家档次低点的大食铺。赚头肯定没新意楼多,但胜在许多人都能消费的起,再加上食材他们有法子弄到足够份量,算下来估计也能赚不少。
  楼玉珠一想到油爆红虾能火爆南阳城进而想到自己赚的钱,立时笑了。“那就祝我们再次全作愉快。”
  “合作愉快。对了,你之前不是说挖冰窖存冰的事吗?这事我想了之后跟孙晋说了,合伙挖了两个冰窖也存了不少冰,过几天待温度升高就能卖冰了,到时候有了收益再给你分红。”
  楼玉珠目瞪口呆,随即一笑想到这可真是意外之喜,看来这次他来府城怕是又得满载而归呀!
  
  第62章 再丳府城
  
  第二日早周诚陪着楼玉珠吃罢早饭,拍手间唤来几个奴仆冲楼玉珠道:“府城不比虎牙镇,要用人的地方很多。这几个人这阵子就跟在你身边当差,有什么事尽管吩咐他们。”
  楼玉珠打眼望去。一个十五六岁的奴哥儿,一个年长奴阿麽,还并一个车夫一个传话的小厮,四个再加黄影,他一出行就需跟上足足五个人!楼玉珠忍不住扶额,不过想着还是没拒绝。“周大哥想的周全,那我就多谢了。”
【穿越之福禄祷禧+番外 莫邪(下)】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