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炮灰男配的一百种死法+番外 汪三岁(上)

时间: 2017-10-18 14:39:03 分类: 穿越重生

【炮灰男配的一百种死法+番外 汪三岁(上)】
 
文案
 
在这个好好的直男说弯就弯的时代,有这么一个热爱五讲四美、总想着去娶妻生子、几乎可以媲美宇宙第一直男的——男人。
他平淡无奇,一辈子没什么特色,却在死后赶了一回潮流,绑定了一个系统。从此开始了被掰弯之旅。
可是老子岂是说弯就弯的?
本文又名:见过的主角都会爱上我。不小心抢了主角的男人。主角攻受变情敌······
扫雷:主受。无cp。HE。替身梗。受变攻
(不是主角,是指原来的主角受碰到陈慕变成攻啊!!!)。
系统除了发布任务基本上没有用处。
主角没有金手指,但依然会苏。
等。
第一个周目是过渡,虽然短小,但是并不是没有用。
友情提示:本文死法诙谐不血腥,可以配合薯条与番茄酱一同食用。
 
内容标签:快穿 系统 穿越时空 强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慕 ┃ 配角:慕容晔,方绍安,陈暮生,肖凌风,夏侯子衿,宋濂······ ┃ 其它:强攻强受
 
 
☆、第1章 一路作死果然死
 
陈慕已经在这块空茫中对着面前巨大的黑色屏幕蹲了不知道多长时间。他几乎要放弃这个地方像之前许多人一样离开的时候耳边响起了机械的提示音。
    “系统启动成功。”
    “搜索目标人物。”
    “人物目标检测中······”
    “宿主绑定。”
    陈慕瞪大眼睛惊喜又惊悚的看着突然滚动起来的屏幕,这一行行看不懂的鸟语呦,真是操碎了他一颗半文盲的心。
    等了几分钟,屏幕又恢复了黑屏。
    陈慕愤恨的伸出中指,骂了句“哔——”。没错,身为五讲四美好青年,陈慕此人骂脏话的时候一律用哔代替。
    然后,陈慕不淡定了。
    这满屏的烟花壮烈的炸开,便是虚空中都呈现出五彩缤纷的幻象。他讶然退后一步,不自然的说了句:“卧~槽?”
    什么情况?
    “宿主绑定成功。男配系统升级。”
    “1%······”
    “男配系统升级成功。将自动开启宿主身体检测剧情。请宿主准备。”
    “十······”
    “九······”
    “八······”
    “七······”
    “······!”等等!等等!这是什么情况啊!什么情况啊!解释一下好伐,好伐?陈慕维持着惊讶的状态木讷的等着屏幕上金光闪闪的零嘴巴张的能塞下一个鸡蛋,话说,这是什么鬼,什么鬼?
    人类寿终正寝不是只剩一捧灰色无机物了吗?就算有灵魂一说不是也该去见上帝老天阎王爷吗?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是什么鬼?什么鬼?等了很长时间一没见着天使二没见着黑白无常的陈慕不淡定了。
    金光大盛,黑暗袭来。
    “大夫啊!大夫!求您救救我儿吧!我们陈家可就剩这一根独苗苗啦!求您救救我儿诶!”聒噪而悲戚的哭喊声钻进耳朵冲击耳膜几乎要将人的大脑也给绞碎。
    陈慕睁开眼睛十分虚弱的瞄了眼四周的环境,呆若木鸡了。满心的卧~槽卧~槽,表面还是一副懵懂无知的情况,脑子里被硬塞进来的记忆和着外面一群人的哭喊变成剧烈的疼痛,好不容易撑起来的身子又重重的摔在床~上。
    有人听到声响,忙进来,又是一阵大喊:“老爷!夫人!少爷醒啦!”
    鱼贯而入的人群个个绫罗绸缎,脑袋上金光闪闪的首饰,腰上挂的满登登的玉佩,那都是钱啊。陈慕费力的掀着眼皮看了眼围上来的便宜爸妈,酝酿了很久终于喊出了一声:“爹。”
    又酝酿了很久:“娘。”
    然后便陷入了沉睡。
    “大夫啊!”
    陈府彻底乱成一锅粥,陈家独子嚣张跋扈了十六年终于栽了,可是这弥留之际大夫都摆手说救不活了竟然有自个儿熬过来了,真是,真是祸害遗千年啊!
    陈慕躺在床~上梳理脑海中多出来的信息,小心情有点儿激荡又有点害怕,激荡的是这里看起来不像地狱,而且很有钱,害怕的是,要是别人知道自己是个外来者,会不会把自己弄死?要知道,人类对于未知恐惧最擅长的做法就是掐死在摇篮里。
    正想着,脑海中突然出现一声冷冰冰的声音:“请宿主注意研习剧情,习惯角色代入。”
    陈慕点头,意识到别人听不见系统的声音,才在脑海里小声嘀咕:“那我现在是在玩cosplay?”性格随遇而安的过分的陈慕已经接受了眼前并不能完全理解的一切。
    系统总是高冷的:“熟悉剧情大纲,推动剧情发展。”
    “那我怎么才能回去呢?”
    “······”系统沉默了一瞬,“只要走完剧情就好。”
    陈慕老实点头,接着去翻剧情去了。
    结果陈慕黑线了。
    只见游戏界面一般的任务栏上只有简单明了的一句话:作死。
    而剧情上只有简短的提示,连人物介绍都没有啊怒摔!
    陈慕,陈家独子。一路作死果然死。
    主角:慕容晔。方绍安。
    即时任务:挑衅主角受方绍安。
    陈慕叹了口气,想起刚才系统给自己发布的第一条任务,觉得有点懵神。
    主角受是什么鬼?是什么鬼?受,受,受啊!
    卧~槽,某一瞬间福泽心至的陈慕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转了转脑袋,不是吧,不是他想的那样吧。身为一个在社会底层见过各种行当的辛酸劳动人民,陈慕觉得这种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不太真实。
    躺在床~上唉声叹气了好几天,期间应系统强制要求拒绝暖床小丫鬟的调情,安慰安慰憔悴难过的陈父陈母,咬着牙吃下那些清淡的没一点盐味的粥食,更难熬的是那一碗碗黑乎乎苦哈哈难闻至极的中药啊!喝下今天的药,陈慕含~着蜜饯瞪着眼睛看头顶的床帐子,懒洋洋的男人觉得现在的日子挺好的,干嘛非得作死去招惹那俩不知道多厉害的男主呢?
    而且他现在虚弱的连床都下不了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可是他这念头刚起来就被系统义正言辞的警告了:“消极怠工会受到严厉惩罚。请宿主端正态度!”
    陈慕只好催眠自己,好吧,我是配角,我要推动剧情发展,我不消极怠工,我端正态度,我明天就去挑衅主角受好伐。
    第二天,换了内里的陈慕顶着一张明显苍白憔悴隐约能看出点蜡黄的少年脸出现在了最大的酒楼,因为系统说今天主角受会出现在这里,并把陈慕教训了一遍。
    陈慕摸了摸自己好不容易消肿的脸,无奈的坐等被虐,这种感觉真是“哔——”了狗。
    原主其实长得挺好看,最起码依照陈慕的眼光来看,这要是搁在他的世界妥妥的小鲜肉。但是过早接触情~事变得外不强中很干,十六岁了个头也只有堪堪一五九,虽说在普遍都矮的时代也不算很低······
    陈慕愤愤的想:原主这丫有张漂亮的脸蛋,却不知道利用结果搞得人缘极差,每次出场都是让人愤怒的欠扁脸,害的自己还要替他挨打。
    懒散的坐在二楼雅间陈慕好一阵嫌弃原主,这样穿个女装绝逼美的没朋友的小鲜肉得作成啥样才能在十七岁不到就被人整死啊。
    等了半个时辰,陈慕有点坐不住了,眼皮一直打架,总算在要睡着之前等到主角受。这可是这个故事里的大拿啊,名唤方绍安,表面上只是个世家大族里不受宠的庶子,处处都不受宠,实际上却是神秘组织的头头,那一代妖姬的禁欲模样,等到后来身份暴露之后再穿上一袭嫣红教主服真是让人把持不住啊把持不住。陈慕多看了他两眼,要是没有这个人的帮助,男主也不能一路顺风的造反夺位,陈慕也不会死得那么惨吧。
    好不容易探查到一点剧情的陈慕看着又销声匿迹的系统君,嫌弃的腹诽,但还是尽职尽责的往楼梯口走,恰到好处的堵住方绍安的路,比那段强塞进来的记忆清晰百倍的一张脸比女人还俊。
    陈慕鼻孔朝天的挡在他面前嘚瑟:“呦,我说这是谁呢?不是咱们如花似玉的方九爷吗?”
    陈慕话说出来还带着点打颤,没办法呀,以前的陈慕到死都不知道是自己心心念念的美人儿给自己下了毒使了绊子,可他是开了外挂的,挑衅这人不自觉的就害怕啊,腿肚子抖得都要转筋了。却还要装出一副鄙视他的样子,简直是不能更作死。
    陈慕欲哭无泪,幸好系统冷冰冰的提示主角受的愤怒值初始值为六十,已经在要揍他却还要克制的临界点,只要到八十就绝对妥妥的往死里揍了。陈慕决定再接再厉一把,伸出手挑起他的下巴轻柔的摩擦着。
    心里得意着幸好他聪明知道多站一个台阶,表情却还是用鼻孔看人的挑剔和不屑。
    方绍安一米七八的个,尽管比陈慕低了一个台阶却也能看清他脸上的不屑和狂灭和眼眸中毫不掩饰的兴味:“方九爷几日不见越发的清瘦了,怎么,方家对待庶子这般苛刻吗?既然如此,方九爷不若从了本公子吧!跟着本公子吃香喝辣,绫罗绸缎······”
    庶子是方绍安的逆鳞,加上陈慕的表情着实令人厌恶,方绍安气红了眼藏在袖中的拳头咯咯作响,眼见这抬起来的拳头以势不可挡的力量与速度打向陈慕的脸,他心里激动极了脸上还要维持表情,话便顿下来,结果这个激动中带着点小恐慌的紧要关头他竟然想打呵欠!十分想!必须打出来的呵欠!真是“哔————”。硬生生忍住了吧眼睛里却冒出了一星点水渍,却还是要装作强势的样子瞪着方绍安。
    方绍安对上他湿漉漉的眸子有一瞬恍神,但拳头已经收不回来,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人被自己打倒跌坐在地上,微微垂着脑袋愣了一瞬捂着脸颊看过来,眸子亮晶晶的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似乎是惊讶,更多的却像是松了一口气的释然与惊喜。
    “你!你!你给我等着!”陈慕听到任务完成的提示音,忙站起来放了句狠话带着小厮慌慌张张落荒而逃。再不跑真的会被往死里揍得好不好?
    方绍安看着那人的跌跌撞撞甚至摔了个狗啃泥的背影,视线落回自己拳头上,神情恍惚了一瞬又恢复了平时的高贵冷艳。
 
☆、第2章 吾儿成人了啊
 
陈慕回家捂着自己肿成馒头的半边脸安慰了陈母好一番才终于抹了药沐浴更衣睡觉觉,抱着枕头查看了一下剧情进度,这么一闹竟然就走到了百分之二十,真是简单极了。

    如此算来再多闹两三次任务完成就好了嘛!
    陈慕在死之前说起来日子过得不错,虽然是个孤儿,又生病去世死了,但他心比银河宽,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天天乐呵呵的别人见着了也不好意思打脸,短暂的一辈子浑浑噩噩到了头,本以为会接地气一点直接见阎王的,没想到到了这,跟那个什么男配系统绑在了一块,一块就一块吧,反正都是活,咋样不是活。
    好死不如赖活着嘛!
    陈家上下都发现公子终于踏上了正路了。
    房里暖床的丫鬟不要了,夜里不让人伺候了,白天也不出去胡混了,虽然每天黄昏后还是要出去恣意一下,但总体而言已经是太好了!陈慕偶尔捧着书看一会儿,被路过的陈父瞧见,老人家很欣慰,晚上和夫人说了好多句:“吾儿成~人了啊!”
    其实陈慕不过是路过书房时帮他算了两本账本子罢了。他生前跟着一位算命师傅走过一段,学了好些字也会算数,到现在就发挥了用处。
    每天傍晚去花楼说几句意~- yín -主角受的浑话,也算不上什么难事了。权当刷刷日常任务。
    这样过了半个月,系统又让陈慕去作死,而且是作大死。
    古代人的业余活动少的可怜啊,八月十五就成了大头,家家户户的少爷小姐都出去乐呵,陈慕本来想吃两块月饼就睡来着,结果被系统一阵电击给电到外边作死去了。
    带着两个平日里对陈慕严命是从的小厮,三个人就大大咧咧的出门去。
    按照系统提示找到主角受,陈慕迅速的洒出自己刚才从花楼的龟公那买来的奇怪药米分,又打晕了主角受的侍从,将虚弱无力的人一路拉进了隐蔽昏暗的小巷子里,阴嗖嗖的搓~着手,忍着心里的恶心和反感将手撑在墙上,把主角受困在自己与墙中间,感受着主角受的身高和因为中了那春天的药米分泛红的小~脸蛋儿,心里的罪恶感蹭蹭的往上涨,连带着本来就不甚到位的猥琐表情也带上了那么点深情地意味,指尖顺着主角受的脸颊一点点的攀爬抚摸,偏偏生硬的念起了系统给的台词,一头黑线无奈的飘飘的。
    “这是哪家的小娘子啊?怎么身边也没个人跟着呢?这等花容月貌,若是遇上歹人可如何是好?”
    “不若,本公子做主,小娘子跟着本公子回家住一宿,明日一早本公子再派人送小娘子家去,你看如何?”
    陈慕的声音本来清润如落玉,只是常年纵情声色带着一股轻浮的味道,如今再加上陈慕刻意让自己变成流氓的调戏,更加显得龌蹉。
    陈慕念完台词就要凑上去,其实心里是十分抗拒的,指腹下的皮肤已经染上情~欲和燥热,而且主角受冷冰冰恶狠狠的目光几乎要将他射成筛子。
    他内心抗拒的很,尤其是这种身高比别人低却要强吻别人的献身感让他产生了一种强烈的羞耻心。陈慕想起系统的电击狠了狠心猛地凑了上去。
    嘴唇即将贴上去的一瞬,一声大喝传来:“大胆歹徒!放开他!”
    陈慕愣了愣,意识到这人就是男主不自觉的瑟缩了一下,马丹,这人才是真正的草包傻~子暴徒啊,被他打一顿到现在骨头都隐隐作痛实在是完全不想想。可偏生陈慕还得继续作死。慢悠悠的站直身子转身看着男主。
    “放开他?慕容晔!你真当本公子怕你啊!上次的帐还没算你又自个儿赶着来送死可别怪本公子不客气!给我上!”
    陈慕自顾自念台词,末了轻蔑一笑,微仰着头看向愤怒的世子,眼见余光却落在身侧已经站立不稳却还咬着牙死撑着的方绍安身上。
    正认真地想着下一步发展的陈慕思索着怎么才能避免自己不挨打,丝毫没注意慢慢攀上自己身子的男人眼中的迷茫和委屈,还有一瞬的兴趣盎然。
    陈慕撑着下巴想的脑壳疼,没想起来肩膀上的手是谁的,一巴掌拍下去:“别压我!”
    这句话刚说完,他就被慕容晔一脚丫子踹飞了,方绍安被慕容晔抱在怀里,两人干柴烈火一点就着可总算知道克制,方绍安本就妖孽的面貌被春天的火焰烧的那叫一个绯红,嘴唇红艳艳的潋滟着一层水光十分诱人。
    慕容晔只觉得身体某个不能描写的部位突然紧涨起来,拦着方绍安的手臂微微颤抖着:“方弟,你难受的紧吗?”
    方绍安沉重的呼出几口热气,胡乱地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也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了,只是眼角余光落在跌坐在地上瞪着眼睛看着他们的陈慕身上。
    八月十五很重要,陈慕穿着上好的绛紫色衣衫,身形影影绰绰的陷在黑暗与昏黄之间,五官映照着巷口处投射~进来的光辉,明明表情是强撑着的恐惧。
    落在方绍安眼里却带着点不可思议的温暖,眼睛里几乎要溢出来的惶恐不安更是让人的心口窜起一团火,十分的不舒服。
    慕容晔这还是从打过陈慕后第一次见他,本来就十分的厌恶这种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如今看到被他搂在怀中瑟瑟发抖的美人儿更是愤怒的无可附加:“陈慕!你怎么敢!方弟,莫怕。我这就救你。”
    陈慕讥讽的瞥了他一眼,心底暗搓搓的扎小人,男主就是男主,果然长得又高又帅,哪像他,简直是个三级残废。
    慕容晔没工夫管陈慕,看着怀里呼吸越来越急促的方绍安,踮起脚尖就跃上屋顶没了踪影。临走还不忘用眼神把陈慕凌迟一遍。
    陈慕爬起来看着被撂倒的两个小厮,拿脚尖踢了好几下也没反应不知道是死是活,站了片刻还是捂着发疼的心口慢吞吞的往回走,心中忍不住嘀咕,果然长得矮不好,他要是再长高点这一脚不就揣在肚子上了吗?
    真是的。正苦恼着,听见系统提示音任务完成度已经到了一半。愣了愣,心情好起来,连胸口的伤都没那么痛了。
    揉着心口走了许久没找着家的陈慕看了看提示栏新出的任务,吧唧着嘴表示这也没什么嘛!就是下个月主角攻会举办个什么秋游一类的活动,在山上好办事嘛!他跟上去趁着主角受和主角攻闹别扭想把主角受困在山洞里,结果事情暴露,自己被困就好了。
    了解了任务在下个月。好不容易被小厮找到带回家的陈慕又恢复了吃了睡睡了吃偶尔看看书算算账的小日子,生前没享受过家庭的温暖,这回算是全补全了,而且,在陈慕吃香喝辣生活规律的努力下,他终于突破了一米六的身高,向着一六五奔进了。
    早上起床去请个安,和陈老爷子一起散散步,中午一家人吃吃饭,下午睡睡午觉看看书算算账册听几句感慨,小日子滋润的不要不要的。
    这么一扑腾,到了九月初,陈慕无意间听说了点主角攻把主角受那什么了的闲话,敲了敲高贵冷艳的系统君,系统没理他。陈慕又多听了两句,觉得事情大约是真的发生了,主角攻舍身为人把自己当解药了。
    陈慕挺开心,觉得自己的胜利在望,太过随遇而安的陈慕要不是生活所迫倒是宁愿呆在这个世界一辈子不挪窝。当时独自守在屏幕前面的原本有很多人,但是随着时间流逝大多数人都走了,等到他反应过来就只剩下他自己了,陈慕也不想动,想了想也就继续蹲着了。再想到上辈子没过过得好日子这辈子却过得挺舒心,陈慕觉得其实这个什么男配系统挺造福人类的。
    好不容易等到主角攻受相约上了山,陈慕跟着平日里关系不错的小哥们偷摸着跟了上去,暗搓搓的藏在小哥们的帐篷里,等着收到系统提示主角受离开的的信号,立刻提着袍角跟了上去,他已经事先带人布置好了陷阱,现在只等瓮中捉鳖??就好。
    陈慕走了半个时辰终于见到一处山洞,长舒一口气,明明上次走了没多远就到了啊,这次怎么这么远?这时候已经月上中天,四周虫蚁蛇兽都出来遛弯来了,陈慕有点怕。
    撩着袍角进了山洞,从袖兜里掏出来一颗核桃大的夜明珠捧在手里照了照才松了口气,看来主角受没来呢。正放松着突然感受到眼前有什么东西飘过来,陈慕下意识的想后退一步却发现身体僵硬的不能动弹。
【炮灰男配的一百种死法+番外 汪三岁(上)】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