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流萤飞 玄紫珀

时间: 2017-10-09 17:44:30 分类: 穿越重生

【流萤飞 玄紫珀】
 
流萤飞(穿越时空)————玄紫珀
 
第一章 四国
在历史的洪流中,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会出现在历史的记载中,总有一些神秘的事是人们所不知道的,可惜我们不能回到过去,因此也不能了解过去曾经发生过故事。
在这片大地上曾经有四个国度,分别为:东雷、南风、西雪、北雨。
在这四个国度中曾经发生了这样一个故事……
 
第二章 离魂
 
北雨国
 
深秋的午后,寒意初绽。
 
“这样做不太好吧?”杨进搓着手,有些许畏惧地望着坐在椅子上喝茶的妻子李燕道。
李燕望了他一眼,眉毛一扬,“难道你有更好的办法?”
“可是?”杨进望了望大门口,迟疑地道:“可是离儿毕竟是我的外甥,而且当年妹妹留下了那么多钱,我不把些钱还给离儿已经是对不起妹妹了,如果再这样……”
李燕一声冷笑,“如果再把你的好外甥卖给人家做男宠就更加不是人,简直就是猪狗不如,是不是?”
杨进低下头,没有回答。
李燕重重地哼了一声,“你不要忘了究竟是谁把那一大笔花光的,还不是你这个不懂得做生意的人!如果你想过没人服侍的苦日子,那就随你,不过,我可先告诉你,你别想我会跟你一起挨苦。”
想到没有仆人服侍、妻子离自己而去的景况,杨进剩下一点点的良知顿时消失不见,脸上的愧疚也淡了。
李燕知道自己的丈夫已经想通,她放下手中的茶杯,安慰他道:“我们这样做也是迫不得已的,而且李将军也不是我们可以得罪的,即使我们不答应,李将军还不是一样会把离儿抢去当男宠,既然结果都是一样的,为什么我们不选择一个对我们有好处的呢?”
……
乐离清秀的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按住窗框的手关节都泛白了,震惊与哀伤涌上心头,想不到今天自己早一点回来居然听到了这样一个“好消息”。
他无声无息地笑了,屋里的两人在说些什么他已经听不到了,也不想再听到。
他转过身,悄悄地离开了。
 
秋风舞着黄叶,伶仃的枯枝也陪着在秋风中颤抖。
乐离从地上拾起一片落叶,怔怔地看了许久,又轻轻地放了下去,看着它被秋风卷走。
天下虽大,可有自己的安身之所?
唉!乐离叹息一声,这里自己已经呆不下去了,赶紧离开才是上策,他可不想去做那李将军的男宠。
想了一下,辨别一下方向,乐离朝南边而去,在离开前,去见娘亲一面吧,自己这次离开后就不知何时才能回来了,也许不会再回来了吧?
 
“娘,离儿要走了,可能以后都不能来看你了,娘你不会怪我吧?”一边拔去娘亲坟前的草,乐离一边喃喃自语。
他自小就没有双亲,他只知道娘亲是生自己时难产而死的,至于自己的爹亲,乐离一无所知,因为从来没有人跟他说过他爹亲的事,除了死去的娘亲没有人知道爹亲的事,就连杨进也不知道。
想到自己唯一的亲人杨进,就想到他要把自己卖给别人做男宠,心中顿觉凄苦,泪也跟着一滴一滴地流了下来,“娘,娘,你告诉离儿该怎样做好不好?离儿好累,好累……”
哭了许久,觉得累的乐离趴在自己娘亲坟前,迷迷糊糊地沉入了梦乡。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但乐离依然睡得香甜,一点醒过来的迹象也没有。
月亮慢慢地从西边升起,一道柔和的光芒慢慢地投射在乐离身上,在这一刻奇异的事发生了,像是回应那道月光一样,乐离身上居然发出了一道淡蓝色的光芒,渐渐那道蓝光将乐离全身包裹起来,过了一会儿,蓝光渐渐变小,最后变成了一个圆圆的小球,小球离开了乐离身体后,绕着坟转了一圈,然后就往东边而去。
 
云历十年,少年乐离无疾而卒于一个月明星稀的秋夜。
这一年,乐离十七岁。
 
第三章 皇兄
西雪国
 
“呜呜呜……”
断断续续的哭声像魔音一样刺穿耳膜,刺激着乐离的脑神经,使他烦躁不已,他好想大叫:“不要再哭了,吵死人了!”
但是他发现自己浑身无力,连动一下都很困难。
哭声继续荼毒着乐离,而且越来越响,忍无可忍的乐离艰难地睁开眼睛,首先映入眼帘的摇摇熠熠的烛火,接着他看见一个俊秀可爱但却哭得两眼红肿的小孩。
“小孩?哪来的小孩?”乐离心中疑问顿生。
看见他睁开眼睛,小孩立刻停止哭泣,欣喜地叫道:“皇弟,你醒啦?”
“皇弟?什么皇弟?”
乐离奇怪看了一眼那个欣喜若狂的小孩,慢慢地移动头部向四周望了望,发现自己置身于一间华丽的房间中。
小孩见乐离一点反应也没有,嘴巴一扁,再度放声大哭:“呜呜,御医骗人的,骗人的!又说只要皇弟醒过来就没事,呜呜……”
他这样一哭,乐离只觉得头部嗡嗡作响,他眉头紧皱,用手抚着额头,“你不要再哭了,我头都快痛死了!”
话音刚落,小孩马上不哭了,手脚并用地爬上床,伸出小手摸了一下乐离的额头,用一种带着哭腔的声音道:“太好了,皇弟你没事!呜呜……”
“都说叫你不要哭了,还哭!”
乐离下意识地伸手捂住小孩的嘴巴,不让他的哭声继续毒害自己。
“唔唔……”小孩瞪大眼睛,想伸手拿掉捂住自己嘴巴的手。
为了让自己免受魔音之苦,乐离瞪着小孩使劲捂住他的嘴巴。
突然,乐离呆住了。z
小孩本来还在挣扎的,忽然看见乐离一脸的呆滞,于是停止了挣扎,用一双灵动的大眼瞧着乐离。
呆了一会儿,乐离回过神来,他不敢置信地放开了小孩,将手凑到自己面前。
那是一双很漂亮的手,肌肤雪白而细腻,可是问题就是这双手怎么看都是一只小手。
乐离抓起小孩的手,拿到跟前跟自己的手一对比,一对很美的孩子的小手。
不信邪的乐离甩开小孩的手,翻开盖在自己身上的被子,一看,“啊!怎么会这样的!”
看着乐离在自己身上东捏西摸一轮后就整个人失魂落魄的,小孩觉得莫名其妙,他担心地凑上前,担忧地问:“皇弟,你怎么啦?身子不舒服吗?”
“皇弟?皇弟?哈哈!”乐离神经质地笑了。y
被他这样子吓倒的小孩觉得害怕,他有点不安地问:“皇弟,你没事吧?”
乐离没有回答。b
小孩扯了扯乐离的衣袖,乐离依然没反应。
小孩扁了扁嘴,想哭,但是想起刚才乐离不让自己哭,他只好拼命忍住。他盯着乐离看了很久,可是见他还是不理会自己终于忍不住小声地抽泣起来。
被他的哭声惊醒,乐离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转头看着哭得好不凄凉的小孩,他忍不住叹气,暂时把自己的事搁置一旁,没好气地问:“你又哭什么?”
见乐离终于正常了一点,小孩抽噎着扑到他身上,哽咽着道:“都是我不好,要不然皇弟也不会变成这样了!”
觉得头又在作痛的乐离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只好安慰道:“没事了,别哭了。”
“御医说皇弟你不会再醒过来了,父皇他们都要拖我走,可是……,我怕…… ”
“没事了,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
“幸亏你没事。”
“那你还哭。”
“我,我……”
小孩终于破涕为笑,在乐离怀中蹭了蹭,安心地道:“真是太好了,皇弟你没事了。”
睁着眼睛看了乐离大半夜,这时一放下心来,小孩就觉得眼睛怎么睁都睁不开,他咕哝了一声,“我好想睡觉。”
乐离用小手拍着他的背,低声道:“那就睡吧。”
“嗯。”g
正当小孩快睡着时,乐离突然想起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他摇了摇小孩,问道:“我是谁啊?多大了?”
“你是谁?你是我的六皇弟楚离啊,今年七岁了,我比你大一岁。皇弟怎么连自己是谁都忘了呢?嘻嘻。”
“那你是谁?”乐离接着问。
小孩没有回答,正当乐离以为他睡着了时,小孩动了动身子,低喃道:“我是你的五皇兄楚若啊?皇弟你真是……”
后面的话乐离听不清楚,正想问清楚却发现楚若已经睡着了。
乐离吃力地移好他的身子,替他盖好被子。
一切弄好后,乐离看着自己小小的手、小小的身躯,他不禁苦笑,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他只记得自己似乎在娘亲的坟前睡着了,可是自己睡着后发生了什么事,他一点印象都没有。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一个幼童,而且还是一位皇子,还有的是自己占了这个身体,那真正的楚离又去了哪里?自己现在又是在哪个国家?
这一切,乐离都无法解释,头又开始痛了,乐离决定不再想这诡异的一切,一切等明天再说吧。
望了一眼自己身边睡得很沉的楚若,乐离把身子挪了挪,在烛火的映照下,看见他那肿得像核桃般的眼睛,自小缺乏关爱的乐离心中不禁一阵感动,虽然这个身体不是自己的,他担心的也不是自己,但是乐离心中依然觉得温暖。
想着想着,乐离觉得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模糊,慢慢地闭上眼睛睡着了。
房间里的烛火依然在闪烁,床上的两个小小的身躯紧紧地靠在一起,睡得正香甜。
 
“唔……” 觉得有人在碰自己的楚若睁开眼睛,察觉自己正在被一个婢女抱起来。
“五皇子,你醒啦。”
楚若正想点头,忽然看见另外一名婢女正准备抱起乐离,他连忙道:“皇弟正在睡觉,你不要吵他。”
抱着楚若的那名婢女温柔地道:“殿下,六皇子已经死了……”
“你才死了!”楚若气得小脸都红了,他气愤地道:“皇弟昨晚就醒过来了,他还叫我不要哭哩。”
两名婢女对望一眼,哭笑不得,认为楚若只是小孩子胡乱说话。
“放我下来!”
“殿下……”
“我叫你放我下来,你听到没有!”楚若板起脸不悦地道。
“是!”
婢女只好放下他。
楚若先是瞪了那两名婢女一眼,然后才爬上床,坐在乐离身边,一双黑溜溜的眼睛一眨不眨地注视着婢女,以防她们抱走乐离。
两名婢女无可奈何地看着任性的五皇子,一名婢女上前道:“殿下,你听我们说……啊!”
话都还没说完,婢女突然一声惊叫,惊骇地望着楚若身后,楚若还没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婢女就已经跌跌撞撞往外冲,一边跑,一边大叫:“鬼,鬼啊……”
楚若回头一看,发现乐离不知何时已经醒了,此时正带着一丝怨恨睁大眼睛看着自己。
“皇弟,你醒啦!”楚若高兴扑在乐离身上大叫。
乐离有些无奈地看着这个吵醒自己的罪魁祸首,无力地点点头。
※※※z※※y※※z※※z※※※
第四章 太子
接到婢女通报的楚离的母妃苗荷率先冲进了房间,一见到并排坐在床上的楚若和乐离,先是呆了一下,然后才哭叫着扑过来抱着乐离,一边哭一边道:“皇儿,你吓死母妃了,昨天御医说你没得救时,你知不知道我多伤心,幸亏你现在没事……”

乐离皱了皱眉头,不知为什么他觉得苗荷似乎并不是真的伤心,可能是自己的错觉吧。
过了一会儿,皇帝楚迪与皇后谢盈等也赶来了,见到死而复生的楚离都惊骇莫名。
 
“御医,这是怎么一回事?”楚迪沉声问。
御医也深感怪异,他认认真真地替乐离把了一下脉,道:“回皇上,臣不知道。”
“不知道?你怎么会不知道?你昨日不是说离儿已经……,哼!”楚迪提高声调道。
御医擦了擦额上的冷汗,惶恐地道:“昨天臣替六皇子诊断时,六皇子的确因为掉入湖中吸入太多的水窒息而死。至于为什么皇子现在没事,臣的确也不知道原因。请皇上恕罪。”
楚迪还想说些什么,谢盈劝说道:“皇上,离儿没事就好,你也不要再责怪御医了。”
楚迪看了一眼谢盈,不再说什么。
 
楚迪对乐离说了一会儿话就走了,并没有发现自己的儿子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乐离看着楚迪魁梧的背影,敏感地感受到楚离这个六皇子在楚迪心中一点低位也没有,就连自己母妃也不疼他。
谢盈坐了一会儿也准备离开了,一直没有说话的楚若走到她跟前,怯怯地问:“母后,我想留下来陪皇弟,可不可以?”
谢盈低头看了他一阵子,点点头。
一旁的苗荷道:“皇后请放心,我会照顾若儿的。”
“有劳了。”说完,谢盈就转身离开了。
 
诚然就如乐离所猜测的那样,苗荷并不是十分喜欢楚离,对于自己的儿子的死而复生,并没有多大的喜悦,等谢盈走后,吩咐婢女照顾好乐离后,自己也跟着离开了。
自小就没有人疼爱的乐离对于这一切也没有多大的感觉,从另一角度来说,他已经习惯了的别人对他的冷淡,反倒是那两位婢女同情地看着他跟楚若,轻声道:“皇子想吃些什么,奴婢吩咐御膳房准备。”
“随便吧。”
在西雪国的皇宫,即使自己不受宠,膳食也应该比自己以前的好吧。乐离在心中想道。
婢女奇怪地对望一眼,觉得乐离说话的语气不像是一位小孩子的语气。她们虽然觉得奇怪,但是也知道自己的身份,应了一声就下去了。
 
乐离看着桌子,再次感到自己作为小孩子的无奈。
饭菜很丰富,可是桌子太大,乐离手臂太短,想吃桌子另一边的菜时就得爬下凳子到另一边夹。
乐离看了一眼身旁吃得津津有味的楚若,觉得很郁闷,为什么同是小孩子他就没有那样的烦恼?唉!
看见乐离停了下来,楚若也停了下来,歪着头盯着乐离,奇怪地问:“皇弟,怎么不吃了?”
乐离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
一旁的看了好久婢女似乎知道乐离停下来的原因,上前一步,大着胆子道:“六皇子,你想吃什么,奴婢帮你拿过来。”
乐离小脸一红,朝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点点头。
婢女笑了,觉得这位平时脾气倔强的小皇子可爱极了。
 
吃完早膳后,婢女看见乐离与楚若身上都比较脏,于是便带他们去洗澡。
乐离死活不让她们帮自己洗澡,因为他觉得自己虽然现在是小孩子,但是毕竟在心智上已经17岁,17岁还叫别人帮自己洗澡,总觉得别扭。
婢女无可无奈,只好让乐离自己洗,可是看见乐离不让婢女帮忙洗澡,楚若也坚决不让婢女帮自己。
婢女退了下去后,乐离不禁有些后悔,因为他除了自己洗外,还得帮楚若,而且偏偏这个皇兄还不是十分合作。
 
楚迪自从那天看过乐离后就再也没有来过,不过这对于乐离来说反倒是一件好事,在没有弄清楚这事前,他乐得没有人打扰自己,令乐离觉得烦的是自己身边多一个甩也甩不掉的牛皮糖——楚若。
 
“皇弟,皇弟!”
楚若一边跑进来,一边大叫,丝毫不理会他的皇弟好梦正酣。
“皇弟,起床啦!”楚若熟练地爬上床,兴奋地摇着乐离。
乐离哀怨地睁开眼睛,不明白自己的这个皇兄为什么精力如此充沛。
“皇弟,快起床!”
“干什么?”乐离窝在床上懒洋洋地问。
“陪我玩。”
“你自己玩。”乐离翻过身子继续睡。
楚若盯着乐离看了很久,突然一本正经地道:“皇弟,奶娘说睡得太多会变小猪的。”
乐离没有回答。
楚若轻轻地戳了一下乐离,“皇弟,陪我玩好不好?”
“不要,找别人吧。”
自己又不是小孩子,净玩小孩子的游戏干什么,幼稚!
楚若落寞地道:“他们都不喜欢我。”
乐离转过身,看见他这样子,心一软,隐隐觉得虽然楚若是皇后谢盈的儿子,但是似乎在这皇宫中过得不是很好。
“你陪我睡一会儿,我就陪你玩。”
“可是睡得多会变小猪的?”楚若一边躺下来,一边担忧地道。
“奶娘骗你的,不要相信她。”
“奶娘为什么要骗我?”
“因为她是坏人。”
“是吗?”楚若甚是疑惑。
“是。”为了让楚若睡觉,乐离撒谎道。
楚若沉默了很久,有点害怕地问:“奶娘是不是知道我上次在心里骂她,所以骗我。”
“呃?”乐离有点反应不过来。
楚若苦恼地道:“上次奶娘说我很可爱,她很喜欢我,可是我不喜欢她。”
“为什么?”乐离奇怪地问。
“因为奶娘老是往我脸上擦口水。”楚若皱起眉头厌恶地道,“我觉得她好恶心。所以每次她亲我的时候,我都在心里偷偷地说‘你去死吧,你这个老妖婆!’”
闻言乐离不禁哈哈大笑,觉得楚若可爱透了。
“皇弟,你笑什么?我这样骂奶娘你觉得我很坏吗?你会不会不喜欢我?”楚若有些着急地问。
“不会,不会。”乐离一边笑,一边道。
“那就好,我最喜欢皇弟了!”楚若伸手揽着乐离的满足地脖子道。
“我也最喜欢你了。”
 
虽然睡了一觉,但是乐离依然觉得郁闷,楚若为什么这么多东西不玩,偏偏玩蚂蚁。
可是楚若却不管那么多,玩得兴高采烈。
正当乐离陪着楚若蹲在御花园中玩蚂蚁时,忽然一对脚出现在自己眼前,乐离抬头一看,只见一个大约十二岁的身穿明黄衣衫的少年出现在自己跟前,此时正轻蔑地看着自己和楚若,他身后还跟着两名年纪跟他差不多的少年。
楚若一看到这个少年,脸上的笑意顿时消失不见,脸上也露出害怕的神情,伸手拉起乐离,往后退了几步。
少年将楚若的怯意看在眼里,得意地笑了。
他身后的一名少年道:“五弟为什么不和皇兄打招呼?”
楚若低下头,很不愿意地叫道:“太子,三皇兄,四皇兄。”
 
第五章 疑惑
“太子?”听到这个称呼,乐离不由得打量起眼前的这个少年。
太子楚彦,虽然样貌不俗,可是那副高人一等的嘴脸实在让人讨厌,至于四皇子楚奕与三皇子楚华,两个狐假虎威的小人。观察了一会儿,乐离在心中下了这样的结论。
楚彦瞥了一眼楚若,嘴角边露出一丝诡异,然后转向乐离,怪声怪气地道:“唉呀,六弟,你好不容易命大逃过一劫,怎么还跟着个灾星在一起啊?你不怕他再推你下水吗?”
乐离还没有回答,楚若已经气愤地握紧拳头,红着眼睛大声道:“我没有推皇弟下湖!若不是你……”
“若不是我什么?哼!明明就是你推六弟下湖的,三弟、四弟他们两个都看到了。”楚彦气焰嚣张地道。
“是啊。”楚奕与楚华附和道。
【流萤飞 玄紫珀】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