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我是谁+番外 生生死死(3)

时间: 2017-10-08 06:39:19 分类: 穿越重生

【我是谁+番外 生生死死(3)】

“你要是恢复了记忆……” 
“什么?我要恢复了记忆怎样?” 
青酒没听清他后面的喃喃,不由追问。 
“没什么没什么,吃饭,吃饭去吧!” 
※※f※※r※※e※※e※※ 
“嗳,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他现在已经是不痛不痒了,可是这个叫晋思的家伙,却仍喜欢三五不时地霸着他的床,非要跟他一起睡。 
可怜兮兮的色鬼青酒,也实在找不出什么理由不让他睡,所以也只能随他天天粘着自己,惟一的区别是:他现在已经明白,要想在这宫里好好地混下去,自己需要晋思的地方还很多,所以,他最好安分守己点别做出什么得罪晋思的事来,除非是晋思先表示想跟他那样那样的意思来,否则,他不可以再对他有什么色心好想,要不然的话,哼哼!他要是敢对晋思伸出魔爪,然后惹恼了晋思,那他就只能等着在古代一个人人生地不熟地慢慢混吧!所以,这样一分析后,青酒对晋思美色的那个觊觎之心,也就淡了许多。 
“想问什么?” 
可以预料,肯定又是白痴级的问题。 
“嗯……这后宫之中,大约有佳丽几何啊?” 
打不成晋思的主意,但,身处世上美人最多的皇宫,打一打别人的主意,总还行吧? 
这个青酒,竟然敢打起后宫女子的主意来,不可谓不大胆啊! 
没法子,谁让他这样一个风流成性的家伙幸福地掉进了美女窝,所以,你能让他不起歪念吗? 
“包括宫女,大约有一万多吧!你问这个干什么?” 
他不会是想做他所想的那种事吧? 
“问问罢了,不干什么。” 
虽说他曾说过会相信晋思的,但,偷香窃玉这种事,也不好说出来啊,是吧! 
嘿嘿,不过,听晋思说宫里约有佳丽一万多人,就差点没把他给乐坏了! 
这么多的女人,那皇帝老儿一人哪用得过来啊!肯定有不少是非常适合他需要的! 
“我可警告你啊!宫里的女子全是皇上的,哪怕是一个小小的宫女,她都算是皇上的,所以,她们,是碰不得的,知道吗?!” 
晋思说的是声色俱厉。这家伙,不跟他态度严肃点儿,他是不会当回事的! 
万一要是这家伙起了色心,想去勾引那些个深宫寂寞的宫女宫妃们,在这宫里,那肯定是藏不住秘密的,也就是说,他终有一天会以秽乱后宫的罪名给喀嚓掉,而且,以他的能力,他还没办法救下他的小命。所以,他只能警告先行。 
“知道知道,我不会的。” 
不会才怪!明天他就会去偷香窃玉。 
“我是严肃的,为了你的小命着想,我刚才所说的事你最好想都别想,到时,要是出了事,可别说我没提醒过你。还有,你目前还处于失忆未好宫里什么规矩都忘了的阶段,也就是说,以你目前的情况,跟刚进宫时没什么两样,所以,这一段时间,你不要忙着到处乱逛,等你先把宫里的情况摸清楚了再四处逛也不迟,否则,万一走到了什么不该去的地方,送掉了小命,看你找谁喊冤去。” 
“我都听你的就是了。” 
听得出来,晋思确实是真的关心他才会如此苦口婆心的,让青酒不由微有些感动,在宫中能让他碰到如此好人,实是他的运气好。 
 
(呃……青酒好象一幅色心大发的样子,不会给晋思惹来什么祸事吧?某生实在替那个晋思担心啊……) 
 
第八章 
不过感动归感动,答应归答应,第二天,在晋思有事离开他的那一会儿──晋思时时刻刻都像是块牛皮糖般紧跟着他,生怕他会不安分,除非有时他有自己的私事要处理才会离开他会儿──青酒便按捺不住地溜了出去。 
“后宫的美女们会住在哪里呢?” 
青酒穿过一道又一道的门,宫门重重,他还真不知道她们会住哪儿,也不知道自己都到了哪儿。 
不过,据他以往看过的清宫戏可知,有三个地方肯定是不能去的:干清宫那是不能去的,那是皇帝住的地方;坤宁宫也不能去,那是皇后住的地方;还有就是慈宁宫也不能去,因为那是太后住的地方。 
他虽爱美女,但,君子不夺人所好,所以这皇帝的妻子他是不感兴趣了,至于他老娘,又太老了,他也不感兴趣。 
(皇帝老儿的宫妃们就不算他的妻子啦?这个,青酒没把她们归进去,他可是现代人呢,所以,只会承认一夫一妻,除此之外的,他就不承认了。) 
可是,他有一点没搞清楚的是:这不是清宫戏,这是在一个他所没有听过的太平王朝,关于这个王朝的宫殿名称,他怎么可以糊涂地套用清宫戏里的宫殿名呢?白痴! 
“嘿嘿,女人越来越多了!啊哦,好水哟,好弱不禁风哦!古代的女子就是不一样!这样的女人才可以满足我的强烈保护欲啊!” 
青酒边流口水地看着那些个个都可以称得上是花为容颜雪作肌肤非常有古典味道的佳人们在自己眼前一行行地经过,一边咕咕哝哝着。 
前面又出现一道宫门,正当青酒要进去时,这才想起另外一件重要事情来。 
“不对!我现在是在古代,没有安全套,那,要是做偷香窃玉的事,岂不是会留下小青酒来?” 
天啊地啊人啊!现在才想起这么一档子事来! 
“当古人原来这么麻烦!” 
连泡妞都还要思前想后。 
“不对,那些个宫妃们要是既然敢偷情,就肯定会有法子不会留下小青酒来!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嘛!嘿嘿,我好聪明啊!” 
想通了此节,青酒继续前行。 
“宝──慈──宫!建得这样富丽堂皇,肯定是个地位比较高的妃子呆的!而地位比较高的妃子,通常来说,肯定是比较得宠的妃子,而比较得宠的妃子,通常来说呢,皇上又肯定会经常去看她,那,我要进去吗?万一被经常来的皇上逮着了怎么办?” 
青酒犹豫了半天,然后把心一横,“比较得宠的妃子,肯定是比较漂亮的!我就算不去吃,看看也好啊!” 
打定主意,青酒便朝那座高级宫殿走了去。 
“干什么的?” 
有侍卫拦住问话了。 
青酒赶紧咳嗽了下,捏着嗓子道:“我是新来的小太监。” 
“服饰不像啊!” 
“我还没换呢!” 
那熊块样的侍卫犹疑地看了眉清目秀的青酒半晌儿,想来是四肢发达大脑简单之辈,没做多想,也就放青酒进去了。──他就不相信会有人敢胆大包天地在光天化日之下进宝慈宫对太后不利! 
(可怜的青酒,还不知道自己进去的地方是太后住的地方而兀自喜滋滋地想着自己好聪明连侍卫都骗了过去呢!) 
进了内院,却听一阵悠扬的瑶琴音传来。 
好好听哦! 
只是音带忧愁之韵,不知所为何故。 
于是青酒一看周边没人,便清了清喉咙,故做才子样,击掌而吟曰:“美人卷珠帘,深坐颦蛾眉。但见泪痕湿,不知心恨谁?”

自以为才子再世,却不知活像个纨!子弟在调戏良家妇女。 
“是哪个大胆奴才敢在外面偷听哀家的琴音,还不给哀家滚进来!” 
一道如黄莺般虽好听但不自觉含有威仪的声音从里面传了进来。 
哀家?! 
哀家自然是太后才会这样自称罗!不过,可惜的是,被现如今的许许多多影视剧中公主皇妃皇后都会自称“哀家”搅得不知所谓的青酒,却并没想到里面那个自称“哀家”的女子应该是太后,而非他所想的什么宫妃。在他的心里,一听到如许好听的声音传来,还很悠哉游哉地整了整仪容,不怕死地进了去,并暗想着一定要给美人留下对他最好的印象来。 
进了去,便见一难以用言语形容的绝代丽人在大殿之上,踞坐于瑶琴之后,抬目正冷冷地看向他。 
丽人鬟发腻理,姿质纤柔,体欺皓雪之容光,脸夺芙蓉之娇艳。而且举止绝伦,不像一般的妖妃那样美艳有余,端庄不够。刚才所见过的那些个让他流口水的美女跟眼前这位丽人那是根本没法比! 
青酒当下便看呆了去。 
从美人的脸上,看不出年龄,是二十岁,还是三十岁呢?看不出来。 
看她如花美貌吧,应该是二十出头的样子,但,那份从容举止,却又岂是二十出头的女子所能拥有的? 
“你是什么人?不知道男子是不能进入后宫的吗?” 
稀奇稀奇真稀奇,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竟然有人胆敢闯进她的宝慈宫来调戏于她,不是这小子活得不耐烦了,就是有恃无恐。不过,说到有恃无恐,在太后面前,还真有这一号人吗?便是当今圣上,对她,也是敬畏三分的啊! 
“男子?”青酒一听,赶紧吞了吞口水,先将自己的那一丝色心暂且收将起来,然后道:“那个……我嘛,不是真正的男子啦,我是太监。” 
撒谎也不会脸红。 
“太监?!”太后那双冷冰冰的潋滟水眸微染笑意。“哀家还从没见过比公子更能睁着眼睛说瞎话的人了!公子是西凤王朝的贵族吧?这一点,哀家是看出来了,只是,哀家想不到公子竟然敢明目张胆地在哀家面前冒充太监,怎么,是欺哀家久处深宫孤陋寡闻,想来看哀家丢脸的是吧?” 
如果不是知道他是西凤王朝的贵族,以他擅闯禁宫的行为,她早喊侍卫了! 
“嘎?” 
青酒傻住了。 
她怎么知道他来自西凤王朝?更重要的是,她还说他是西凤王朝的贵族,这一点,可是连他自己都是不知道的啊! 
──废话,你又不是真正的青酒,所以,青酒的身份来历,你当然会一无所知了! 
自己不是个卑微至极的男宠吗?怎么这会儿又成了什么西凤王朝的贵族呢?奇怪! 
 
(是呀,青酒不是男宠么,怎么一个大翻身,又成了贵族!?好诡异哦……) 
第九章 
 
不过,即使青酒觉得自己不可能是什么西凤王朝的贵族,但对太后能在第一次见到青酒时就能点破他来自西凤,仍是让他感觉很不可思议。 
“你是怎么知道我是西凤王朝的贵族的?” 
青酒厚着脸皮问那太后她是从哪儿看出他是西凤王朝的贵族来着。 
不过,听在太后耳里,便成了另外一种意思了。 
“公子这是考哀家来了?” 
──看看,还以为是青酒在考她呢! 
所以当下太后纤眉微挑(有点意外嘛,竟然会有人来考她!),拨了下琴弦。 
一阵悦耳的丝竹之声便霎时在大殿中渐渐散了开来,青酒还没来得及沉醉,便听那太后脆声道:“在西凤王朝,有四大贵族,分别是青、蓝、紫、赤四大家族。想必公子,定然姓青了,是吧?” 
神……神了啊!这女子,太不简单了!有智能的女子,嘿嘿,他更喜欢! 
──问题是,你没多少智能,所以,人家会不会看上你,还是个大大的问号。 
“接着往下说。” 
“西凤王朝的图腾是凤。皇室中人,身上会佩有以黄玉镂的凤形饰物。非皇室中人,一般情况下是不得佩带凤形饰物的。而哀家刚才所说的这四大家族,由于受到格外礼遇,王朝允许他们也可以佩带凤形饰物,不过颜色,却依次是青、蓝、紫、赤。像你们青氏家族,便是以青玉镂成凤形饰物,佩带在身上。公子身上的凤形饰物虽只有一件,但,哀家不是瞎子,也还是能明白公子是西凤王朝的贵族的。” 
凤形饰物? 
经她提醒,青酒这才想起自己腰间,是挂有一个以青玉镂成的用来压衣衫的玉佩的,那个玉佩上面刻的图形,不正是凤凰嘛! 
想不到,这小小一块玉佩,竟有如此来历! 
只是,他想不明白的是:不会吧?西凤王朝对这太平王朝也太好了些,竟然将自己国家的贵族公子──而且还是最大的那个族──送到太平来当男宠,这……这也太大材小用、暴殄天物了吧? 
难道是…… 
似乎有个什么念头在脑中闪了一下,但实在太快,他根本没能抓住,再加上美女在接着跟他讲话,所以青酒只得放弃追寻刚才那个念头,继续听太后往下说。 
“公子,您虽然是西凤王朝的贵族,但,此处系后宫禁地,还请您马上离去,以免有损哀家名声。” 
太后怕这家伙在自己的宝慈宫呆久了,会给自己惹来麻烦,于是便马上吩咐他离去。 
原来,由于心情不佳,她便屏退了所有的太监宫女弹琴以排遣,所以此时,只她和这个西凤王朝的青公子独处,是以,如果这事让人传出去了,天知道会成个什么样子!所以,她这才急着赶他走来着。 
“我……” 
青酒还想找点什么借口,多和美人相处会,却听外面的太监一迭声地山呼“皇上驾到!”“皇上驾到!”。 
太后一看情况不妙,心中琢磨,此时要让青酒出去只怕是有理也说不清,于是只得道:“你到哀家的寝宫躲一下,哀家设法将皇上拦在大殿上。切记,不可出声,否则,哀家的名声毁于一旦事小,公子的性命也只怕难保,明白吗?” 
青酒这下是知道厉害了,按着她的吩咐,便躲进了里间。 
(是啊!我这个假太监和皇上的妃子独处一室,可不能让人知道,否则到时人没偷到,反而给自己惹了一身腥那就太不划算了。唉,想想,自己还真是有够倒霉的啊,头一次采花,就有人来打扰,呜……想不到自己还会有料事如神的这一天,皇上,还真的爱到这个女人这儿来,只是,这种料事如神,他可不可以不要啊?呜…… 
──可怜的青酒,还不知道外面那美女是太后来着呢!如果他知道自己公然调戏的人竟然是太后,看他吓成什么样!) 
“皇儿见过母后!……”一个明显年轻的声音传进了青酒的耳朵里,让他都震惊得不能提了。 
母后?!什么意思? 
“皇儿一向忙于国事,怎么会有空来看望哀家?” 
由于新皇李云风还算一个勤于政事的好皇帝,所以,除了每天必须的晨昏定省以外,其余的时间,他是很少过来闲逛的,因为他没有时间嘛! 
太后的回答,坐实了青酒的疑惑,也让他霎时心中呼天抢地地哀嚎起来。 
原来,外面,那个让他感觉美得不能行的美女,还真的是太后来着!天啊!看看自己走的好运吧!泡妞竟然泡到太后头上去了!他有几颗大好头颅够砍啊?他的运气,怎么就会这么背呢?可恶!可……恶…… 
“皇儿听说母后这几日夜不能寐,便过来看看您是不是身体有哪儿不舒服。” 
好怪哟,这皇上,怎么着说,听声音也大概有二十多岁了,而太后怎么看,也不像会是有足够的年龄可以当得了皇上老娘的样子呀!难不成,这皇宫还真有什么秘方可以永葆红颜不老的?那改天他可得好好向太后大美人讨教讨教!也许有那么一天,他要是能再回到二十一世纪的话,就可以把这些写出来,然后冠上“正宗宫廷配方”的字样给卖出去,相信仅靠这个,他就可以狠发一笔横财了!嘿嘿! 
──一时忘了凶险的青酒,还能兀自做着发财的美梦。 
“劳皇儿挂心,哀家没事,想来大概是天天无所事事,每天休息得够了,到了晚上才会睡不着的吧!” 
“这样啊!不过,皇儿倒是想是不是被褥长久没有更换,有些硬了睡着不舒服的缘故,所以,皇儿特地吩咐小三子从内务府拿了些松软的锦被软枕过来,想给母后换一换。” 
太后还来不及阻止,便听那皇上接着吩咐道:“小三子,吩咐人把东西抬进来给太后更换好。” 
“……” 
一直以遇事从容镇定着称的太后平生还从未像今天这样慌过,她一个百米冲刺──从没跑得这么快过──挡在了小三子等人的前面,道:“不用了,我的被褥好得很,不用换了。” 
天!如果说刚才在大殿上要是被人撞见了她与青公子独处一室她的清誉会毁于一旦,那现在,要是让这一群人在自己的寝宫里发现了那个给她带来了如许多麻烦事的莫名其妙陌生男子,她就根本不会再有什么清誉可言了! 
天啊!谁来救救她啊!她真的是好无辜好无辜的啊! 
“母后,不管是不是被褥的原因,换换试试看吧!” 
轻轻将今天的行为举止变得有些怪异的太后拉至一旁,李云风便吩咐小三子将那些个装着锦被软枕的箱子抬进去。 
太后被他一拉,再想拦阻,已是不及,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悲剧的发生。 
 
第十章 
“咦,你是谁?站在那儿干什么?” 
首先进去的小三子自然第一眼就看见了那个叫青酒的家伙。 
“我是新来的太监。……” 
借口好烂哦! 
太后都快晕了,看向那家伙的腰间,佩饰不知何时已被其摘下了,总算还有一点点……点心眼。 
“新来的太监?” 
小三子疑惑地对他扫来扫去。 
而一旁的皇上李云风的表情,更是高深莫测。 
“是啊是啊!他是新来的太监,今天刚刚前来报道,所以还没来得及换上内侍服饰。” 
太后赶紧插话。 
“小青子,你还不赶快下去好让小三子给哀家换被褥?” 
没法子,一时太急,不知道该给这位青公子起个什么名字好,太后只得直接用他的姓起了个太监名。 
“小青子?太后宝慈宫最近好象没新添太监啊!” 
小三子是太监大总管,别的宫的事他是不太知道啦,不过像是皇上啦太后啦宠妃啦之类的大人物其寝宫中的人手,向来都是他亲自挑选好送去的。 
──安排在太后皇上宠妃身边服侍的人,即使不是自己的亲信,至少,他也不会挑一个他所不认识的人进去啊!所以如今见了这个叫小青子的太监出现在太后的寝宫,他能不起疑惑吗? 
“怎么,小三子公公,你这是在怀疑哀家所说的话吗?” 
当太后就是这个好,没人敢跟她叫板。所以当下,她便面罩寒霜很有力度地冷声反诘那个太监大总管。 
“不……不敢……” 
小三子一哆嗦,本想解释的话还未出口,便听一旁的李云风道:“小青子,你还不下去?难道还要太后请你不成?” 
青酒早已吓得快没气了。

这是第一次,他发现原来皇宫,还真不是闹着玩的,刚才的火药味,真的是很浓啊!看来自己下次要想钓美人,得小心才是,可千万不能像今天这样胡走乱闯了! 
“是,奴才这就下去。” 
学着影视剧里的样子,青酒赶紧胡乱施了个礼,然后便赶紧一溜烟跑了。 
跑回自己的住处,青酒赶紧朝四周看看,还好,没人跟踪自己,看来,自己的老窝还没暴露! 
“HO……HO……,好险!好险!” 
好险他就被当成调戏太后的色狼给处决了!也真是的,那个李云风,干吗早不来晚不来,偏偏那个时候来?真是的! 
【我是谁+番外 生生死死(3)】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