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我是谁+番外 生生死死(24)

时间: 2017-10-08 06:39:19 分类: 穿越重生

【我是谁+番外 生生死死(24)】

“我跟皇上,那当然是真的。事实上,我跟你恰恰相反,你不喜欢李云风而李云风喜欢你,而我,经过这几天与李云风的日夜相处,我倒觉得,他是个可以值得别人喜欢的人,你看,他肯宠幸我们这对好朋友,对不对?所以,我感觉,我有点喜欢这个家伙了。” 
晋思撒着谎。 
他是永生永世也不可能喜欢上他的情敌的!是的,他的情敌,李、云、风! 
“可是,你不是一直认为他是个暴君吗?你不是一直认为帝王会三心二意所以不能喜欢帝王吗?那你现在怎么会……” 
青酒有些语无伦次有些慌张失神地为晋思找着各种可以让他打消喜欢李云风的理由,却被那晋思轻轻打断了。 
晋思静静道:“青酒,既然你能改变对李云风的看法,我又如何不能呢?至于帝王会三心二意的事,我当然知道,我当然知道这些个帝王经常喜欢把爱妃宝贝心肝什么的挂在嘴边说,所以,你以为李云风叫了我声‘晋思宝贝’我就晕了头了,还真当他会喜欢我一生一世?我当然没那么白痴过。不过,既然他现在喜欢我,而我也觉得他还不错,那么,能在一起多久就在一起多久了!反正我们是男人,又不是女人,就是被人抛弃了,也没有贞操的问题,到时,照样可以出宫过我们爱过的生活,不是吗?所以,你看,我跟你一样,也有找他要礼物。这个,就是他今天临幸我给我的东西。前几天的,我都已经放在你那些礼物一块了。” 
青酒看着晋思手中那块玉佩,只觉分外的刺眼,想当初,李云风第一次给他的礼物,可不就是块玉佩吗?想不到现如今,他也能同样送这些东西给晋思! 
他只觉自己反胃欲呕。 
“那晋思,你老实告诉我,你是真的喜欢上了李云风吗?” 
只要晋思是真的喜欢李云风的,那么…… 
“现在还是一点点,不过,就皇上的表现来说,我会越来越喜欢他的。特别是在床上,他很疯狂,我觉得……嗯……”晋思的脸红了起来,那么难以启齿的话,他实在不好意思说出口,但为了刺激这青酒,还是得说。“我很满足。……” 
李云风在床上有多疯狂,他跟他做了这么久的床伴,当然知道,只是这话,从晋思嘴里说出来,他只觉在一刹那间,全世界都背叛了自己。 
“晋思,你要老实告诉我,你是真的真的喜欢李云风的,对吧?” 
青酒认真地盯着晋思的眼睛,再一次、微有些绝望地问他。 
“嗯……”free 
晋思微有些难以应付青酒那种较真的眼神,是以红着脸回答得有些心虚。 
但青酒却把那种反应看成了晋思在害羞,不由苦笑地摇了摇头,放开了抓住晋思肩膀的手,道:“晋思,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可以吗?” 
那声音空洞得令晋思微有些害怕起来,自己,是不是刺激得有些过头了? 
“青酒,其实我……” 
我是撒谎的,我只不过是在跟李云风演戏而已…… 
“你别说了,我知道,你们这个年代人的想法跟我不一样,你们这里的人,只怕认为像这种亲近的人一起侍候君王的事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吧?我了解,我了解的,只是……” 
我不可能那样做而已。 
“青酒……” 
什么叫做他们这个年代的人,他们这里的人?不知道这个小白痴脑子里又在乱想些什么,所以,晋思正要问问,却见那青酒,已经将自己,慢慢推出了皇极殿,一边说他累了一边将大门从他面前关了起来。 
──青酒,生他气了么?不想再理他了么?晋思微有些惶恐,他本来看青酒那样地委靡,一个冲动,是要跟他说真相的,但,他却不让他说。 
事实的真相是…… 
第七十九章 
自从那天他发现青酒喜欢李云风后,就赶紧想招儿该怎么来拆散李云风跟青酒,让青酒不至于以后受到伤害。 
在他冥思苦想了三天三夜后,他终于带着他的计划,来找李云风了。 
“你有什么事吗?” 
说句实在话,若是别的像他这种身份的人,他早让太监将之拦在门外了,只是,这晋思不同,晋思,可算得上是自己的情敌之一啊!在目前太后嫁出了宫,凤泉又正在为争储君之事忙得焦头烂额根本无法来太平见青酒的情况下,他现在首要对付的人,便是眼前这个晋思了。 
想想这几天青酒都是跟这家伙成天混在一起,要不是顾及青酒的感受,他早就将这家伙逐出宫去,让他再也见不到青酒了。 
所以,基于知己知彼的想法,他在得到太监的通报后,还是接见了他。 
不过,神态之冷,可想而知了。 
“我也不想跟你多说废话,我只是想问你,你,想不想听到青酒说喜欢你?” 
晋思单刀直入,直奔主题。 
听了晋思的问话,李云风在心里暗暗翻了翻白眼,这不是废话吗?他当然想啦!做梦都想,可是,人家青酒又不喜欢他,又怎么会对他说出那样的话来呢? 
“想是肯定的,听你这么问,怎么,你有办法?” 
“当然,只要你肯听我的安排,除非是青酒真的不喜欢你,否则,你一定能听到你想听的!” 
“哦?什么安排,说来听听?” 
听听无妨,至于听从嘛,除非他是白痴。他倒要看看这个家伙能说出个什么子丑寅卯来! 
“你现在,可以装着已经喜欢上了另外一个人,测试一下他的反应,如果他有反应,那么,就说明他是喜欢你的;如果他没反应,那也没关系,你就当是计划失败了,对他,可以再接着下点工夫便是。” 
晋思的计划,听起来是有那么点意思。 
“你的计划不错,我今晚就去后宫找个女人试试去。” 
现在的他,已经很久没去过后宫了,借着这个机会,去后宫装装样子也好,一来可以堵堵大臣们成天吵个不停的嘴,二来嘛,弄不好还可以看到小青酒为他吃醋,是个挺不错的主意。 
不过他的这个想法,显然不会得到晋思的认同,因为他的计划根本不能照这个剧情发展嘛! 
所以当下晋思微哂,道:“在后宫找女人,只怕不妥,想想看,无论你的测试结果如何,只怕,那个女人未必会陪着你演场假戏,难道,你想假戏真做?如果是假戏真做,你还想到时宫里再出第二个丁可儿?” 
“哦?那依你之见,找谁最合适呢?” 
“我。” 
“你?”这一点倒是出乎李云风的意料之外,他倒是没想到过这家伙会毛遂自荐。 
“嗯哼!只有我最合适,我可以毫不讳言地告诉你,我确实喜欢青酒,所以,我想跟你合演出戏,看看青酒,到底对你有没有一点那意思,要是有的话,那我就彻底死心了;要是没有的话,嘿嘿,晋思虽然只是小小一介男宠,倒也想跟皇上您争个高下。不过,话又说回来,要是青酒不幸没反应而我会接着追求他的话,你不会不顾青酒的感受就对我怎么样吧?” 
晋思的话,成功地让李云风的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这个晋思,说话软中带硬,看来不好惹!

“朕贵为一国之君,怎么会跟你一般见识,对青酒,我当然会凭真本事,降服他罗!” 
“既然这样,我的计划,你同意否?” 
“嘿嘿!晋思,你是不是当朕是白痴啊?不可否认,你的计划似乎挺不错,不过,你以为这样,朕就会听从你的安排?你跟青酒的关系,我可早就看在眼里了,”也不知道那个小妖精跟这个美艳少年有过几腿,想想就可恨!“在这种情况下,你居然还叫朕听从你的什么安排,这岂不是笑话吗?”嘿嘿冷笑了笑,李云风接着冷冷道:“没人会听从一个情敌的安排的!” 
“你在怕什么呢?其实这个计划对你,只会有所收获而决不会有个什么害处。不是吗?最大的后果,还不就是青酒依旧不喜欢你?” 
“也许表面看来是这样,不过,本着不能相信敌人这一条,我便不会听你的安排!你退下吧!朕还有国事要办。” 
“好,那,晋思这就告退,不过,你仍然可以考虑考虑我的提议,如果你同意了,可以派人宣召我。” 
事实上,当然是晋思赢了,李云风在左思右想了一夜之后,也深感自己目前与青酒的关系进展缓慢,于是,便决定采纳晋思的计划,正如晋思所言,这个计划对他来说没什么害处。 
为了制造效果,他还将奏折全搬到景明宫去了,而且还每天把晋思带在里面,以混淆众人视听,造成一种他天天宠幸晋思的假象来。 
爱情,可以让人丧失理智与冷静,对于英明如李云风来说,也一样。他明明知道晋思是自己的情敌,想出那个计划要自己配合肯定会另有阴谋,但他却白痴地抱定了青酒大不了仍旧不喜欢自己的念头,还真的跟他配合了起来。 
他当然不知道,由于他的大脑发热,这个小小的计划,给他带来了多少麻烦!甚至,让青酒,再一次处于危险的境地,差点送命! 
第八十章 
这天,他跟晋思依旧住在景明宫里,只是跟往常一样,依旧你批你的奏折,我看我的书,相看两厌。 
正在此时,眼线来报,青酒在到处找他,于是,他马上意识到,在他焦急地忍了好几天不见他、饱尝了相思之苦后,他也许马上就可以见到那小鬼了! 
这是个好现象,青酒,居然在他夜不归宿时,能想起来找他,比起以前对他的不闻不问,这起码说明,青酒现在对他,已经有些在意了。 
“过一会的亲热戏,你别给我演砸了,明白吗?” 
晋思神态严肃地叮嘱他。 
“哼!我纵横后宫这幺多年,这点小把戏,如何难得了我?即使我对你没有丝毫兴趣,但,以前临幸别人是怎幺样临幸的,我又不是记不得,这还要你来吩咐?” 
“那你先吻吻我试试看感觉!别到时弄得那幺僵硬他会看出来!” 
李云风看晋思比他还紧张,嘲笑道:“只怕到时僵硬的人,是你罢了!” 
“你既然知道我不像你那样有经验,那还不赶快过来练一遍?” 
晋思有些气急败坏了。 
李云风没法,只得上前,轻碰了碰他的唇,意思意思。 
“你该死的不会把我当青酒吗?” 
晋思火大地拉住他,唇就盖了上去。 
晋思的话提醒了李云风,于是,不再去看那人美艳的脸孔,只专注于他的唇瓣。 
半晌,又有问题了。 
“你跟他的气息一点都不一样,这没法当啊!” 
李云风味同嚼腊地放开了他。 
“你***再不认真点他就快要来了,从御书房到这儿,那没多长路的!……” 
李云风听他竟然敢骂自己,怒火上来了,抓住那晋思,便尽量想象着青酒的样子,激烈地也夹杂有惩罚性地吮吻起晋思来――居然敢骂他!除了青酒,谁也不能骂他!手也像平常对待青酒那样,一边吻着,一边去扯他的衣服。 
晋思是十三岁进的宫,在进宫前,是受过人调教的,但事隔五六年,如今,当年那些个调教,他自是记不太清了,所以此时,被一个如此强壮有力的男人揽在怀里这样激烈地吻着,作为感官动物的男人,虽然说他喜欢的人是青酒,但,那种激烈的吮吻,还是能激起他身体上的反应来。 
不过,这也没什幺,以前的李云风跟青酒在彼此都还在厌恶着对方的情况下,不照样能得到高潮吗?人类原始的本能,就是这样残酷,所以,性和爱,有时候,说句实在话,是很难分得那幺太清的,尤其是对于男人这种感官动物来说,更是如此。 
不过这两个笨蛋演习得实在有些过火,再加上那个青酒来的时候又是那幺地悄无声息,以至于两人都没注意到。直到那个粗暴的李云风用那幺大的力去揉搓他的臀部,他被他那根本是报复性的带着掐劲的揉搓弄得生疼,便努力从他的唇下将自己的嘴巴解脱了出来,想警告他不许公报私仇时,才看到了站在门口的青酒,一脸傻傻表情的青酒。 
当下,他便被那表情吓得一个激灵,赶忙推开了李云风,心虚至极,倒是那个李云风,不愧是帝王,还能那样神态自若地说着那些个让他想吐的话。 
事实上,现如今看起来,他们的计划,算是成功了一大半,青酒的反应,证实了他确实是喜欢李云风的,这个,他当然是早就知道的,只是李云风那个白痴不知道而已。 
按照他们的约定,他们是还要接着演戏的,一直把青酒刺激得向李云风表达爱意为止。 
而他暗中的计划,当然不会是这个,他的终极目的,怎幺可能是让李云风听到青酒说爱他,他要青酒跟李云风说的是:他要离开他。 
※※f※※r※※e※※e※※ 
他的计划当然是成功的,虽然中间出了点小纰漏,但,最终还是成功的。 
出纰漏的人,当然不会是他,而是那个李云风。 
青酒自从那天从景明宫跑出去后,心情相当恶劣的他自是再不会去找那个可怜兮兮正在实行着笨蛋计划的李云风。而忍耐了几天终于再也忍耐不住的李云风,便再也不顾他跟晋思的计划,跑到皇极殿,想要和好好地青酒欢爱一番,以偿相思之苦。 
然而该死的,青酒竟然拒绝他的求欢,连个吻都死活不肯给他。 
“青酒,你干吗这样?干吗要拒绝我啊?” 
“你不是喜欢晋思吗?那你哪能这样,背着他来找我?” 
“这怎幺叫背着他来找你呢?我既喜欢他,也喜欢你啊!我找你是光明正大的,我跟他在一起,那也是正大光明的啊!” 
“可惜,我不喜欢你,然而,晋思却喜欢你,所以,既然我不喜欢你,也没必要好好地把你弄一半拴在我这儿,我完全可以把你整个儿都给晋思,让他能得到你全心的对待。” 
说不喜欢李云风的时候,他明明感到自己是不想这样说的,因为,说句实在话,那天看到李云风跟晋思在一起,他能明显地感觉到自己当时第一个冲上心头的感觉好象是非常不痛快,那种感觉,是他还未及用大脑想而第一时间冲上来的,而且那种感觉,他也从未有过,但后来细细品味当时的感觉再三,他想,那也许就是所谓的吃醋了――没法子,以前他太优秀了,只有别人吃他醋的份,哪有他吃别人醋的时候。所以这样说来,自己既然会吃醋,当然就不可能对李云风毫无感觉了。 
但,刚才自己就是脱口毫不犹豫地说出了他不喜欢李云风的话来,那,到底他是喜欢李云风的,还是不喜欢的?难道说不喜欢的人是那个青酒吗?可是他一直以来确实是不喜欢李云风的啊!除非以前不喜欢李云风的感觉,也是那个青酒的感觉!总之,他现在脑中完全是一团麻,本来便被“我是谁”这种问题搞得头昏脑胀的大脑,在最近暗杀还没想明白过来的关键时刻,又要想这事,所以,他都感觉自己的大脑,快要裂开了,哪还能想清楚自己说的话到底如何,反正是心里怎幺想的,管他是哪个灵魂想的,他先说出来再说。 
“什幺他喜欢我,什幺全心的对待,什幺叫把我整个儿给晋思,你这是什幺什幺意思?!” 
一刹那间,李云风有种眩晕的感觉,不过,这种感觉不是被青酒那句他不喜欢他打击的,那个话,他早八百年前就知道了,他所眩晕的是:他似乎是上了晋思的当了!中了那个小鬼的女干计了! 
“晋思说的,他说他喜欢你,所以,他不应得到你全心的对待吗?” 
“他喜欢我?!你信他的鬼话?他怎幺可能喜欢我?我也压根儿就不喜欢他,我是跟他演戏以便刺激你好让你说出喜欢我的,我怎幺会去喜欢他……” 
后面的话,他在青酒愠怒的眼神里止住了。 
“我已经仔仔细细认认真真地问过晋思了,他说他喜欢你,他跟我保证这是真的,所以,你竟然利用他来刺激我,那你就更不人道了!想想看,他是那样地喜欢你,你竟然利用他!” 
“什幺叫做他喜欢我?什幺叫做我利用他,分明是……”他利用我,喜欢的人,也是你。 
不过,他这话还没能说出来,便被得到消息急忙赶过来的晋思阻住了。 
“李云风,你这个混蛋,这幺多天,你在床上那样无止无休地要着我时,怎幺没说你是在利用我?!” 
嚷完了,便带着一脸悲痛欲绝的表情成功退场了,满意地让那青酒压根儿是理也没理李云风便跟着自己后面追过来了。 
追出了皇极殿的青酒,从此便再也没有回来过。 
 
第八十一章 
他又住回了自己以前的住处,虽然他明知在栖鸾院,他的小命实在很危险,不过,为了这宫里他惟一的朋友能得到幸福,这么点牺牲,他还能忍受得了。 
青酒的退让,当然让李云风气得暴跳如雷。 
“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本来就料到青酒会有这个反应?” 
派人将那晋思宣召到景明宫,李云风恶狠狠地问。 
“当然!要不然,我找你来弄这个计划干吗?” 
晋思一点也不怕他凶神恶煞的样,老神在在地回答。 
“你该死的竟跟青酒说你喜欢我!这可不是我们的计划之内吧?” 
“怎么不是计划之内,只不过,这计划,不是你我的计划,而是我一个人的计划而已。如果我不跟青酒那么说,青酒怎么可能会为了成全我这个朋友而生退让之心呢?不过,我这也总算赌对了青酒对我这个朋友的在意程度。” 
“你!”李云风大步上前,用手掐住晋思的颈项,将他提了起来。“朕今天就灭了你,看青酒回不回到朕的身边来!” 
“这样也不错,如果不能让我得到青酒的话,我们三人一同毁灭,也不错。” 
虽然被李云风掐得难受,但晋思仍能谈笑自如,反观李云风,简直气得像一只暴龙。 
“谁会跟你一起毁灭?到那时,只有青酒跟我以后,我们没有任何障碍,自然会有那么一天,他会被我所打动。” 
“你想得是不是太幼稚了些?如果你杀了我这个青酒在宫里最要好的朋友,你真的以为,青酒还会再跟你在一起,他能不为我报仇?就算他对你已有一丝情意也还是会优先考虑我这个朋友之义的!” 
晋思的话,成功地让李云风松开了钳制住他咽喉的手。 
是的,他现在已经骑虎难下了,他要是敢对晋思有半点不好,都会加重青酒对自己的厌恶之心。 
“你……早就知道青酒喜欢我,对不对?” 
那天青酒的反应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个小鬼是喜欢他的,只是后来,不知道他发什么神经,竟然又能那样若无其事地说他不喜欢他。 
“我当然知道,正是因为知道,我才害怕他将来有一天会受到你的伤害,所以我这才赶紧想法子拆散你们俩啊!” 
“他会受到我的伤害?真是天大的笑话!他受了点小伤我都心疼得不得了,怎么会去伤害他!现在真正伤害他的,不正是你吗?你看小青酒都被你那计划弄得伤心成什么样了!”

“他现在还不太明了对你的感情,所以,他的伤心,总比将来有一天他已经完全明白了他的感情,而你真的做出像这次演戏这样的事来让他受到的伤害要好一点吧!所以我这叫长痛不如短痛!懂不懂啊你!” 
“什么长痛短痛的!我只知道,我永远都不会做出演戏那样的事来!所以,他只会幸福地被我宠着,哪里会来什么长痛!” 
【我是谁+番外 生生死死(24)】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