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我是谁+番外 生生死死

时间: 2017-10-08 06:39:19 分类: 穿越重生

【我是谁+番外 生生死死】
   
  
我是谁?(穿)BY生生死死
 
 
    第一章 
“本报讯:今天上午七时左右,一架班次为╳╳╳飞往巴黎的波音747号飞机在飞离地面不到十分钟后坠毁,截止记者发稿已有二十五人罹难。其中包括当红模特儿水痕,据悉,其正准备前往巴黎参加一年一度的巴黎时装周。” 
不会吧?搞什幺?他还真是有够倒霉的啊,这屁股还没坐热呢,就从天上掉了下来!想他大好的人生,这不还是刚刚开始上天怎幺就这幺残忍地将他给提前结束了?! 
想想看:他,不大不小,不老不嫩,正是二十五岁风华正茂的大好年龄,事业有成,情人到处都是,俊美无俦,虽说智能不是太多,但也还没到笨蛋的地步,怎幺可以,怎幺可以就这样将他不明不白地给结束了? 
不说这个了,反正他倒霉透顶地坐了那架破飞机,然后……天知道他现在到的是什幺地方! 
还好有漂亮的美少年可以问问。 
真是让人流口水啊!虽说他喜欢的是女人,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对吧?所以在见到那一圈围着自己漂亮得不成样子的美少年,他还是大吃冰淇淋,嘿嘿……还真是养眼啊! 
娱乐圈里的美男子是有够多的,不过,跟自己眼前的这些个美少年一比,那简直是没法比!眼前的这帮少年,那可真的个个都称得上是泷泽秀明!不不不!比泷泽秀明还泷泽秀明! 
“青酒,你终于醒啦?” 
青酒?叫谁呢这是? 
脑袋转了一圈,发现没人应答,而刚才出语的那个美少年,还在迳自望着自己,让他不由有些疑惑地指了指自己,道:“你是在叫我吗?” 
少年闻听此言,微诧异了下,道:“当然是叫你的啊!要不然,我们这儿还会有谁叫青酒的?” 
“我叫青酒?”还红酒白酒哩!“有姓青的吗?” 
他怎幺记不得有青这个姓的?难道是他孤陋寡闻? 
“废话,当然有,他,”那少年拉过旁边一个同样美艳的少年,道:“就也姓青,叫青云。” 
“怎幺,到天堂,还要改名啊?” 
有这幺多美少年的地方,一定是天堂,绝对不会是地狱,他们,很有可能是天使之类的人物,对吧?要不然,哪个男人会长这幺漂亮啊! 
水痕觉得自己的猜测应该是没错的。 
“天堂?!” 
少年本来就挺诧异的表情,现在已经变成怪异了,一双凤眼也睁得大大的。 
 “难道是地狱?!” 
少年那古怪的反应让水痕疑惑地换了个地方。 
不……会……吧? 
地狱会这幺明亮?不是应该阴森森的吗?! 
还这幺香气四溢?而且好象是某种檀香,好好闻。 
更重要的是,怎幺还会有这幺多的美少年?记忆中的魔鬼们好象个个都是青面獠牙的形象噻。 
也对哦!人类现在犯罪严重,弄不好就是因为那些个魔鬼太美了,人类误中美人计,纷纷出卖灵魂,看来人类对魔鬼的想象必须尽快得到最基本的纠正,以做好迎接魔鬼引诱的心理准备…… 
“什幺天堂地狱的?”少年用一幅受不了的语气打断了他的胡思乱想,然后似乎是对他非常地生气与不满,微带厌恶地道:“这儿是皇宫!你不会掉了一下荷花池,就把脑筋摔坏了吧?还有啊!你不会连我叫什幺也给忘了吧?” 
“这儿是皇宫?!皇宫是什幺地方?” 
那是什幺东东?不……会……跟他想的那个皇宫是同一个意思吧? 
“你说皇宫是什幺地方?你是真疯还是装傻啊?虽然你一直以来就像是个白痴,但也不可能白痴到这种程度吧?” 
那少年火了,漂亮的凤眸盛满了万丈的怒火,让他整个人霎时便如一丛燃烧的火焰般更加地生动了起来。 
……实在是美艳不可方物啊! 
让本来只爱女人并不爱男人的水痕,也不能不像个色狼般直吞口水。 
看来,真正的美人确实是不分男女的,同样都能让人大脑极度缺氧。 
不过,现在不是他流口水大吃冰淇淋的最佳时候。少年发怒了,他得赶快安抚安抚他才行。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不论到底有没有错,水痕先将错认了再说。然后再小心翼翼地问:“皇宫就是古代皇帝住的地方对不对?” 
认错也没用,那少年已是快步上前,一把抓住他的头就左右摇晃了起来,边把他晃得眼前直冒一盘盘的蚊香边怒吼着:“什幺古代皇帝住的地方?就是皇帝住的地方,你这个猪头,还真的给摔坏了吗?!”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水痕看情况不妙,“对不起”三个字便赶紧哗啦啦冒出了一长串――道歉他最在行了,以前跟美女们在一起,也是一样,只要美女们生气,不管错在不在自己,他都会率先认真地道歉,这种方法一般情况下,都是很有效的,毕竟,很少有人能拒绝得了一个高大俊美的男人那样认真的道歉的。 
不过,这种方法也会有失灵的时候,比如,现在。 
――少年听了他的道歉,根本没息怒,还更靠近地朝他吼。 
“对不起有什幺用!你该死的看看我是谁?!” 
少年漂亮的凤眸倏地在他眼前放大,连鼻息都拂到了他的脸上。 
“你是谁?” 
水痕深怕又惹恼了他,在仔细端详了一圈这个用古装打扮身着绛红衣衫长发及腰凤眼斜飞的少年后,再次小心翼翼地问。 
天啊!真的不是他的错啊!他是真的不认识他啊! 
“我叫晋思,现在想起来了吗?” 
少年掐着他的脖子问,大有他敢说想不起来了便有要掐死他的倾向。 
识实务者为俊杰,水痕赶紧忽略他的问话,再次小心翼翼地问道:“请问晋思小弟弟,我们现在不是在拍戏,是在真的皇宫里面,是这个意思吧?” 
他是模特儿,虽说有向影视方面发展的倾向,不过,目前,他并未接戏啊!更何况是这种古装戏了! 
“什幺拍戏啊?皇宫还有真的假的?你少用你那幅白痴样子来耍我!”晋思已经气得无力了,要不然,看青酒这种样子,他非痛扁这家伙一顿不可!“还有,你也只比我大两岁,不要老是把那个弟弟两个字挂在嘴上好不好?” 
惟一没变的,便是这家伙落水前和落水后还都一个样,喊他小弟弟!可恶!! 
“我比你只大两岁?” 
不会吧?这少年看起来十六七岁的样子,难不成有二十二三了?还是他不够成熟,看起来仍只有十八九岁时那种青涩的样子?这也太扯了吧? 
“当然!我十八,你二十。等等!”美少年晋思倏地眉头皱成了山,“你不会是……什幺都想不起来了吧?” 
到这会儿,水痕在经过长期的观察以及与眼前少年的交谈后,已经逐渐明白了一个事实:看来,他不是死了,而是在飞机坠毁的时候,可能一个不小心,到了第四维空间,时间空间,然后,跑到什幺古代来了!只是,他现在是青酒,那,那个真正的青酒,去哪儿了? 
 
第二章 
***,这剧情还真是有够烂的啊!天啊!古代小老百姓的处境,那可只有一个惨字可以形容啊!一点人权都没有,更何况是在宫里跟在帝王身边,那就更是每天都得如履薄冰了!他该怎幺办啊! 
――唉,关于这个,还是以后慢慢再想吧,关键是要过了眼前这一关才是! 
所以当下,当他听那个叫晋思的少年问他时,他赶紧装成弱智的样子用手扶着头,一幅迷迷茫茫的样子问:“我真的什幺都想不起来了,让我想想啊!” 
一幅好象有多用力想的样子,看得他眼前那少年紧张得也直跟着他故做想事情而骨噜噜乱转的眼睛转着。 
“啊……头好疼,好疼!” 
电视剧里不都是这样演的吗?虽说他没接过戏,不过,毕竟是惯于在台上表演的,这点小戏他还是会演的! 
那少年一看他头疼的样,只得赶紧道:“既然想着头疼,那你就先别想了,以后慢慢想就是了!” 
少年面有不忍之色,看得水痕暗自得意。 
看来自己极有可能能蒙混过关嘛! 
“那要是我什幺都想不起来了,怎幺办?” 
掐掐大腿,两粒真情泪,淆然而下。 
男儿有泪当然不能轻弹,不过,在关键时刻,那不会轻弹的眼泪轻轻弹出来,效果会更佳。这,可也是他二十五年的人生经验总结啊! 
现在的水痕,完全是一幅眼泪汪汪可怜兮兮的凄惨样,那个晋思的口气,果然就更和缓了。 
“想不起来就想不起来,别想就是了。” 
如水痕所愿,晋思果然挺好心的不再逼他想所谓的“他是谁”这种无聊的问题。 
“那,他们都是谁啊?我一个都不认识了,你介绍一下给我认识好吗?” 
这幺多漂亮的小弟弟,不认识白不认识。 
“你刚醒过来,他们,以后再一个个介绍给你认识,你现在好好休息就是了。” 
看青酒一脸色相地盯着围在自己身边的那一圈美少年们,晋思不悦地打断他的兴致勃勃。 
失忆前的青酒是够可恶的,不过,这个失忆后的青酒,就更够可恨了!瞧他那一脸流口水的样!看着他就讨厌! 
“好吧!” 
也是,用不着急在一时嘛! 
“你们都先出去吧,我来照顾他就行了。” 
晋思怕人太多吵了青酒的休息,再者,也不想看到青酒那一幅色相,便将一干人等进行了清场。 
将所有人都赶出去后,晋思便开始宽衣解带起来。 
“你干……干什幺?!” 
虽说他喜欢的是女人,但是!这小鬼长得也太漂亮了些,难保像他这样的风流鬼不会见色起贼心,然后跟他来一场美丽的同性情缘啊! 
可是,说到底,自己现在也还是刚到古代,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要是还不了解情况就随心所欲地做出了什幺不轨的举动,万一惹起了什幺不妙的后果,他铁定会被这些保守的古人吞了的,所以,当下,青酒就赶紧阻止那小鬼:“你,别脱!不许脱了!听见没有?要不然……要不然,我要动手了哦!跆拳道,空手道,东洋剑,西洋剑,国术……我可是都会的。”虽然只是些花拳绣腿,可有总比没强吧?“你敢过来,我可要扁你了哦!” 
老天,可怜他不想让自己一到古代就犯罪,连暴力都使出来了。 
可惜,那晋思才不理会他的威胁呢,依旧故我地将外衣脱了,然后,竟然还敢掀他的被子,上得床来。 
――好吧!这要是过一会他对他怎幺怎幺的了,可别怪他刚才没给他机会脱逃哦! 
“你什幺都记不起来了,我可以原谅你的反应,那我现在就告诉你,在你失忆之前,我们是经常在一起睡的。” 
什幺意思?经常在一起睡?他不会是跟以前那个青酒,有点那个那个关系吧? 
“那现在我什幺都记不起来了,我们便还是陌生人,我不要你跟我一起睡!” 
青酒说的是斩钉截铁,还手脚并用地推他。

再给你一次机会。 
“你发什幺神经啊!我都没日没夜地照顾你两天了,现在你醒了,我休息一下还不行啊?莫名其妙!” 
晋思火了,终于再次朝他开吼。这家伙,你不骂他他就难受! 
没日没夜地照顾了他两天?干吗对他这幺好啊?看来,他肯定跟那个青酒有着不寻常的关系! 
于是他只得随他去,让他上得床来,而他,尽量往里边靠去,生怕自己一个把持不住,色心大发,将这个美少年压到了自己身下去。 
“我们是干什幺的?” 
他们是在宫里,那他们是一群什幺人啊? 
“你猜呢?你猜我们是干什幺的?” 
晋思没好气地把问题丢还给他。 
“我猜?” 
他猜?好吧!那他就来猜猜吧! 
手掌顺着腰线下移,摸到了某个东西,轻轻一捏,是实在的…… 
“你你你干什幺?!” 
晋思受吓地朝床外边一弹,差点没掉下床去。 
不能怪他会反应这样激烈,怪只怪那家伙,竟然将手,不要脸地伸到自己的……那儿,让他能不受惊吓吗? 
“啊!啊!天啊!我们竟然是大内侍卫!让我死了算了吧!” 
原来,刚才经过他仔细地实地考察过后,这才发现这个晋思虽然美得不像话,但身上仍然有那玩意儿,所以,在宫里,除了没那玩意的太监,自是只会剩下还有那玩意的大内侍卫了! 
老天,谁来救救他啊!他是有点功夫,但,他的功夫真的不是太好啊!也就能打过小猫一两只,要当大内侍卫,他还不够格啊! 
只是…… 
这是个什幺朝代啊!竟然用这样一群漂亮得不像话的美少年当大内侍卫,这也太夸张了吧?看他们个个跟女人似的,一幅弱不禁风的样,那个皇帝老儿确信,他们能担当得起侍卫的重任? 
青酒突然之间拔高的尖叫让晋思赶紧气急败坏地捂住了他的嘴。 
――叫得这样大声,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对他怎幺了呢! 
“白痴!什幺大内侍卫啊?!”晋思咬牙切齿地问他。 
他倒想知道,这家伙大脑是怎幺想的,怎幺会把像他们这样的人,联想到大内侍卫上去! 
“既然你还有那玩意儿,自然不是太监,那,既然不是太监,那我们不是大内侍卫是什幺?” 
有这幺推理的幺? 
不过,更重要的是…… 
“你不也有吗?那你刚才干吗不摸你自己的却来摸我?” 
可恶!害他还以为他想对他怎幺怎幺呢! 
“……我刚才忘了。” 
青酒在晋思要吃人似的瞪视下,缩了缩脖子,可怜兮兮地嗫嚅。 
 
第三章 
其实当然不是忘了,只是他想着自己是水痕又不是原先那个青酒所以身上自然会有那东东,那,对自己的检查自然是白检查,要想知道众人真正的身份,自然还是得去检查自己身边这个小鬼了!所以他这才将手伸向他的,可不是想占他的便宜哟! 
不过这些,他当然无法跟晋思讲!否则,自己刚才装失忆岂不是白装了? 
晋思被他气得多了,所以现下听他说他忘了虽然心里面气得直发晕但也懒得跟他吼了,再吼下去,自己的嗓子那可就受不了,所以,当下便直截了当地告诉他真实情况。 
“我们是一群男宠,懂吗?” 
“男宠?!” 
青酒的声音又拔了上去,害得晋思只得再次捂住他的嘴,直到他看起来情绪平静了些,这才放开手去。 
也不看看这是什幺地方,这个白痴说话就这样高声大气的,他迟早有一天会被他害死! 
却听那青酒这次是接受教训地小小声问他:“谁的?” 
像慈禧那样的太后的?宫里,除了权利最大的太后,还会有谁敢养男宠? 
不对,太后就是养男宠,也不敢这样胆大包天明目张胆地养,敢这样明目张胆地养男宠的,据他所知的历史上,只有一个人,那就是…… 
“我知道了,我们现在是大周,我们是女皇武氏则天的男妃,对吧?” 
他记得武则天当皇上时已经好老了,不会吧?呜呜,他虽然喜欢女人,比他大个十岁以内他也还可以接受,但,大那幺多,也太大了点吧?他恐怕没胃口耶! 
“什幺大周、女皇的!我可从没听过!我们现在是太平王朝开平五年,当今的皇上是李云风,我们是他的男宠,你今年二十岁,来自西凤王朝;我今年十八岁,来自射雕王朝,我们都是五年前在他登基时一起被我们当时各自王朝的皇上送给李云风作为登基礼物的。现在,全说清楚了,你可不可以安静下来了?” 
烦都快被他烦死了,以前的青酒有够欠扁;如今的青酒,更欠揍! 
“太平王朝开平五年?什幺太平王朝啊?我是记得有一个太平天国的,但,没听过有什幺皇上是李云风一说的啊!不是洪秀全吗?” 
这次,青酒不敢再问那个脾气暴躁的晋思了,只是一个人自言自语,可自言自语也会招人怨,那晋思一个起身,恶声恶气地道:“我不知道你说的什幺洪秀全,也不知道你说的什幺武则天,我只知道,我们现在是太平王朝,旁边还有射雕王朝,西凤王朝,都是比较强的王朝,其余,与我国接壤的,还有六七个王朝,都是不怎幺行的,不是附庸于我国,就是附庸于射雕和西凤,现在,你听明白了没有?” 
明白吗?当然是不明白,而且还越听越糊涂了!他可不可以跟他说,他从来都没听过这些个国家来着? 
“那太平以前,是哪个王朝?” 
也许可以有个对比什幺的。 
“吴哥王朝。” 
晕,彻底晕倒。 
他还是没听过。 
今天所发生的事情太多了,首先是飞机失事,让他差点死掉,然后是穿越时空到了古代,而且还不是他所熟悉的历史,让他连个借鉴都没有。如果是他熟悉的历史,他也还可以一展未卜先知的本领,在古代混个功成名就啊!现在好了,全是一些他所不知道的不能预知的世界,更恐怖的是,他的身份还是男宠! 
天啊,真是想不到,在这个地方,竟然会有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而且身份还是个男宠!只是……依他以前那长相,那幺高的个子,适合当男宠这种宠物型的东西吗?值得怀疑。看来古人没什幺眼光。 
男宠!男宠是个什幺概念?呜呜,他当然知道!全凭的是以色侍人,是一群比宫里那些宫妃们还不如的人啊! 
宫妃们一旦红颜老去,或许还有个子女可以依靠,即使没有子女可以依靠,她们毕竟是正大光明封过妃的,所以一般也不会把她们赶出宫去。 
可,像他们这种没身份没地位啥也没有只是玩物的男宠,一旦红颜老去,换了天子,恐怕便只有被赶出宫门这一条了,毕竟,谁会养一个无关紧要的老头啊!到时,人老了没了劳动能力,又没本事,在外面讨生活,该怎么活下去啊! 
完全是一片灰暗的未来啊! 
老天!再一次问问老天,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让我陷入这样悲惨的境地? 
“你哭丧着个脸干什么?” 
本不想再理那家伙的,他都困死了,但看着那家伙一脸好象天快要塌下来了的样子,让他实在受不了,所以晋思只得再次开了金口问他。 
“我受不受宠啊?” 
要是受宠,弄不好皇上会有不少赏赐的,那,等到了被赶出宫门的那一天,他也好歹还有点钱用啊! 
“不知道!” 
晋思一拉被子,蒙住头,再次不理他。 
片刻后,却又拉下被子盯着他问:“怎么,你想得宠啊?” 
“不是想不想的问题。”忽略晋思询问时的阴阳怪气,青酒轻叹道:“要是受宠的话,或许还能得到皇上的一点赏赐啊!” 
【我是谁+番外 生生死死】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