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日暮含烟烟欲收+番外 南枝(21)

时间: 2017-10-07 12:14:11 分类: 穿越重生

【日暮含烟烟欲收+番外 南枝(21)】

  韩烟一直很矛盾,人死了就不会再回来了,即使重新投胎做人也不再是原来的那个,报仇只是活着的人安慰自己让自己解脱的方式。即使将自己一味陷入仇恨里,死了的人终究是死了。
  赵庆间接害死了韩韵,他想让赵庆死,可是和赵庆住在一起相处了一段时间,他却再下不了手。那个抱着养子放在膝盖上询问学习情况,教导孩子要有理想,对兄弟坦荡相处豪气云天,对自己温柔问候,端水送药的人,他对他下不了手。
  说是软弱也好,说是不孝对不起韩韵也罢,他下不了手却是事实。自己下不了手,借着别人的手达到目的吧,韩烟这样想着,却并没有觉得好受些,心里仍然有个疙瘩,仿佛被乌云塌着心,心里总是又闷又沉的。
  韩烟小声的叫着韩韵,好像韩韵能听见般,好像韩韵听见了就能给他答案。
  韩韵离开自己了,他不能让炎煜再出事。想到炎煜,他低靡的情绪高涨了很多。
  
  抬头看那扇气窗,天空的色泽暗下来了,也许太阳已经下山了吧。
  韩烟正想起床看裤子干没有,门就被打开了。
  开门的是一位脸色略显阴戾的高个子男人,韩烟并不认识这个人,紧了紧裹着自己的毯子,想开口询问,便看到了从那高个子男人身后走出来的人——那个只有一面之缘的钟诚。
  
  钟诚比他前一次见到时更瘦了些,也黑了些,虽然脸上有些阴郁之气,不过,看到韩烟时,眼神一下亮了很多,那双眼睛也更像狐狸眼,让人看着就不舒服。
  
第二十七章 戏弄之仇
 
  钟诚进来后便让开门的那位高个子男人关门出去了。
  
  韩烟想到自己和钟诚的过节,自己耍了他一回,从他那里得到了些东西,以他那种睚眦必报的性格,的确有理由抓自己来报复一顿,但是,花这样的大的代价,又毫不伤害自己,韩烟实在想不通他这样做的理由,至少也应该给自己一点苦头吃,在抓人的时候让下属狠狠揍自己一顿,以报当时的戏弄利用之仇吧,不然,他把自己抓起来了,难道还亲自上阵处理自己不成,这样不是很伤身份的事情么。
  
  韩烟盯了一眼钟诚,然后看了看椅子上自己的衣物,考虑是不是现在下去穿,不然,自己这样光溜溜的情况,实在对自己不利。
  
  钟诚也看到了被韩烟脱下来的衣服,对此却没有表示。韩烟裹了白色的毯子,肩膀露在外面,圆润光滑,泛着莹润的光,让人想把手贴上去。他的头发湿了又干,睡起来后软软的服帖着,垂下来挡住了额头和眼神,有几根贴在脸上,虽然有头发遮掩着神情,钟诚这种活了一把年纪的大叔还是看出来韩烟刚刚在这里低落的情绪,那略红的脸和眼是哭过的证明。
  
  钟诚走过去坐在床尾上,看着一动不动的韩烟,笑了,“没想到又见面了!你可让我好找呀!”
  
  韩烟睨了他一眼,收拾好情绪,说,“第一次见面是上天的安排,这一次见面却花了钟总这么大力气,我要感到抱歉才是。其实,只要您说一声,我自会来为我上次的莽撞道歉的。那次是我年少莽撞,急着要为死去的母亲讨个公道,所以才得罪了您,还请您大人不计小人过,饶了我吧!”
  
  韩烟看着钟诚,眼睛黑亮,无比诚恳。
  
  钟诚想到第一次吃的亏,心里的气愤已没有了最开始那么重,那时的确想要把这个人儿好好弄来折磨的,现在倒心平气和很多,脸上的笑意更重,“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斤斤计较的记仇,也不是本人做事的原则,不过,既然你有意要道歉,我是很乐意接受的。”
  
  “钟总大人大量,我感激不尽,只是我要钱没钱,要能力也没能力,只有贱命一条,钟总您可别为难我。”韩烟瘪了一下嘴,眼睛眨了眨,脸上露了个苦笑,作出一个他自己都不会发觉的略带撒娇的求饶表情。
  
  钟诚看着韩烟示弱,想着他是一个才十七岁的孩子,便不想特别为难他了。“我找了你这么久,近两个月时间,花了人力物力,你现在没钱,以后可以慢慢还我。是不是?”
  钟诚就那样看着韩烟,眼睛微眯,一副老狐狸相,还是色狐狸,韩烟被他看得身上发毛。心想可没人要你来找我,现在倒要我来给你报销花费,你也太会算了吧。不过,钟诚这种逗着自己玩的口气,怎么听怎么像是在调戏,心里就更不爽了。
  
  “若是要钱的话,你放了我,我倒可以回去借钱还你。”只是,你现在会放了我吗,费力气抓我来应该是为了别的事情吧。
  
  “借钱?向韩家三少还是赵庆,或是你今天跟着的那位?”钟诚站起来从高处看着韩烟,仿佛有些生气。
  
  韩烟对钟诚这种反应莫名其妙,还为他居然知道这么多事感到好奇,不过,有钱人查起事情来本就很简单,他也就不在这上面上心了。
  “你说这些什么意思,难道我就不能去贷款。再说,你这么做显然是还在记恨我,明明说了不计较,居然刚说完就不算话了。是你要找我的……”韩烟闷闷的说着,显得很委屈。
  示弱在那种喜欢彰显自己高大的人面前一向是最好的方法。
  
  “要不是我今天来视察情况,在监视器里看到了你,不知你还要躲到哪天呢,这么多人都找不到你,赵庆还以为你死了。现在倒让我找到,我也不在乎那些钱,不过是要你好好记住你欠我的人情。”钟诚看韩烟委屈,坐到韩烟身边去,韩烟反射性的往另一边让,钟诚原来的笑脸滞了一下,不过很快恢复,后又说道,“你是到哪里躲起来了,今天在你身边的那个男人是谁?”
  
  “我能躲到哪里去,到山里庙里为妈妈超度去了。大家找我做什么,我又不是什么大人物,即使失踪死了也关系不到别人什么事。今天和我在一起的,我也不认识,就路上遇到的呗。”
  
  韩烟虽然一副温顺的样子,钟诚吃过他的苦头,他的话自然不会全信,“你身边的那位坏了我的好事,我可不会善罢甘休,你最好把知道的说了,你在我这里的时间里,我会好好待你的。你去了别的地方,可就没人能保证了。”

  
  韩烟不知道萧烨做了什么,坏了钟诚的什么事。他不感兴趣,只想知道炎煜的情况,希望他被救走,自己也好逃走。不过,听钟诚的最后一句话,好像自己要被他送走,是送给谁?
  韩烟不知道钟诚到底看到自己和萧烨在一起的什么情况,但是看他派人来抓自己的时间,应该是在划船的那段时间,于是便说,“我对他真的不知道,我们只在一起划船,当时租船的时候,工作人员看到我和弟弟是两个孩子不给租,所以才把他加进来的,船上有个大人安全些。我连他名字都不知道,真的。”韩烟想到公园里安装摄像头的地方一般是各项活动的检票口,还有就是危险项目的设施处,萧烨自持身份,可能也不屑,所以根本没有参加过活动,摄像头里应该不会有他们三人在一起的情况,这样说,完全可以蒙混过关。
  
  钟诚的确是在韩烟三人在渡口时看到他的,当时有些不确定又去看了之前别的地方的记录,在上午的活动中,韩烟身边的确没有那个高大的男人。他也不由得相信了韩烟的话。
  钟诚点点头,“那就别说这些无聊话了,我一直想着你,你可知道?”
  钟诚伸手想碰韩烟露在外面的肩膀,别韩烟反射性的躲过了。他的脾气从来不好,又向来记仇,睚眦必报。韩烟躲了他两次,他正想发作,便看到韩烟一副可怜委屈的样子。他这个年纪最是想在情事上追求浪漫、情趣和情调,希望自己还年轻,能得年轻人的青睐,对孩子也能容忍些,此时便压抑了怒气,脸上还是那副假笑的面孔,声音很阴,“你现在在我这里,讨好我了,才有好日子过,知道吗?我看你小,才一味让着你,别不知好歹了。”
  
  韩烟对钟诚厌恶,却不得不装出楚楚可怜的样,很是委屈,眼神忧伤又怨,嘴上说道,“我弟弟还重伤在医院呢,我在这里,在这里和你……,他却在受苦,都没人陪着他,我想去照顾他。”
  
  “他在医院自然有护士照顾着,曾骐那样谁都瞧不上的人却看着他去了,听说他伸手不错。”钟诚边说边抓住了韩烟放在外面的手,抚摸着看着他。
  
  “他从小在少林寺长大的呢,功夫是不错。”炎煜还在医院就好,假如被搬到哪里藏起来就不好办了。不过,曾骐那样身手的人在那里守着,炎煜身体好些了想自己逃跑岂不就难。只希望萧烨快些把他找到带走。韩烟想着炎煜的事情,手也由着钟诚去摸。
  
  钟诚看韩烟温顺了,心里畅快不少。他近段时间忙着在鑫星集团夺权,坐上了董事长的位置,最近鑫星和白氏财团合作的林海公园又开启,他好久都没有温香在抱,畅快一把了。
  得不到的东西才是好东西。上次被韩烟跑了,他肖想了两个月,花了大力气终于把这个人抓到手里,心里此时自然舒畅,这次可不会被他逃跑了。
  想到白家为了和华荣帮的事也在找韩烟,等他用完没有兴趣之后,就把这个人儿送去给白其轩,白其轩也算欠了他一个人情。
  
  白家虽然在和华荣帮斗,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况且他显然还没到要垮的地步,势力尚存,威势犹在。将韩烟送给白其轩,表明了鑫星和华荣帮彻底没有了关系,白其轩只会对他更信任。
  钟诚心里的算盘打得又精又响,何曾想到这么个人会给自己带来灭顶之灾。
  
第二十八章 危机
 
  钟诚摸着韩烟的手,拿起来亲了亲,赞叹道,“你的手真漂亮。”
  
  韩烟的手指修长白皙,指甲修得整整齐齐,带着粉红莹润的色泽,极其漂亮。钟诚觉得看着这双手心里就痒起来,欲望大盛,托着手掌将中指含着轻轻舔舐,面前的人儿显然从没经历过这种事,这样便瞪上了不可置信的眼睛,还想逃跑。
  
  韩烟被钟诚的动作骇到恶心到了,挣扎了一下把手抽出来,身体往另一边挪。
  
  钟诚那双本就小的眼睛此时眯成了一条线,拉住韩烟的一只手,将他一把拽过来,声音沉沉的带着不悦,“你弟弟我可是让人照顾的好好的,现在,你也该顺着我了吧!”
  
  “啊!”韩烟猝不及防被压倒在床上,身上裹的结实的毯子束缚着身体,连挣扎都挣扎不起来,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双手被钟诚禁锢着压在身体两侧,双腿被他的腿压着动不了,只能动着腰来摆脱钟诚对他身体的压制,不过,这样好像也没有任何作用,钟诚显然更兴奋了,不断亲吻着韩烟的脸颊,然后舔舐拉扯着他的耳垂。
  “别,别这样,放开……”韩烟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开始只是慌乱的摇着头想避开。
  当钟诚已经转移到对他的下巴和脖颈又添又咬的时候,韩烟大叫起来,“停下来,等……等一下!等等!”
  
  韩烟的反抗让钟诚不悦,抬起头来看到韩烟脸上涨得通红,眼神明亮,还有从中一闪而过的愤怒。钟诚一向喜欢乖顺的人,此时欲火高涨,韩烟一直反抗也不是办法,便停下来问道,“嗯。乖乖的不好吗?有什么事,等一下再说。”
  
  韩烟看钟诚停了下来,眼睛马上染红,眼泪不断打转,吞吞吐吐的说,“那个,那个,我要上厕所。你起来一下好吗?”
  
  钟诚听了韩烟的话,愣了好几秒,脸上带上了笑,从韩烟身上坐起来,摸着韩烟红到耳根的脸,道,“的确是要等一下。”
  
  韩烟顺势坐起来,把脸垂的更低,摆脱了钟诚的抚弄,声音里带着委屈和害羞,“还有,我,我在水里游过,身上有水腥味,我想洗澡。”
  
  钟诚听韩烟这么说,刚刚的不快也散了,只当是韩烟害羞。他把脸凑到韩烟颈窝处闻了闻,又在锁骨处舔了舔,望着韩烟说,“倒没什么腥味,不过,还是去洗洗吧。”看韩烟松了一口气,又加了一句,“要我派人帮你洗吗?嗯?”他的眼神在韩烟的毯子底下的腰下扫,韩烟听他这么说,立即回答,“不用。我不习惯别人帮忙。”后来才反应过来钟诚的意思,脸上又窘起来。
  
  钟诚站起来,整了整身上有些乱的衬衫,说道,“快去吧。动作快些,可不要让我太等。我的耐心也是有限的。”
  
  韩烟看了看房间,心想你不开门,没人带路,我怎么知道厕所和浴室在哪里呢。韩烟本想着从这间屋里出去,好好观察一下现在地理位置和房子的构造,以便过会儿能够逃走。厕所和浴室里一定是有窗户的,假如能从那里逃也是好的。
  
  钟诚在韩烟的迷惑眼光下,在床里边的墙上推了一下,那面白色的墙上居然有一扇门,然后便出现了韩烟要的厕所和浴室。
  
  韩烟看到那间房的出现,脸上又是惊奇又是诧异,心里倒是在诅咒,“呃,这里居然有房间,我都没有发现。设计的好巧妙。”
  
  钟诚看到韩烟那不可置信的表情,开怀的笑了,“这是设计的暗门,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快些进去吧,我等着你呢!”
  
  韩烟脸上的笑容都快挂不住了,在钟诚的注视下,裹着毯子走进去。进去了便立即关上门,靠在门上心里又急又烦,想着要是能行真想把钟诚给阉了,看他还用那幅表情看着自己。
  
  韩烟听外面没有动静,开了门看,钟诚已经出去了,过去开那扇门,发现已经被从外面锁上。
  韩烟进了洗浴间,快速洗了洗就站在里面想问题。这间洗浴间里只有一个换气扇,更本没有可供出去的地方。只能看这间房里还有没有别的暗门,若是没有,那通往外界的出口就只有那扇被反锁的门和那扇高高的气窗。
  不知道炎煜怎么样了,韩烟烦躁的想着,门上传来了敲门声。
  韩烟把里面的水开大,不想理那敲门声。
  敲了几下便停了,却传来了钟诚的声音,“韩烟,这么久也该洗好了!别耍花样,快出来,不然,我让人把你捉出来了哟。”
  
  根本没有可供穿的衣服,韩烟觉得那床毯子也碍手碍脚,干脆穿上内裤再在外面裹了条毛巾遮上,假如钟诚来硬的,就把他打晕,从气窗逃出去。
  韩烟每天都在床上做俯卧撑,觉得臂力比以前大了很多,把钟诚打晕应该没有问题。韩烟磨磨蹭蹭的最后不得不把门打开,身上的水还在往下面滴,踏上房间里的羊毛地毯,水在身上划过美好的幅度,隐入地毯里。
  钟诚坐在那张大木椅上,看到韩烟漂亮的身体,咽了口口水,对韩烟勾勾手指,声音低沉了不只一个八度,“韩烟,过来,我有好东西给你。”
  
  韩烟看看房里除了钟诚以外的另外三个人,其中一人手中还端着一个盘子,心下不安起来。
  听到钟诚说的送东西,就更感觉不妙,钟诚能送什么呢,不可能是好东西。
  
  看到韩烟不过来,钟诚的脸垮了下来,又说了一遍,“到我这里来!快点!”
  
  韩烟看钟诚身后保镖似的人物正要过来抓自己,便只好自己过去了,走到钟诚面前便被他一把拉到了他怀里,钟诚也不顾韩烟身上的水,抱着他,脸上又堆上了笑意,一手环过韩烟的腰摸着他的胸,一手把韩烟的左手拿起来,嘴凑到韩烟耳边暧昧的说,“送你好东西,你会喜欢的,乖乖的听话。”
  
  钟诚向他的属下示意了一下,那位身材相对较小的人就从那托盘里拿出一支注射器,将一小瓶粉红色的液体吸了进去,然后走到韩烟面前来。
  
  韩烟看到那只注射器,然后就是里面粉红色的液体。身体有些发抖,看向钟诚的眼里带上了恐惧,声音也是颤抖的,“那,那是什么,我不要打针,不要打针,让他下去。”
  若里面是毒品,被打了不知会怎样,韩烟真的害怕起来,开始在钟诚身上挣扎起来。
  
  “这只是让你快活的,别担心。一下就好了。”钟诚压制住韩烟,心想让人给韩烟打一针是正确的,不然,他不知道又要耍什么滑头。
  
  “我不要打针,拿走,拿走,不要……”韩烟大声叫起来,声音里明显带上了哭腔。
  
  钟诚此时没了怜香惜玉的情怀,让身后的保镖过来一起将韩烟按住,注射器里的液体一点一点的被注入手臂。韩烟哭叫起来,身体挣扎着使注射极不顺利,注射的很慢。
  
  房间的门从外面打开了,曾经在钟诚身边出现过的那位阴戾的高个子急冲冲进来,他的话里带着慌乱,“有人闯进来了,兄弟们死了不少。董事长,快走。”
  
  韩烟在钟诚和那位保镖愣神的一瞬挣扎了出来,一把夺过那把注射器,就朝给他注射的人扎了一针。那人大叫一声放开了抓着韩烟的左手的手。
  
  韩烟没向外跑,看着钟诚急慌慌的出去,另外的两位也跑出去了,他的那位保镖本还想来抓自己,但是,外面的几声子弹入肉体的声音让他也顾不上韩烟,跟着逃出去了。
  
  韩烟看了那把注射器一眼,心想外面正在混战,出去被射杀的几率太大了,还不如躲在这里面。况且还不知道是钟诚的什么对头打进来了,自己也不好出去。拿着那把唯一可以当作武器的注射器,韩烟躲到暗门里的洗浴室里。总觉得这一天的生活太不真实。今天是自己十七岁的生日,真是个不吉利的数字——十七,死去。
  看了看手臂上的针眼,还在冒着血珠。看到那血便极不舒服,韩烟把头偏过去。幸好注射器里的东西只注射了三分之一不到,韩烟拿着注射器,假如自己还能活着出去,一定要去查一下里面是什么成分,不然,太不放心了,身体里随便被打了东西进去。
  
  身上除了热点软点,并没有任何不适。韩烟觉得注射的东西量不足,可能不会造成什么不良影响。心也渐渐放下来。

 
 
第二十九章 被救
 
    靠在门上听着外面的动静,由于太安静了,心跳的声音便在空间里回荡起来,显得异常清晰。韩烟紧张的等待时间的流逝,觉得人都应该走了,正准备开门出去,外面就传来声音。声音低哑有种说不出的压抑,“主人,钟诚是从这间房里出去的。这里,已经没人。别的地方也没发现目标下落。已经被钟诚带走的可能性很大。”
  
  然后,又是长久的寂静,韩烟不确定外面的人是谁,紧张起来,只盼望外面的人不会发现这扇暗门,快些离开。
  
  “人不会凭空消失,将这里……”
  
  韩烟听到这冷硬的声音,只觉得心都要跳出来,脑中没有任何东西,拉开门便冲了出去,心里只想着,是他来了,只要有他就好了。
  
  萧烨说着指示,正抬腿离开,就感受到了里墙特别的空气波动,身后便是一声开门的声响。马震第一时间制住了出来的人,扣着他的双手,枪抵上他的背。
  这栋房子的设计有利于隐藏,一些地方用红外线探查也无所获。
  
  韩烟看到萧烨的身影,也不顾自己被人制住,连忙叫到,“萧烨!”
  马震加大了手上的力道,韩烟只听到手腕骨头被措开的声音,一阵尖锐的疼痛后是顿顿的疼。  韩烟挣扎了一下,再叫了一声,“萧烨!”
  
  属下去救炎煜回来的时候,他没有想过韩烟会没和炎煜在一起。只让炎煜一个人保护韩烟,的确是他的失策。那时,心里并没有焦急,也不可能慌乱,只是,有种失掉了东西的空。审问那位叫曾骐的人花了点时间,然后,就来到了这栋外表朴实规矩的房子。里面无论有什么样的设施和防卫,遇到枭狩,也起不到任何作用。
【日暮含烟烟欲收+番外 南枝(21)】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