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日暮含烟烟欲收+番外 南枝(20)

时间: 2017-10-07 12:14:11 分类: 穿越重生

【日暮含烟烟欲收+番外 南枝(20)】

  
  在餐厅包间用午餐时,有人过来给萧烨报告事情,萧烨沉着脸听完,交代事情花了不少时间。韩烟看萧烨很忙,却抽出时间来陪他和炎煜,本想让他先走,但是想到下午能三人坐在一条船上,心里一阵挣扎,最后还是没有说出来。
  
  梦幻乐园里的梦幻湖是在原来小湖基础上扩展的一个人工湖,水不深却很宽广,它将公园分为梦幻乐园和激情森林两部分,一个是孩子的乐园,一个是成人的天地。从梦幻乐园去激情森林必经梦幻湖,可以坐游艇过去,也可以自己划船。坐游艇是走湖中直线只用二十几分钟,划船却要避开游艇的路线,从湖边浅水安全地带走,几乎要用两个小时。
  
  梦幻湖周围环绕着绿树,青翠欲滴,水中是蓝天白云绿树的倒影,划船游湖,水波荡漾间,是一番在城市中体会不到的闲情雅趣,梦幻乐园里高架的云霄飞车、屹立的摩天轮也倒影在湖里,别是一种风味。可以想象,晚间,当摩天轮升上天空,一边是灯火辉煌的都市,一边是几点星火的湖泊和森林,那将带有多么浪漫的诗情画意。坐在小船上,韩烟看着后退的绿水,看着随船而动的倒影,身边是正卖力划船的炎煜,船尾是闲坐赏景的萧烨,心里柔软又感动。
  
  炎煜坐在左边,韩烟坐在右边,两人一人划一边,由于力气有限,船行很慢,可以看到从身边划过去的一条条船,那些船上或有四人在划,或有六人,甚至更多,大家口号一致,一齐发力,充满汗水和激情,很有干劲。一般是一家人,或是几家人和租一艘大船,当然也有情侣的小船,男在划女打伞赏景。
  开始的时候,韩烟和炎煜划得不亦乐乎,划了半小时后,便感受到了其中的苦楚,手臂很酸,划一会儿休息一会儿。炎煜还好一些,没有抱怨,韩烟边划边哀叹自己体力臂力不行,看到小炎煜比自己好很多,大受打击。
  “啊!不行了,停下来,喝些水休息一下再划。”韩烟把桨放下,用毛巾擦擦汗水,拿起水喝。炎煜也停下来,却没有拿水,而是表情严肃的看向湖中心。
  韩烟觉得奇怪,问,“怎么了?”
  萧烨站了起来,脸上露出冷笑,韩烟直觉有不好的事要发生。

  
  “炎煜,带着你韩烟哥哥离开。”萧烨说完,炎煜便放下桨,脱掉身上的衣服,示意韩烟也脱,这时候,他根本不像一个孩子,而是一个领导者。
  
  “出什么事了,要游泳吗?”韩烟知道萧烨这么做是有原因的,立即配合的脱了上衣,被炎煜一拉便跳下了水。
  划船时,由于韩烟比炎煜划得慢,韩烟又处在靠岸的一边,船便越划越靠近岸,此时的距离,游泳很快就能上岸。
  
  九月的湖水挺冷,韩烟不想给炎煜造成负担,游得很卖力。
  
  游了两三分钟,便听到了身后有轰隆隆的声音,一艘快艇朝这边驶来,由于这个湖中有两个小岛,刚刚快艇被岛挡住,并不能看到,而萧烨和炎煜的感知能力比一般人好,提前知道。
  快艇是不允许驶入这边划船的区域,那驶过来的快艇是干什么的呢?
  有了第一艘,很快第二艘也开了过来。第二艘船应是在追逐第一艘,比第一艘的速度更快。这片湖域有很多小船,大家看到急速驶过来丝毫没有要停意思的快艇,纷纷惊叫起来,据湖中心近的小船有几艘被快艇激起的水浪掀翻,一时间许多人落水,还有很多害怕被波及的船,上面的人惊慌失措起来,许多人跳水。
  这些还不是最乱的,在快艇飞速行驶的声音中,依稀有枪声。韩烟距离岸边已经很近,回过头,看到萧烨的船在许多船之中,那样小小的一艘,上面的人渐渐远离,在视野中渐渐渺小,看不清他的表情,看不清他的样子,渐渐的甚至看不清他到底在哪搜船上,韩烟知道萧烨有自己的打算,知道萧烨不是简单就会死的人物,可他依旧担心,真想游回去救萧烨,后悔刚刚跳水的时候为什么没有把他拉下来。
  韩烟爬上岸,被湖水冻得脸颊苍白,嘴唇泛紫,炎煜也好不到哪里去,不过,他上岸后马上就要带着韩烟离开。
  
第二十五 梦幻乐园(中)
 
  树林里只有星点阳光洒落,很阴暗,加上身上有水,被风一吹,更冷了。韩烟搓了搓冷起鸡皮疙瘩的两个膀子,给炎煜也搓了搓,才起身向树林里走去。
  炎煜向四周观察了一番,其实就是一片只有十几年的树林,树种得有些密,每棵树不是很粗。
  
  韩烟看了看湖中的情景,有一艘快艇发生了爆炸,火光在湖面上升腾起来,将湖水映得一片通红,幸好许多船已经在之前避远,并没有太多人牵连进爆炸。
  岸边已有许多人游了上来,大家都很狼狈,又冷又气愤,不过,经历一番死里逃生的忙活,都没有力气咒骂了,只盼快些来救援队。
  
  “炎煜,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韩烟跟着炎煜走进树林,而不是待在岸边等待救援队的到来。炎煜这样的行为本身就有问题,韩烟不得不怀疑他知道一些内情。
  炎煜摇摇头,“爸爸让我带你从树林回去,在外面有人接应。我们还是快走吧!”
  
  划了近四十分钟的船,又在十几度的水里游了上百米,又冷又累的,韩烟实在抬不动腿,向前走的动作只是一股意志在支撑着双腿交叉向前。
  
  “萧烨不会有事吧,他留在那里做什么呢?”韩烟喘着气不断回头看湖里的情景,直至那片湖消失在树影后面,再看不到。
  
  “我也不知道爸爸的安排,我还不到参与事务的年纪。不过,等不了几年,我就可以了。”炎煜在说起萧烨的时候,总是严肃中带着仰望的憧憬,坚定的脸上仿佛浮着一层光。
  
  韩烟也不明白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好好的一个生日游玩就这样被搞黄了。想想,也不知道这件事是冲谁来的,若说是冲萧烨,根本不像,因为萧烨不是会以身犯险的人,并且根据观察,萧烨并不是名人,认识他的人很少。对方用这种大张旗鼓的方式向他冲过来很奇怪。
  但是,萧烨明显对这件事很了解,不仅安排了接应的人,自己还留在危险中观察情况。
  不了解内里情况的人在这里胡思乱想得不出任何结论。韩烟对真相一头雾水。
  
  一直在前面走的炎煜停了下来,韩烟向他投去询问的目光,接着他也听到了树林里不寻常的声音,是好些人脚踩在枯枝树叶上的吱吱声。
  树林里原来还偶有鸟叫,此时鸟声消失,只留下了吱吱簌簌的断枝声,这样并不像救援队的人前来,倒有些像暗伏的危险分子。
  
  韩烟经历了几场事故,便将一切事情都会向不好的方向想想,以做自救和安全脱身的打算,“是不是有危险?这里根本没有地方躲起来,赶快离开说不定更好些。”
  湖边种的是柳树和常青树,往林子里面走,树种不断变换,现在这一片是银杏,秋天,银杏叶已在变黄,随着风往下掉,风景美则美矣,却没有可供隐藏的地方,面对可能到来的危险,只能直面迎接或是快速离开。
  
  炎煜拉上韩烟的手,镇定而坚定,就那样站在原地感受四周的情况。韩烟看炎煜不走,出于对炎煜的实力和判断坚信,也没有动。
  炎煜是想将出现的人对付了再走,韩烟猜测着炎煜的打算。
  
  进入视线的是穿着蓝黑公园警卫服一群警卫,本应为在此遇到警卫感到庆幸的,但是,此时,即使是韩烟,也能感受到对方的毫不友善的态度,对方显然不是来救人的。
  
  “把那个大的抓起来,小的随便怎么处置!”对方里的头用警棒轻敲着身旁的树,如是命令到。
  
  韩烟听到对方这样的命令,极为疑惑,惹到谁了,为什么要抓自己。
  
  韩烟看对方气势汹汹,有近十个人,不由为处境担忧。
  
  炎煜放开韩烟的手,低声说道,“我武器不在,杀他们要费些时间。你在这里很危险,我拖住他们的时候,你就朝前跑吧。出了这片银杏林,有一条小公路,爸爸说,有车在那里接应。”
  
  “他们有武器,你不会有危险吧!”韩烟看到对方手里的警棍,那位队长手里还有枪,韩烟不得不担心。
  
  “你走!”炎煜到现在为止受的非人教育,让他在心里将任务放在第一,在遇到生命危险时,一向不退缩。他向韩烟吼了一声,便向敌人发起了攻击。
  
  炎煜人小,格斗技巧却极为精湛,只是受体型和力量的限制,发挥不出它应有的效果。不过,这也足够了。
  一系列完美的动作,出手抓住敌人的手腕,敌人手中的警棒随即掉到地上,出腿,手用力,敌人被拉到地上,借用身体的下坠力,一肘击向敌人的心脏,反手拿起地上的警棒,对着敌人的颈项一击,在敌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将他解决了。然后对上第二个人……
  
  潇洒流畅的动作,凌厉的眼神,韩烟看到炎煜的行动,惊叹不已,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往指定的方向跑去。对方的人没想到一个孩子居然这么厉害,一时都被震到了,然后是被骇到,这样的动作,已不能称为格斗,完全是杀手的杀人技巧。现在这个孩子还在受身体带来的缺陷的限制,要是他长大后,便是顶级的杀手了。这位从特种兵部队叛逃出来暂时藏身于此的警卫队长,在看到炎煜的行动后,眼中闪出兴味和嗜血的光,命令其余人去追韩烟,自己留下来对付炎煜。
  
  炎煜人小体型小力气小,本就是靠高超的技术和敏捷的反应来制胜,由于划船和游泳消耗了不少体力,现在的动作已经慢了很多,力道上也轻了不少。没想到此时竟遇上厉害的人物。
  炎煜手上拿着警棒做武器,对方对他很感兴趣,想和他玩玩,并不希望他立时死了,所以并没有用枪,而是直接徒手。
  
  韩烟跑出几十米远,身后就有人追了上来,他已没有多少力气逃命,一味逃跑根本不是办法。韩烟觉得没了炎煜,自己根本逃不掉,于是,只好停下来。
  听他们刚刚的话,是要活捉自己,而对于炎煜却是随便处理,自己留下来,对炎煜和自己都有好处。
  追上来的几个人上前捉韩烟,显然他们接到过不要伤害他的命令,大家只是徒手上前,并没有用武器。
  韩烟远远看着炎煜的情况,觉得炎煜已经力不从心,毕竟还是一个孩子,而对方却没有留一点手,很快,炎煜身上就受了伤。韩烟心里着急,磕磕绊绊躲闪过来抓自己的人,将最近的一个撂倒,便狠命向炎煜跑去。身后追赶的人看韩烟往回跑,便没有花大力气紧跟去追。
  
  炎煜受伤,行动更加迟缓,很容易便被对方踢到了腹部,虽然在被踢的时候,尽量使身体卸了一部分力道,但是仍然受伤不轻,肋骨至少断了两根。
  韩烟看炎煜倒在地上,还咳出一口血出来,裸着的上身好几片红紫瘀青。而他没有丝毫怯懦或是求饶,依然眼光凌厉的看着敌人。
  那位警卫队长手中拿着警棍,一步步走向炎煜,仿佛是一个猎人走向自己捕捉到的猎物,欣赏他最后的反抗。
  炎煜没有动作,他注视着敌人的每一个细小动作,调息身体,酝酿动作,等待反击。他是一只等待长大的幼狮,总会成长起来,成为王者。
  对方也许看透了炎煜的所想,眼光瞥到韩烟甩脱属下冲过来,很不快的扯了一下嘴角。将腰间的枪拔了出来,韩烟看到对方这样的动作,大叫了一声,“不要!不要杀他。”
  警卫队长被韩烟的叫喊分了一瞬的心,炎煜趁着敌人这个漏档,旋身踢起不远处的警棍,目标敌人的手,警棍撞到敌人的手腕手背上,不过,敌人手中的枪并没有因此被打落。炎煜接下来的倒临空腿击,第一脚击向拿枪的手腕,接着的一脚狠狠踢向枪托,枪飞了出去。像这种打法,极为危险,若不是力量与速度并用,便很容易被对方抓住。
  枪脱手的瞬间,对方的另一只手已经抓向炎煜的脚。炎煜被抓住,由于体型和力量上的差距,很简单地便被狠狠摔向地面。
  
  韩烟看到飞出手的枪,想也不想的扑上去,将枪握到手里,转头对着那位警卫队长就是一枪,嘭的一声响起,韩烟从没用过枪,第一发没有准头,从警卫队长身边擦过,射入了后面的树干上,溅起木屑。
  
  “站着别动!不然我开枪。”韩烟用枪对着已是满脸不耐和戾气的警卫队长,威胁出口,往炎煜的方向移动。
  
  炎煜又咳出一口血,喘着粗气紧盯着警卫队长的动作。
  
  韩烟看到炎煜吐血,觉得炎煜可能内脏受伤,不能让他再打下去,必须马上送医院救治,不然会有生命危险。可是此时这种情况,对方的三人倒在地上,不知生死,还有六七人包围着自己和炎煜,即使自己手中有枪,也不可能让两人全身而退。
  怎么才能让炎煜得到及时的救治?
  韩烟来到炎煜身边,语气轻柔却坚定,“炎煜,对不起,哥哥要救你。”
  炎煜站着已是困难,听韩烟这样说,疑惑的看了他一眼。
  随后便听到韩烟对那位警卫队长说,“我可以跟你们走,不过,你得马上送我弟弟去医院。”接着语气狠厉起来,“不然,我们只好鱼死网破了。到时,我们活不成,你们也要死伤。再说,你们是要将我带回去,这与我弟弟根本没有关系,你们救了我弟弟,便抓住了我的软肋,我还更好控制,根本不会反抗。何乐而不为呢!”
  
  韩烟一心只想救炎煜,只要人活着,以后的一切才有可能。
  
第二十六章 梦幻乐园(下)
 
  韩烟看炎煜受伤,心痛不已。抱着炎煜,向警卫里一个面相柔和的人要了件外套给他披上。
  炎煜大大的眼睛睁着,咬紧牙,靠在韩烟怀里,使呼吸尽量变得平缓,减少呼吸带来的疼痛。他没有办法带韩烟走,那他就一定要跟着韩烟。他的身体里安装着定位器,他失踪了,爸爸一定会找到他的,那样也就找到了韩烟。

  炎煜为自己的弱小被动感到愤懑,被韩烟抱在怀里静静的反省。
  
  从这片树林出去不远是月亮湾度假胜地,这片高档度假区是附属于主题公园,临接的另一边是月亮湾高尔夫球场。这一片区还有一条商业大道,别墅接待区,大型的宾馆,温泉度假村,还有一个为主题公园准备的不小的医院。这里的建筑全采用欧式风格,宽阔的街道,一栋栋建筑整齐排布。
  
  韩烟将炎煜送进医院,一起进医院的还有被炎煜打伤的那几个人。
  
  曾骐挺看好炎煜这个小孩儿,对他很感兴趣,不想他弄残变废了,所以才答应了韩烟的要求,将人直接送到了医院。不然,他可不管老板不能伤了韩烟的命令,随心所为直接将韩烟打伤带回,不顾这个小孩儿的性命,他也能这样做。毕竟,受人威胁这种事他最反感。
  
  韩烟盯着急救室的门,在曾骐催过几次后仍然不愿离开。
  “我看他没危险了再走,你给你老板说明情况就是,反正我又逃不掉,也不会逃。”
  
  “检查结果早出来了,他只是断了肋骨,别的地方都是瘀伤,根本没有生命危险!”曾骐在一边说道,示意下属将韩烟带走。
  
  “他明明吐血了,脏器真的没有问题吗?再说,一个孩子伤了肋骨,以后身体会不会受影响?”韩烟想到炎煜受伤后仍然倔强强撑的样子,心里又痛又闷,眼睛发酸。炎煜只是个孩子,醒过来发现自己没守在他身边一定会不安的。以前自己生病,总是一个人一声不吭的强撑着,那时候虽然强撑着坚强,其实只有自己才知道那时是多么希望有一个人守在自己身边对自己嘘寒问暖,陪着自己让自己安心。
  
  曾骐是一个冷血的怪物,所有人都这样说。看到韩烟在急救室外坐立不安的走来走去,望着急救室门紧皱眉头焦急等待,以自己作为筹码而不逃跑。他心里涌起了一丝怪异的感觉,让这个男孩儿再多待会儿也可以。“他吐血只是因为被打掉了牙而已,他是换牙的年龄,被打光了也会长起来。伤的肋骨,他身体好,过不了多久也会复原。”
  
  韩烟没想到这个满身血腥味的冷面孔会说出这样安慰人的话来,一时都没反应过来。之后才说,“希望是这样的。孩子还是不要受伤的好,不然,身体发育会受影响,都是我没用才让他这样的。要是他……要是他……”韩烟很悔恨,想到对方就是罪魁祸首,又很气愤。
  
  “我是拿钱办事,没杀他已是手下留情了。看他打伤了我几个兄弟,有一个到现在还没醒呢。”曾骐走到韩烟面前,从高处逼视着他,“你最好不要耍花样在这里磨蹭时间,现在就跟我走。那小孩儿可不是普通人,我对你们的身份不敢兴趣,也不想惹什么大麻烦。早交差早完事,你就跟我去交差吧!”
  
  树林里打斗的痕迹和血迹虽被消了,可树上的弹痕还在,只要萧烨的人找去,就一定知道出事了,到时候一定会找过来。现在在这里多拖一些时间就好,那样炎煜被找到救走的几率更大。这里是正规的也算不小的医院,虽然要杀一个人不容易,但是让人死也不难,韩烟担心炎煜的安全,迟迟不愿离开。
  
  曾骐像是看出了韩烟的担忧,说道,“老板并没有要他的命,我也不会多干活,你不用操心这个。”
  
  “他打伤了你的下属,你的下属有记恨他的,向他下毒手怎么办?”韩烟扒着椅子,死也不愿意走。现在是医院,虽然这里几乎没人,他们却也不能像在树林那般随意伤他了。
  
  曾骐扫了他下属几眼,说,“他还是一个孩子,大家要是有儿子,也就那么大,不会去伤他的。”
  他的下属们听了这话,也许原来有些那样心思的,现在也不会再起了。毕竟那是一个小孩儿。
  
  韩烟最后被蒙上眼带到一座房子里。
  据他的心测,从那间医院到这座房子坐车用了只不到十分钟。
  房间里只有一扇高高的气窗,然后就是进来的那扇已被反锁上的门。一张白色的大床占据了房间二分之一的面积,里面还有一把高背的大木椅。韩烟将眼睛上蒙的黑布扯下来的时候,眼里就是这间白色的房间。白得让人压抑。
  韩烟猜测了几个要捉他的人,最后还是不能确定是谁,这也是他跟着来的原因之一,他想看看谁花这么大的力气抓住他,抓住他又是为了什么。
  
  韩烟当初游泳过湖身上湿淋淋的,还没穿上衣,后来随便裹了件警卫的制服,过了一两个小时,身上还没有干透,润润的湿气让人难受。
  韩烟把身上的衣服裤子脱了放在椅子上晾干。自己坐到床上去裹上毯子。吸气呼气几次,鼻子果真有些堵,现在在敌营里,情况不明,可不能让自己重感冒生病。
  
  戒备着坐了不少时间,那扇门都没有被人打开。在密闭的空间里等待,时间仿佛被无限的拉长了,也许只是几分钟,却好像已是几小时。
  韩烟眼皮打架的时候,从气窗里看到的外面的天空依然没有丝毫变化,他裹着毯子就那样恍恍惚惚的昏睡了。
  迷迷糊糊的梦境里依然是炎煜因为疼痛咬紧牙关的脸,然后还有韩韵走过来的爽朗的大笑,可是渐渐的那张笑脸上便流满了鲜血。
  韩烟痛苦的叫着,一遍一遍:韩韵,韩韵……
  
  韩烟醒过来,翻身坐在床上,双眼迷茫的看着对面白色的墙体,不敢闭上眼睛。那样的梦,只在韩韵刚死的那段时间有过,它提醒自己不要忘了报仇。
  韩烟急促的呼吸着,眼中已盈满了泪。抓着床单的手微微颤抖着,心跳的厉害。他把脸埋到臂弯里,喃喃自语,“真的要让他们都死吗?”
【日暮含烟烟欲收+番外 南枝(20)】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