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日暮含烟烟欲收+番外 南枝

时间: 2017-10-07 12:14:11 分类: 穿越重生

【日暮含烟烟欲收+番外 南枝】
 
  第一卷 白色野雏菊
 
第一章 初始的黄昏
 
  夕阳暖暖的光晕从茂密的树叶间缝里撒下,晕染得世界迷离若童话。
  韩烟骑着自己的小自行车惬意的在小区林荫道上行着,突然发出一声感叹——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一个九岁的小孩这样感叹,听见的人定会惊奇万分,现在的孩子还真早熟,这么小便一副老人心态。
  
  韩烟骑的这辆小自行车的确是小,八九岁儿童用车,后边的车轮两边还有两个小护轮。车身上印着米老鼠Mickey,很是可爱。
  韩烟前世是一个运动细胞为零的小脑发育超差的人,看着别人骑自行车非常羡慕,但自己学了好几次,每次花几星期的时间,让教他学车的人都想撞死的时候,他还是没有学会。所以,这一世,刚进入这个身体没多久,便要求他的新妈妈给他买了一辆小自行车,自己摸索着骑,在没人帮助的情况下,摔了无数次,总算是能顺利骑车了。
  
  韩烟正感受骑自行车的无限妙处,身后便传来一声车鸣。现在黄昏,很多下班回小区的人都会开车回来,小区的林荫路都是单行道,必须让车。韩烟立即把好龙头,有些紧张的往边上让车。
  这一让,自行车后面的一个护轮便陷进了小区坎坷水泥路的一个不大不小的坑里。
  韩烟人小力小,怎么用力踩也没有用,车没动分毫。后面的车没按喇叭了,在等他开走,黄昏的林荫道上,静静的,就他一人在那干着急。
  看着踩不动,韩烟更急了,准备下车把车推着走。
  
  “这孩子真可爱!”身后传来一声娇笑声,原来是坐在车上的人等不及了,上来帮忙。
  韩烟下车,看来人是一个穿着黑色高跟鞋,着低胸黑色蕾丝短连衣裙的浓妆美女,刚刚的笑声就是她发出的,话也出自她的口。
  美女身后还站着一个高大的男人,大概二十几岁,轮廓鲜明,黑发淡灰色的眼,看起来很英气,虽然也是淡淡的笑看着韩烟,不过从他那闲散的表情也可感觉他的气势。
  韩烟只能用男人来形容这个人,即使他还没上三十,没有岁月沉淀的风华,但是却不能把他归为帅哥,美貌青年之类,感觉上不对。
  
  “要帮忙吗?”男人闲闲的问道,眼底是宠溺的戏谑。
  韩烟看了他一眼,觉得自己现在是孩子,不要和陌生人太多接触好,不然被拐卖了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便淡淡的拒绝了,“不用!我自己可以推走!”
  
  韩烟把自行车推到路边,等对方上车开车离开。
  男人意味深长的看了韩烟一眼,走回了车旁,那现代派美女跟了上去,娇笑着说道,“这孩子真可爱,长得可爱,表情也好可爱!烨!我也想要个孩子!”
  男人好像是不耐烦的在说,“为你自己好,别提这种要求!”
  
  韩烟站在路边,看着对方把车开走了。自己骑上车准备回家。
  “哇!是保时捷!好有钱呀!”路边一个打扮妖艳的女人走到韩烟身边,两眼冒星的看着开走的黑色高级轿车。
  韩烟对车是没什么了解啦,只认识别摸我BMW,那还是前世的好友硬性给他灌输的。
  看到眼前女人一副流口水样,脸上还露出女干笑,韩烟无语,提醒道,“老妈!车主旁边已坐了一个美女了,你不用在这儿乱打别人的主意。”
  
  “嘘!别在外面乱叫我妈,叫韩韵姐姐知道吗?”妖艳女看了看周围,看到没人才松了口气。
  韩烟没理女人的要求,提醒她道,“快去上班吧!不然要迟到了!”然后骑着自行车离开。
  “饭菜在冰箱里,吃之前好好热一下知道吗?小心煤气,别忘了关!”韩韵看着一副小大人样的儿子,言语里全是满足和自豪,不过该提醒的还是要提醒。“早些睡觉,不然长不高哦!睡前别忘了喝牛奶。”
  女人看着骑车远去的儿子,脸上露出笑意,踩着高跟鞋扭着腰走了。
  
  韩烟回到家里,自己热了饭吃。看会儿新闻,看会书,便洗澡睡觉。睡觉前不忘倒杯牛奶喝。
  
  他到这个家里已经大半年,他现在的身体是一个坐台小姐和某位不明人士的私生子。男孩是不小心在家里煤气中毒,窒息身亡的,然后他入主了这个身体,被救过来的时候,看到的是一个满面泪水,毫无形象的素颜美女正搂着他大哭。
  他被带回家中,从那个唠叨的女人嘴里,几天内便了解了现在身体的所有情况。
  
  韩烟前世里本是一个刚满二十的青春美少女,本科毕业,准备读研,为了救自己的弟弟,出车祸死亡。
  韩烟想到以前的家人,心下凄然,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想她,纪念她。韩烟家里四代单传,到韩烟这一代,生出的韩烟是女孩,家里人都不高兴,韩烟从小都受家里老一辈的冷落和白眼,过了两年,她父母去申请了再生一胎,由于计划生育对三代单传以上都有可再生一胎的政策,那年她母亲便为她生了一个弟弟。
  家里有了男孩之后,韩烟得到的关爱就更少了。在这样的环境里,韩烟一点点长大,她做事总比男孩做的好,学习成绩也一直出类拔萃,可是这些并没有改变家人对她的看法,她一直是那个孤独的渴望关爱的人,然后又害怕别人的关爱,因为她害怕得到后失去的痛苦。
  大学时候,她离开家开始大学生活,她看开了很多,认为人生在世,淡淡的活着就好,别人的看法只是云烟而已,即使那些别人包括她的父母。
  当卡车开过来的时候,她毅然选择了推开自己的弟弟,那时,她什么都没有想,她的弟弟抢走了她应得的一切,可她没有怨过他,只因他是她的亲人,这世间的一切牵绊都可以消逝,可血脉的牵连永远都存在着,毕竟,我们身体里流着同源的血。
  
  韩烟活过来后,并没有去关注原来的自己和原来的家庭。他只希望,过一个新的人生。
  他现在的母亲,是一个二十五六岁的美丽女郎,从事性工作,韩烟虽然为她担心,但是看她每日工作很开心,并没有出现不良反应,他也不好干涉她的工作和爱好。毕竟,世上三百六十行,行行都是要人做的,这些工作并没有什么高下贵贱之分,只在人的境遇和选择不同罢了!
  再说,他的母亲也算勤奋工作,节俭持家,才二十五六岁便独自在这寸土寸金的地皮上有了自己的一套房子,虽然面积小了点,只有六十平米;房屋还在按揭,每月还得付,但是有一块栖身之地,总是很了不起了。
  
第二章 温馨的单亲家庭
 
  韩烟坐在自己的房里看书,听到玄关大门被打开的声音,没想到今天韩韵这么早就回来了,现在才十点多,差不多才是她刚正式开工的时间。
  “宝贝!我饿了,有吃的没?”韩韵浓妆艳抹的脸出现在韩烟面前,拿开韩烟手上的书,朝自己的儿子撒娇道。
  “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韩烟已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一米七七的身材,比韩韵都高了那么一点点。
  “就陪了一会儿酒,没去开房!”韩韵看到韩烟一副总算有你也搞不定的人的表情时,她脸变得哀怨起来,耸耸肩,说道,“明天不是你研究生的毕业典礼嘛!为了去观礼,特地推了的!今天早些睡,明天早些起。”
  
  “毕业典礼今天就完了,你怎么记时间的。”韩烟对他这个脑袋少经的妈无语了。不过看到她总算记得要去参加他的毕业典礼,虽然时间记错了,但是也应该给她些犒劳的。
  “啊!是今天吗?怎么会这样!”韩韵很挫败的坐到韩烟淡蓝整齐的床上。
  
  “快去把妆卸了,然后洗澡!我去给你煮水果粥!”在韩烟眼里,韩韵既是他的母亲,又是他女儿般的存在,一切微妙又和谐。
  
  韩烟到厨房里忙碌起来,用高压锅煮水果粥,先放入银耳,大枣,枸杞,粳米,小米,红豆,莲子,然后放入削皮切成小块的雪梨和剥好的荔枝,煮了大约四十分钟,关火,等待放气。
  
  水果粥好了的时候,韩韵也从浴室里出来了。
  身上裹着一块浴巾,坐在客厅沙发上,手上正忙着擦头发。
  韩烟用水晶碗给韩韵盛了一碗水果粥放在饭桌上,走过去接过韩韵手上的毛巾,轻轻给她擦拭。
  要想发质好,头发还是少用吹风机吹,韩烟坚持这一点,所以在家里,韩韵是不能使用吹风机的,只能手擦或是让头发自然干。
  韩韵盯着电视,里面正在放韩剧,韩烟对电视没有感情,除了新闻,几乎从不看。
  
  等韩烟给韩韵擦干头发,将冷了的水果粥送到韩韵手上时,韩韵正因电视里女主角的死哭得稀里哗啦。
  
  韩烟实在想不通,韩韵这种人怎么当坐台小姐的呀,并且还做了十几年。看韩韵哭个不停,还在吸鼻子,韩烟扯了纸给她擦擦脸,说,“你再哭,眼睛就要肿得见不得人了。”
  
  韩韵点点头,止住了哭,吃起粥来。
  “还要吃一碗!”韩韵吃完了,将碗递给韩烟,两眼发出期盼的光。
  韩烟无视韩韵眼中的期盼,“再吃就要长胖,不能吃了!”
  晚上不要吃太多东西,也不要吃油腻辛辣的东西,吃水果粥,喝蜂蜜,吃燕窝还可以,这样对身体和皮肤都有好处。就因为这样,韩韵每晚回家后的夜宵便被严格规定了。
  居然有这样管着妈的儿子,世界黑白颠倒了。
  
  韩烟从冰箱里拿出西瓜,将瓜瓤取出,然后将瓜皮白色部分削成薄片,拿去给韩韵做面膜,用西瓜皮做面膜,没有副作用,美白祛斑又对皮肤有柔嫩作用,减少皱纹。
  韩韵三十三的高龄,还一副二十三的样子,主要就是韩烟的功劳。
  韩烟完全是韩韵的高级专属美容师。
  谁叫韩烟以前是学这些的呢,完全见不得别人不爱护皮肤,韩韵便成了韩烟手下被打压和实验的对象,生活上的一切备受管制。
  
  韩烟将电视关了,坐在韩韵对面,看着满脸贴上西瓜皮的韩韵,说道,“韩韵!”
  
  “嗯!”昏黄的淡淡光晕里,韩韵只想睡觉,闭着眼,闲闲的哼了一声。
  
  “这个暑假过完,我就去工作了!那时我有钱养你的,你可以不用工作,在家养老就成!”韩烟的话淡淡的,却带着最温暖的关心。
  韩烟一直都想早些工作,这样就不用韩韵靠身体挣钱养他,所以学业完成的很快,只是没到十六岁,正当的公司不收童工,所以大学毕业后,他只好又上研究生,现在他快十七,在一家地产公司找了一份秘书的工作,虽然工资不高,养两个人还是够的。
  
  韩韵睁开眼看了眼韩烟,她的天才儿子,十六岁便研究生毕业了。时间过得太快,仿佛昨天还是那天,她从医院里出来,知道自己怀了孩子,她害怕那人要她把孩子打掉,所以一个人逃跑了,刚跑出来那会儿,她没有地方住,是一个大婶收留了他,让她住在一个地下房里。她已不记得那时为何要那样坚持,那样坚持的要这个孩子,可是到现在,她觉得那是她这一生做得最对的一个决定。
  “在家养老,我有这么老吗?想我正上三十,这个如狼似虎的年纪,叫我在家禁欲,你是要我当尼姑呢!”韩韵知道韩烟是为她好,但是她不想闲下来,她习惯了那样灯红酒绿的生活,停不下来。
  
  “找个固定的男友吧!给我找个爸也成!”韩烟没理会韩韵的粗话,继续温和的说。
  
  “没哪个男人入得了我的眼,还是算了吧!再过几年我厌了,回家吃你的的时候,你可别嫌我!”韩韵拒绝了韩烟的提议,眯着眼,有些心不在焉的说。

  
  “嗯!你想怎样都随你!”韩烟也不再说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他没有权利去干涉韩韵的人生。
  韩烟让韩韵去洗了面膜,搽上晚霜,便起身回屋了。
  
  晚上睡觉前一定要喝一杯牛奶,这原来是韩韵对小韩烟说的话,现在是韩烟对韩韵说的了。
  睡觉前喝牛奶既有助于睡眠,又能增白增嫩肌肤,所以是一定要坚持的。韩韵睡梦中都能记起韩烟的唠叨,像个老妈子似的。
  
  由于睡得早,起得也早。
  韩韵起床,看到韩烟已跑步回来,准备好了早餐。
  “起床要喝一杯盐开水,清掉晚上身体代谢产生的毒素。”韩韵接过韩烟递过来的水,边喝边往洗手间走。
  
  洗漱完后便坐到饭桌旁,韩烟给她端上一碗燕窝粥,韩韵吃完后,觉得胃口很好,对着穿着围裙在厨房忙的韩烟要求道,“宝贝!还想吃些别的!”
  韩烟看了她几眼,答,“一个煎蛋吧!”
  “宝贝的煎蛋最好吃,还要吃杂酱面!”韩韵看出韩烟心情不错,得寸进尺的要求到。
  
  “早上吃太多油腻的东西对皮肤不好,你想变老太婆吗?”韩烟面无表情的拒绝。
  
  “切!不吃就不吃!”韩韵嘟着嘴,眼神哀怨。
  
  吃鸡蛋时,韩韵看着正在看报的儿子道,“宝贝!你是不是喜欢男人呀?”
  
  韩烟惊奇的抬头看韩韵,想她怎么看出来的。“别乱说!”
  韩烟前世是女人,现在让他喜欢女人,他的确是受不了的。但是,他又不太能接受自己一个男人被别人压,所以他一直在矛盾里挣扎,难道这一辈子做和尚。不过,居然被韩韵看出来了,她是火眼金睛?
  
  “哼!脸红了!一定是的!”韩韵发现新大陆般的惊喜道,“别不好意思,喜欢男人也没什么?我儿子这么优秀,男人们肯定追着抢着的要你!”
  
  “今天中午,本来准备做水煮鱼和辣子鸡,看来又只能做白水豆腐和番茄鸡蛋了。”
  听到韩烟的话,韩韵只好不说了。不过却是一脸郁闷,他儿子经常这样威胁她,她最喜吃麻辣的东西,可他儿子就不让她吃,她被管得很可怜的,呜呜~。
  
  听了韩韵的话,韩烟想到自己的性取向,报纸也看不进了。
  坐到韩韵的对面,问,“你怎么知道的?”
  
  “知道什么?”韩韵假装不知韩烟所问为何。
  
  “性向!”韩烟咬牙道。
  
  “辣椒油爆腰花!”韩韵道。
  
  “好!”
  
  “每天我这么个大美女在你面前晃,没看你有半点反应,你不是阳痿便是喜欢男人,假如你阳痿,我这个做妈的实在太受打击了,所以只好坚信你是喜欢男人的!”韩韵看看自己穿着的几乎透明的短裙睡衣,一米七三凹凸有致的身材,莹白如玉的肌肤,姣好的面容,这让她自己都迷恋呀!哪有男人不心动的呢?
  
  “你是我妈!”韩烟气得将手上的报纸扔到地上,暴怒道,“你这女人怎么长的脑子,一天到晚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我居然……居然……”韩烟想到自己居然以为是他自己表现的有问题,才让韩韵看出自己是喜欢同性的,没想到居然是因为这么脑残的原因。
  
  “能想什么,当然是想性啊!生旁一个心字,生活着的人,心里都在想这个字!不对吗?”韩韵一脸理所当然的答道。“你也应该出去交交男朋友,这么大了还是处男!宝贝呀!妈妈都不知道你遗精过没有,有没有呀?”韩韵一边看着韩烟脸红,一边娇声道。
  
  “不想和你说了,没有共同语言!孺子不可教也!”韩烟看了神气的韩韵一眼,转身回房了。
  
  韩韵看着儿子离开的背影,刚刚的没心没肺散了,眼中是浓浓的悲伤,难道是她让她儿子背上了负担,以至于放不开心去接受别人吗?她和儿子住到这里后,她从没带自己的伴或是朋友回过家,也从不在韩烟面前提她工作中遇到的事和人,她不希望韩烟受她的影响。她的儿子如此优秀,是让她骄傲和仰望的人,可是韩烟长这么大,却从没谈过恋爱,也不见他交任何朋友,总是孤独的一个人。这让她很担心。
  
  吃过午饭,韩韵对正在洗碗的韩烟说,“宝贝!我下午要陪客人打网球,晚上不回来吃饭了,你不用等我。”说完又加了一句,“你也多抽时间出去玩玩,别在家闷成了小老头。”
  
  “知道!打网球,你别晒黑了!”厨房传出韩烟闲闲的声音。
  
  “知道,知道!是打室内网球!”韩韵走到玄关换鞋。
  
  韩烟走了出来,问,“安全套带了没?要注意个人安全!”
  
  “带了,带了!就你罗嗦!”韩韵嘴上这么说,脸上却是笑意。
  
  “我晚上有约朋友,可能就不回来了。你回来后要吃东西,就把昨晚的水果粥热着吃。”韩韵开门出去时,韩烟说道。
  
  “是男朋友吗?要记得带回来给我看哟!”本已跨出门去的韩韵又退回来,朝韩烟暧昧的笑道。
  
  “快走吧!工作时,别让人太占便宜!”韩烟实在受不了韩韵,把韩韵快速赶走。
  
第三章 卖不出的初夜(上)
 
  韩烟坐在蓝调的员工休息室里,看着Jerome弄他那描了又描的妆。
  这间休息室挺小,围着墙壁是一半圈淡蓝色的沙发,昏黄的灯光从天花板的水晶吊灯上洒下来。
  韩烟手上抱着一个抱枕,看着Jerome不断补妆,有些昏昏欲睡。
  
  蓝调是一个高档夜总会,不过里面陪客的没有美女,只有漂亮的男孩或是英俊的男人。里面每天会招待很多有钱的女人或是男人,这里给每一个客人提供最满意的服务,还能为客人保证隐私安全。
  
  Jerome是这里的MB,一张瓜子脸长得很秀气,大大的杏眼总是含情脉脉,小巧的鼻子,小巧的嘴,脸很精致。他皮肤保养的很好,粉嫩若水,他还很会化妆,淡淡的妆衬得他本只有七分的长相可以到十分的美。
  他是一个水嫩的美人,柔弱美丽皆若女人,人很温柔但不女气,韩烟喜欢这样的美人,所以和他算是一个朋友。
  韩烟和他认识,是由于韩烟的一位社会学学长。韩烟大学学的是汉语学,研究生做的是先秦文化研究,在学校他认识的人都是这些学文学、社会学、哲学、宗教学的家伙。大家把韩烟当家中弟弟看待,给韩烟灌输了不少东西。
  
  他的一个社会学学长韩志宁,博士论文便是做的MB的生活和这类人群对社会的作用。Jerome曾做过这位学长的调查对象,被带到学校去过,韩志宁那时把他介绍给了韩烟。韩烟就是从那时开始了解这一类人的生活和作为Gay,他要面对的社会问题。
  韩烟本想掩藏起自己的性向,一个人过日子也不错。没想到今天给韩韵诈出来了,他便想试试突破心底的防线,给自己一次机会。韩烟心里忐忑,不安又期待,于是他来找Jerome,希望他给自己找一个比较好的1号,能让他有个印象不错的第一次。
  
  韩烟无论是作为前世的女人还是这世的男人,他都是第一次,所以对Jerome说起时,不免有些尴尬。
  Jerome看出他的腼腆和不安,好好安慰了他一下,带他到休息室来放松。
  
  韩烟受韩韵的影响,对肉体的欢爱并不排斥,也没什么贞操观念,可他并不想随便去GAY吧找一个男人,他不喜欢那些地方的氛围,也觉得不太安全。但像蓝调这样的高级会所,里面来的客人都还算有身份,别人比自己还注意安全,于是就联系了Jerome,希望到这里来试试。
【日暮含烟烟欲收+番外 南枝】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