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阁老夫人养成记 漫步长安

时间: 2017-05-19 09:43:20 分类: 穿越重生

【阁老夫人养成记 漫步长安】

  =================

  书名:《阁老夫人养成记》

  作者:漫步长安

  文案:

  这是一个俗套的英雄救美的故事,美人儿遭遇险境,千钧一发之时,被(貌似)弱质书生所救。

  美人儿:恩人高义,大恩大德,无以为报,小女愿来生结草衔环…

  书生打断她的话:姑娘,今生恩情今生报,不用等来生,比如说以身相许。

  多年后,京中贵夫人们私下议论阁老家的那位糟糠妻,都道她除了会生儿子,一无是处。

  美人摇着团扇,看着满院子跑的儿子们,淡淡一笑。

  作者文案废,关键在内容。

  1, 本文1V1,女穿越,男重生,女主不良善,男主非善类。

  2, 架空,勿扒。

  3, 写文看文都是图一乐,不喜勿喷,请悄悄地离开,不要留下只言片语。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雉娘,胥良川 ┃ 配角:一干人等 ┃ 其它:穿越

  金牌作品简评:

  现代女穿越成古代庶女,生母姨娘软弱无依,嫡母面恶心狠,嫡姐嫉恨女主貌美,逼死原主。女主在方寸后宅之中举步维艰,差点陷入万劫不复之地,幸得男主出手,才得以逃出生天。斗垮嫡母,手惩嫡姐,无意之中竟得知自己身世不凡。从小小的县城到京城,都有男主的一路庇护,男主恩情如山,却在不知不觉中爱上女主,索恩图报,两人最终结为夫妻。 本文情节生动,涉及宫廷秘闻,后宅阴私,女主出身高贵,却身世坎坷,书中人物个性塑造鲜明,故事离奇曲折,步步紧扣,环环相连,读起来如同抽丝剥茧,谜底层层揭开,让人仿佛身临其境,想一探究竟!

  =================

  【陌香文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陌香文库http://www.moxiangwenku.com/】

  第1章 雉娘

  距帝都一千多里的临洲城,自古以来都是江南富庶之地,地肥粮多,商贾云集,临洲城往东,就是渡古县,渡古县靠近运河,通都运河从渡古县城穿过,码头上一片繁忙,往来的船只都要在此处停靠,补给采买,商贾们出手大方,带动了当地的酒肆行当,酒旗迎风高展,楼内肉菜飘香,进出的商客络绎不绝。

  运河的码头上,搬运货物的苦力们忙个不停,这份营生也让当地的壮丁们能拿到不少的工钱,全家人混个温饱,放眼整个临洲城,渡古是出了名的富县。

  渡古县衙座落在城东边,庄严肃穆,衙府的后院里,住着现在的县令赵书才的家眷。

  院子西屋的外间,赵县令与夫人董氏坐在椅子上,面色不虞,下面的小凳上,一位素色衣裙的娇美妇人哭得梨花带雨。

  赵县令黑着脸,他本就肤色深,眼下尤其显得难看,方脸阔耳,身形粗壮,委实不像是一县父母官,倒像是乡村的农夫,本也不差,赵家从他往上数五代,都是在土里刨食的庄稼人。

  其夫人董氏,画着极浓的妆,脸刷得雪白,唇抹得腥红,有些看不出本来的面目,不过从妆后有些吓人的样子看,本身长得也不过尔尔,极为普通,与一般的农妇无异。

  小凳上的妇人则完全不同,脂粉未施的脸上,泪痕斑斑,妙目盈泪,泪珠儿如断线的珍珠一般,顺着白净的面颊往下淌,让人心生不舍,我见忧怜。

  董氏与妇人的伤心不同,眼中全是幸灾乐祸,她张着腥红的嘴,“巩姨娘,也是我这个主母心慈,让你自己养着三姑娘,可三姑娘让你养在身边,倒是坏了性子,不知从哪学来的狐媚招数,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当众与男子纠缠不休,我这个做嫡母的不过是说两句,就寻死觅活。”

  赵县令瞪她,董氏摇下手中的团扇,撇下嘴,“三姑娘心气儿高,别的公子看不上,倒是好眼光瞧上鸿哥儿,趁着鸿哥儿下学之际,前去痴缠,也不看下自己的身份,鸿哥儿可是少卿大人的嫡长子,哪里是她一个庶女能高攀的。”

  一席话说得赵县令面色发沉,董氏换了口气,“老爷,三姑娘被养得性子轻浮,别人只会说我这个嫡母的不是,妾身着实委屈。”

  巩姨娘泪痕犹在,乞怜地看着赵县令,“老爷,三姑娘自小性子如何,别人不知,您还不知吗?”

  赵县令忆起三女儿怯懦的样子,不悦地盯一下董氏,“就你这妇人嘴里没个好话,鸿哥儿和雉娘也算是表兄妹,在一起说个话,旁人也不会多想,偏到你的嘴里,就成了和男人拉扯。”

  被丈夫训斥,董氏恨极,手中的帕子绞得死死的,狠剐一下巩姨娘,又看向前内室,大夫进去有一会,里面连个动静都没有,若三姑娘真有个三长两短,看她怎么收拾这小贱人。

  不一会儿,一位年长的白须大夫提着医箱出来,巩姨娘急忙上前,“王大夫,三姑娘如何了?”

  王大夫抚下须,不看她一眼,对着上座的人,“回大人,夫人,小的已尽力施救,三姑娘…许是耽搁的时辰太长,怕是…”

  “不,不会的…”巩姨娘哭喊着,冲进内室。

  内室中,面容惨白的少女躺在塌上,年岁约十六七,正值妙龄,少女双眼紧闭,长睫如羽扇,柳眉粉唇,肤色白得净明,吹弹可破,巴掌大的小脸蛋儿惹人心怜,她了无声息地躺在那里,像被粗鲁折断的娇嫩花儿。

  脖子处的红痕触目惊心,巩姨娘扑上去,哭得伤心。

  随后赵县令和董氏走进来,赵县令的眼中有一丝惋惜,三女儿长相出众,雪肤花貌,以后无论是联姻或是结交显贵,都是一个好助力。

  董氏见塌上的少女似乎已无生机,只觉心内畅快,三姑娘生得貌美,将自己的女儿都压得抬不起头,夫君也对她颇为重视,言语间还想替她攀一门高亲,这让人如何能忍。

  她对着自己身边的婆子喊道,“你们还不快将姨娘拉开,人死灯灭,理应入土为安,切莫再扰了三姑娘的生魂。”

  婆子们就要上前,去拉扯巩姨娘,巩姨娘哭得越发大声,哀求地望着赵县令,“老爷,三姑娘身子温热,妾不相信她已经…求老爷,让妾再守一会儿,说不定等下三姑娘就会醒来。”

  “巩姨娘,将将断气之人,身子都是温热的,收敛之人常趁着这温热之际,替死者更衣净面,你让开,三姑娘的后事要紧。”

  “不…”巩姨娘死死地扑在塌上,将女儿护住,两位婆子不敢使全力,巩姨娘是大人的心头肉,若说背着大人,她们不会客气,可眼下大人还站在屋内看着,她们是不敢放肆的。

  董氏略带委屈地看着赵大人,“夫君,你看,妾身一片好心,倒是枉作坏人。”

  她用帕子擦下眼角,有白色的粉末子掉下来,赵大人厌恶地转过头,看着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爱妾,怜惜地出声,“怜秀,夫人说得倒是没错,雉娘的后事要紧,你让开吧。”

  “老爷…”巩姨娘泪流满面地摇头,看得赵大人的心又软了几分。

  董氏恨得不行,对两个婆子使个眼色,两个婆子又上前去拉巩姨娘,巩姨娘死死地护着塌上的少女,不肯起身,突然似听见一声极轻的咳嗽声,她惊喜地抬起头,就见塌上的少女眉头皱了一下,又咳嗽一声。

  她欢喜地叫着,“三姑娘,你可醒了。”

  赵大人和董氏看见这一幕,一个松口气,带着高兴,一个犹不甘,满眼怨毒。

  塌上的少女长长的睫毛颤了几下,睁开双眼,她孱弱的面容像玉瓷一般,如墨云一般的发丝散在枕头上,水眸看起来朦胧一片,带着茫然,粉白嫩唇无血色,分外的娇弱,让人想抱在怀中好好地呵护。

  赵大人让下人去将未走远的王大夫追回来,老大夫气喘吁吁地进来,就对上少女的目光,他一惊,连忙上前探脉。

  半晌,王大夫抚须道,“三姑娘应是刚才一口气憋着没上来,眼下许是被人一动,反倒是将那口气顶出来,得了生机。”

  他这一说,巩姨娘喜极而泣,刚才那两个婆子使劲地拉她,她紧紧地抱着三姑娘不撒手,可能就是这样,反倒是救了三姑娘一命。

  董氏脸色阴霾,狠狠地剐两个婆子一眼。

  王大夫开了一个外创的方子,让人敷在少女的脖子上,再缠上布条,又重开一个调养的方子后,便起身告辞。

  赵大人让下人送上双倍的诊金,并对王大夫使了一个眼色,王大夫心中明白,此事不宜外传,关系着县令家小姐的闺誉。

  塌上的少女始终一言未发,巩姨娘哭起来,“三姑娘…”

  少女垂下眼眸,长睫颤动,似未清醒。

  巩姨娘不敢大声,泪水如涟,捂着嘴哽咽,“三姑娘,你为何要想不开寻短见,幸好老天保佑,乌朵这丫头发现的早,要不然…你让姨娘可怎么活得下去啊?”

  董氏闲闲地道,“巩姨娘,雉娘才醒来,你就跟哭丧似的,小心又惊动阎官,将雉娘未定的魂给勾走。”

  少女睫毛掀起,似无意般地看了她一眼。

  董氏只觉后背一凉,待细看,又见塌上的少女半垂着眼,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

  暗道自己眼花。

  赵县令不喜道,“雉娘才刚醒来,你说什么阎官,也不嫌晦气。”

  “老爷,我这也是心急。”董氏露出委屈的神色。

  赵县令哼了一声,看向巩姨娘,“怜秀,雉娘才刚醒来,又敷过药,还没什么精神,最该好好休息。”

  巩姨娘抹着泪不舍地站起来,神色哀伤地同他们一起走出房,房内只余一位黑瘦的丫头。

  少女听见关门声,复睁开眼,指了指桌上的白瓷杯子,又指下自己的喉间,黑瘦丫头眼肿如桃,定是被泪水泡的,见她的动作,明白过来,自责道,“都是乌朵粗心,三小姐必是口干。”

  叫乌朵的丫头斟满一杯子茶,将她扶起,腰上垫个枕头,杯子端到她嘴边,她伸手接过,慢慢地小口喝着,呛了几下,一杯下肚,喉咙处舒适不少。

  少女将杯子递给乌朵,不经意地看到自己的双手,十指莹白透亮,纤纤如玉,她一愣,垂下眼眸。

  乌朵以为她是累了,忙又扶着她躺下。

  雉娘,如今她叫雉娘。

  少女盯着头顶的幔帐,眨下眼,缓缓地闭上。

  第2章 祸首

  睡梦中,似乎又回到暗无天日的前世,东躲西藏惶惶不可终日,连睡觉都从未踏实过,猛然似是看见自己浑身是血地躺在马路中间,四周车来车往,行人如织,有尖叫声和喧闹声,身体里涌出的血在地上晕成大朵的花,她睁着眼,看着天空的那朵白云,慢慢地随风飘荡。

  眼皮不停地下垂,她不甘心地闭上眼,虽然活得艰难,可她还没有活够。

  翌日悠悠转醒之际,就看见坐在塌边上的巩姨娘,繁复的交襟古装衣裙,颜色素净,虽年岁看起来并不小,却楚楚动人,别有一番风姿,一副想抱她又不敢抱的样子,哭得哀戚戚的。

  她思索着一个女儿该有的样子,露出一个微笑。

  外面走进一位婆子,手中端着雕花木盆,巩姨娘拿帕子按了按眼角,扶她起来梳洗,说话间,雉娘知道这位婆子姓兰,是巩姨娘的心腹。

  乌朵掀帘子进来,手里端着一碗米粥,雉娘方才觉得腹内空空如也,就着两碟子小菜,硬忍着喉间的不适,将米粥喝完。

  巩姨娘见她喝完,眼眶更红,问黑瘦的丫头,“乌朵,你今日去厨房要吃食,可有人为难你。”

  乌朵似乎迟疑一下,“姨娘,王婆子倒没有为难什么,只不过话说得难听些,奴婢就当作没有听见。”

  巩姨娘闻言眼眶又红,抽出帕子抹起泪来,雉娘手顿一下,她发现这位姨娘眼泪真多,简直就是一个水做的人。

  雉娘将碗递给乌朵,指了指自己的喉咙,对巩姨娘摇下头,巩姨娘哭起来,声音哽咽,“三姑娘如此懂事,姨娘明白的,身为妾室就该守妾室的本份,从未想过要和夫人争什么,你自小乖巧,纵是二姑娘多次寻你的不是,你也只是忍着,这次若不是她们太过份,你怎会…幸好菩萨保佑,你大难不死,否则…”

  说完,巩姨娘的眼泪掉得更凶。

  她眸光微冷。

  菩萨高高地上,哪能看见人间疾苦。

  她靠在塌上,兰婆子和乌朵收拾好,便退了出去,屋内只余母女二人,巩姨娘泪眼汪汪地看着她,“你不过是与表少爷不小心碰了下手,二姑娘就嚷得人尽皆知,说你不知羞地痴缠表少爷,上赶着贴上去,可姨娘知道,你是个本份的孩子,平日里避那表少爷都来不及,又怎么会做出如此地事情,此事你爹自会明查,你为何想不开,自寻短见…”

  竟是这样。

  不过是被男人碰了一下手,原主便被逼得寻死。

  外间有脚步声传来,巩姨娘停住不语,将泪擦干,门帘掀开,进来的是董氏。

  巩姨娘站起来,朝她行礼,董氏看也不看她,挑剔地看着塌上的雉娘,装模作样地叹口气,“昨日我思来想去,虽然雉娘不知事,可我身为嫡母,却不能看着她再做傻事,姑娘家的名节何其重要,眼下,此事还不知道瞒不瞒得住,倒不如趁机将雉娘的亲事订下。”

  闻言,巩姨娘大惊。

  董氏立在塌边上,居高临下地俯视着,“雉娘虽年岁最小,可事急从权,出了这档事,若知情,哪还有人家愿意聘她为正妻,倒是我这个嫡母心善,想着母女一场,实不忍心…我那娘家侄子,一表人才,身强体壮,雉娘嫁过去,看在我的面子上,我那嫂子也不会说什么。”

  巩姨娘脸色瞬间煞白,抖着唇,“夫人,此事老爷可知?”

  董氏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一个庶女的亲事,我当嫡母的做主便是,何必惊动老爷,此事就这么定了,雉娘好好养伤,就等着嫁人吧。”

  说完董氏便扬长而去。

  巩姨娘白着脸,看着塌上的女儿,大哭起来。

  雉娘实在是有些看不上只知道哭的巩姨娘,她冷着眼,挣扎着坐起来,巩姨娘泪眼朦胧地望着她,“怎么办?夫人居然如此狠心,那董家少爷十分凶暴,听说发妻就是被他生生打死,不行…我要去求老爷…”

  巩姨娘哭着掩面跑出去。

  雉娘看着房顶的木梁,垂下眼眸,半晌,使劲的拍下塌,弄出声响,外间的乌朵进来,“三小姐,可有什么吩咐?”

  雉娘对她招了招手,又指了指衣橱,乌朵会意,取来一套绿色的衣裙,替她换上,又将她扶到梳妆台前,挽了一个发髻,绑上发带。

  棱花镜子中映出少女的模样,墨发如云,肤如凝脂,却又弱质纤纤,绿色的衣裙也未能将其容色减半分,分明是一朵美丽的小白花儿。

  喉咙处还是火灼般的痛,她强忍着不适,让乌朵扶着出去,一走出门,外面的阳光刺得她双眼睁不开。

  自然的气息扑面而来,她深吸一口气,再睁眼看着这陌生的院子,此时无心细看,转向乌朵,难解地吐出一个字,“父…”

  乌朵反应过来,“县令大人在前衙。”

  雉娘点点头,示意前去。

  还未走近,就听见巩姨娘的哭声。

  三堂是县令的办事之处,此时不仅赵县令在,文师爷也在,巩姨娘就这样闯进来,文师爷连忙回避。

  正巧碰到赶来的雉娘,文师爷与她遥遥见礼,雉娘不动声色地打量着他,只见他不到四十的样子,长相儒雅,身量中等,双眼如炬,满是睿智。

  雉娘低下头,乌朵弯腰行礼,“文师爷。”

  这人是师爷,倒是有些出人意料。

  文师爷避走,雉娘进去,就见巩姨娘哭泣着,父亲脸色黑沉,紧抿着唇,背着手气冲冲地往后院走去。

  巩姨娘哭着小跑着跟上,对雉娘使一下眼色,示意她不要再跟,雉娘微蹙下眉,便宜父亲明显不赞同董氏的行为,董氏为何还要向她们透露此事。

  她看着巩姨娘娇怯的身影,恍然明了,董氏分明就是故意说给她们听的,意在自己,她才从鬼门关里走一趟,以原身的性子,若得知马上就要嫁给一个有暴力倾向的男子,怕是一气之下再会寻死。

  董氏想要自己死,这才是目的。

  雉娘想通关窍,倒是不急,以她的姿色,赵县令必不会让她随便嫁人。

  自古以来,婚姻之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万没有她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参与的道理,她慢慢地穿过园子,不动声色地打量着这县衙后宅。

  此时正是花红柳绿,青翠接红艳之时,花圃里不甚名贵的花儿开得艳丽,花朵满枝,争奇斗妍。

  院子不算大,青砖黑瓦,飞檐翘角,正中一座凉亭,八角红柱,亭边繁花簇簇。

  她体力略有不支,靠在乌朵的身上,指指凉亭,乌朵将她扶过去,坐在长凳上,院子实在算不上大,坐在凉亭中,都能隐约听到东厢那边传来的声音。

  男人的怒吼声和女人的哭声,还有一道尖刻的辩驳声。

  雉娘神色未明,环顾这略不真实的一切,不经意扫到园子的另一角,那里不知何时站着一位青年,青年约二十岁左右,身着白色长袍,云巾束发,长相英俊,透着一股书卷气,望向雉娘的眼神痴迷中带着深情,待看见她脖子上缠着的布条,眼神中有痛心,还有一丝怜悯。

  青年慢慢地走过来,乌朵行礼,“见过表少爷。”

  表少爷?

  与原主碰了一下手的表少爷。

  表少爷目光痛惜,“雉表妹,你…”

  雉娘起身,扶着乌朵的手,就要往回走,这位表少爷,还是远着的好,才不过是碰下手,嫡母就能逼得原主去死,若是再有瓜葛,不知又要惹来什么麻烦。

  见她欲走,青年急道,“雉表妹,鸿渐愿承担责任,照顾表妹终生。”

  雉娘细品着他的话,只是照顾,而不是娶,这位表少爷贪图的不过是她的美色,打着让她为妾的主意,她目光微冷,垂下眸子,对他的话恍若未闻。

  青年追上来,堵住她的去路,面带急切,“雉表妹…”

  “鸿表哥。”

  一位粉裳薄纱的少女急急地朝这边走来,她约十六七岁的样子,细眼塌鼻,却画着极浓的妆容,百花分肖髻上插着一支镂空累丝金钗,金钗下坠着一颗镶金珍珠,随着她走路的动作左右晃动,闪得人眼花。

  “二小姐。”乌朵行礼。

  少女理都不理她,目光含恨地看着雉娘,然后转身盈盈地向青年见礼,头上金钗上的珍珠摆荡出优美的弧线,将她原本一分的长相,衬得多了二分的美丽,“燕娘见过段表哥。”

  “二表妹多礼,鸿渐这厢有礼。”

  男人略略地弯腰,双手作了个辑,回一个礼。

  雉娘用手指抠一下乌朵的掌心,乌朵忙对着两人告罪,“表少爷,二小姐,三小姐身子不适,奴婢先送三小姐回屋。”

  段鸿渐见她脸色苍白,又看向她包扎着的脖子,欲言又止,雉娘装做没看到的样子,低下头去,露出白瘦细嫩的颈子。

  第3章 柔弱

  夏风拂面,阵阵花香,四人三面,相对而立,段鸿渐看着雉娘,饱含痴恋,雉娘靠在乌朵的身上,避开他的目光,赵燕娘目光痴痴地望着段鸿渐,似幽还怨。

  雉娘扯下乌朵的衣服,乌朵扶着她转身,主仆二人慢慢地走着,后面传来赵燕娘的声音,“表哥,你莫怪三妹妹无礼,三妹妹自知昨天唐突表哥,羞愧难当,被母亲说了一两句,便哭闹着寻死,幸好下人发现得及时,才得已捡回性命。”

  雉娘的手在衣袖里握紧,死死地捏住,这位二小姐,居然直白地将她自尽一事向外男道出,简直是在毁她的闺誉,用心之毒,堪比蛇蝎。

  她缓缓地转身,松开乌朵的手,背脊挺得笔直,定定地看着他们,秋水剪瞳中瞬间盈满泪水,倾刻间滚滚而下,娇弱的纤白嫩手伸出,似羞愤难当地捂着脸,泪水从指缝出流出来,滚落在地上。

  段鸿渐的心似被人揪了一下,狠狠地抽痛。

  乌朵红着眼,“二小姐,你怎么可以如此说我们三小姐…若不是二小姐说…三小姐是怕姨娘被发卖出去,才一急之下做了傻事。”

  段鸿渐不敢置信地看着赵燕娘,声音沉痛,略带薄怒,“燕表妹,你身为官家小姐,怎么可以说出这样的话,巩姨娘再有不是,自有舅舅和舅母处理,哪是你一个闺中女子能说发卖就发卖的。”


【阁老夫人养成记 漫步长安】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