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重生]媳妇儿是杀手 西西特

时间: 2017-04-28 10:37:46 分类: 穿越重生

【[重生]媳妇儿是杀手 西西特】

   《[重生]媳妇儿是杀手》作者:西西特【完结+番外】

  文案:肖白的一生风里来雨里去,几乎没一天睡过踏实觉,在名和利里面挣扎,兄弟,爱人,就像是两把利刃把肖白送进死亡之路。

  人生翻盘,在19岁那年重活,一切都还未开始……

  只是,肖白很想问,为什么莫名其妙就有了异能?可以用意念控制物体,要不要这么逆天?

  你拥有的力量越大你的责任就越大!蜘蛛侠是这样说的~-~可肖白说,那全是扯蛋QAQ

  还有让他更觉得匪夷所思的,怎么就在监狱里吃了一只披着兔皮的狼?

  不过,无论是兔子,还是野狼,他都是唯一的猎人。

  吃干净抹嘴走人不是他的风格,所以他会负责到底。

  该疼的时候就得玩命的疼。

  “操!穴真紧,夹的真他妈爽!”

  “腿张开一点,屁股再翘高一点,老子想要干死你!”

  该哄的时候就得没皮没脸。

  “媳妇儿,来,给爷笑一个。”

  “不愿意?那爷给你笑一个。”

  架空---主攻---没有互攻--攻受双洁--走轻松路线

  ==================

  【陌香文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陌香文库http://www.moxiangwenku.com/】

  ☆、01

  x市的夜晚灯火辉煌,光怪陆离,人性的贪婪与堕落在灯红酒绿的霓虹灯光下释放。

  X市近几年经济高速发展,然而贫富差距却在不停扩大。

  这里已经渐渐是富人霍辉的天堂,穷人挣扎的深渊。

  黑道势力也渐渐控制了这个城市的所有地下场所。

  “青炎帮”在这个城市几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黑帮了,

  他们几乎控制了这个城市的所有地下钱庄,赌场,会所…他们触手无所不及,

  据说暗地他们还经营着军火生意,佐证便是两年前青炎帮有两个敌对帮会的老大在家中遭神秘人

  枪杀,而凶器经警方推测为美国军用狙击枪“巴雷特 M82A1”。

  青炎帮如黑暗的魔手一般死死的掌控着这座城市,没有人敢正面挑衅,就连官方有些事都要同他

  们协商,可以说“青炎帮”是这座城市所有人讳莫如深的话题,大家只听说他们的老大姓“肖”,道上人都称呼为“白爷”。

  然后强大如斯的青炎帮最近却是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白爷!我们在Y市暗地成立的子公司最近遭不明财团的恶意竞争,连续13个月巨额亏损,

  已经濒临破产,我们要不要重新注入资金救他们一把?”

  助理张翔拿着刚刚收到的文件,紧张的低着头,白爷的火爆脾气是业内出名的,

  甚至动手都不需要给理由。今天由自己来汇报这个坏消息,他心里确实是直打鼓。

  “哼!李岂泽那个狗东西,让他做个正经生意都做不好,不会做生意那就去做牢吧,

  欠的债就拿他的房产去抵押,剩下的零头就让他的几个小老婆用身体去还。”抖了抖手中的雪茄,肖白平静的说道。

  肖白便是“青炎帮”的帮主,健壮的身材下藏着爆发力极强的力量,他有着一张英俊到让人嫉妒的脸,下巴留着的点点胡渣散发着中年男人的魅力,平静深邃的眼神深处闪烁着如火山喷发般的暴躁,他没读过什么书,家里也没什么背景,却靠着天生的一股狠劲和比一般人精明的头脑用命建立起了青炎帮,建帮的起初遇到很多的障碍与打压,但是靠着肖白他自己狠辣坚决的手段和一群肝胆相照的兄弟把对手一一摆平,最终打下了现在“青炎帮”的强大势力。

  “好的,我这就去给Y市发文件。”张翔转身就要出去。

  “慢着…”

  “你刚才说我们要不要注入资金救他们一把?”肖白转过身盯着助理张翔的眼睛的深沉的说道。

  “是…是的。”张翔明显被老大肖白的突然发问给吓到了。

  肖白食指敲击着桌面,发出冰冷的声音

  “怎么?我还需要你来教我怎么做?张翔,要不要试试飞翔的感觉?”

  张翔后背湿透,哆嗦着说:“对对不起,下次我一定注意。”

  “老大,美国那边出了点事…”

  说话的是肖白的生死兄弟秋刚,架着一副金丝眼镜,显得文质彬彬,然后只有和他打过交道的人

  才知道,秋刚这个人相当精明能干,善用各种计谋,对手总是不知不觉的掉入他设好的陷阱。

  然而秋刚对肖白确是绝对的忠心与真诚。

  “上个月公司派陈明带着50亿的资金去美国与“KASA公司”商务谈判,

  谈判成功后我们应该在上个星期把资金汇给KASA公司,

  但是昨天美国那边回馈说一直没有收到资金,而我们这边的给陈明准备的账户里的50亿却在上个星期汇出去了。”秋刚扶了扶镜框,一脸的严肃。

  “陈明?他人现在哪?”肖白的脸色显得有些阴沉。

  “去了美国后,他便一直没有回来,说是带着老婆孩子去度假,从上周开始我们就一直联系不到他了,我怀疑陈明…”秋刚望着肖白,缓缓的说道。

  “不可能!”肖白抬手打断了秋刚的猜测。

  “陈明当年为了救我,挡过子弹挨过刀子,这么多年他也是忠心耿耿。”

  肖白摆了摆手,看向窗外,脸上挣扎的表情说明他其实也同意秋刚所说的:陈明出卖了他,带着50亿跑路了。

  “老大,有句话我早就想对你说了”

  “有什么话就直说,刚子,我们之间不需要那些拐弯抹角。”

  “我怀疑我们高层内部有内奸。”

  “呼…”

  肖白狠狠的抽了一口雪茄,然后吐了一口气。

  “有什么证据吗?刚子。”肖白转过脸看着秋刚,英俊的脸上显出一丝痛心和寒意。

  “昨天跟缅甸那边的军火的交易出事了,在进行交易的时候,缅甸警察突然出现,现在我们跟缅甸的关系已经完全中断了。”秋刚担忧的说道。

  “会不会是缅甸那边自己走漏的风声?”肖白浑身散发着摄人的威压。

  “可能性不大,交易地点是我们这边定的,我们在交易前一小时才告诉他们地点的。”

  秋刚接过肖白递过来的一支雪茄,幽幽的说道。

  “交易地点是我们俩个定下的,地址也只有我们两个知道,你肯定是不会说,也许警察出现只是巧合吧。”肖白帮秋刚点起烟,手却似乎有点颤抖。

  其实青炎帮的主要收入就是来之于军火的交易,如今交易线断了对帮会的打击其实是非常大的。

  “陈明能从账户里拿走50亿,肯定是知道了帐号的密码,而帐号的密码只有老大你一个人知道。我们在Y市暗地建的子公司被神秘财团打压,似乎一开始就是冲着我们青炎帮来的。”

  秋刚并不顾及肖白的反应,接连的说道。

  肖白猛的抬起头,一把抓起秋刚的衣领,狂躁的眼神里竟有一丝忧伤。

  “你什么意思?”肖白松开衣领,右手紧握。

  秋刚淡然的重新整了整自己的衣领,眼神直逼肖白:

  “小心叶然。”

  小心叶然,这四个字自从肖白走出办公楼坐在车子里依旧没想通,或者是说他不愿意,不敢去确认。

  叶然是谁?在外人眼中,叶然是肖白圈养的一个宠物,在肖白的那些弟兄眼中,叶然就是肖白的劫,在肖白心中,叶然是他的爱人。

  十一年的时间,就算养只狗,也会有深厚的感情,更何况是同床共枕的人。

  比起兄弟的落井下石,肖白更接受不了家里那个人的背叛,全天下人都可以说他冷酷无情,只有那个人没有理由。

  背叛的原因是什么?对方又是怎么做到的?谋划了多久?肖白已经不去想了,他现在只想要狠狠的蹂躏那个人,做到他哭着求饶,只要他肯认错,肖白想,事业没有了再去拼,把那个人锁在身边就行,这几乎是一种变态的执念,就算死,尸体也是他的。

  坐在车里抽了一个多小时的烟,肖白平复自己纷乱的心,决定回家。

  然而老天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车子在中山路段发生事故,肖白当场死亡。

  ==========================

  作者有话要说:  文文不虐,小攻重生后再见前世的爱人之时,不会有什么解不开的纠葛,执念多少会有,怨恨会有,却不会跟前世那样执迷不悟,身边已经有了一个愿意给他洗衣煮饭,暖床暖心的小跟班。

  这一章原本西西不想写,但是后来又想了想,还是写了,因为有一些伏笔要交代。

  肖白算渣攻么?嘤嘤嘤嘤----好吧,有过一段比较鬼畜的前科。

  这一世肖白木有这个属性,他对小受极好,好极了,所以这也算是渣攻重生变痴情攻,额,只是换了个受,配得上小攻的小受,括弧:真滴灰常好!!!*—*

  ☆、02(捉虫)

  十月尾的天气有些许凉意,微风吹过绿油油的草坪,扎堆在一起的犯人懒懒散散的用手里的工具锄草,晒着暖和的太阳,聊着一些无关痛痒的话题。

  原本躺在草坪上的少年睁开眼看着蔚蓝的天空,有一瞬间的失神,下一刻猛然察觉到不对劲,僵硬的扭动脖子打量隔着草坪与通道的金属网,呆滞的扫视着周围的一切,瞳孔微微放大。

  他这一生只进过一次监狱,那还是在十六年前,为帮他弟弟筹集大笔金额的学费而持刀抢劫。

  “我怎么又回到监狱了?”肖白自言自语道。

  “老大,你今天怎么不在状态啊?”旁边肤色黝黑的少年弯身大大咧咧的开口:“是不是还在担心元少以后的生活?你放心,留下的那些钱足够他大学毕业找到工作了。”

  眼前的少年穿着宽松的蓝色囚服,胸前缝着一块白色的布,上面印着“4179”这个数字,

  肖白坐起身子沙哑着声音问:“大…大苗?”

  眼前的这位憨憨的胖子,依稀是他记忆里有着火爆脾气,雷厉风行的兄弟“武大苗”,但是他记得对方应该已经死了好多年了。

  这是怎么回事,武大苗没有死,而自己也还活着,他清楚的记得车子爆炸,面对死亡的恐惧感都还没来得及生出,他就已经失去知觉,想到这,肖白仓皇的抖着手摸向自己的胸口,有节奏的心跳声,温热的体温……“确实还活着。”

  又走过来一个清秀少年,光秃的脑袋上有条疤,像是蜈蚣一样给人一种阴寒的气息,只是少年脸上却挂着相反的温柔笑容,眉眼都泛着笑意。

  武大苗焦急的吼道:“刚子,老大是不是因为前几天的审讯留下后遗症了啊?”

  一嗓子出去,四周原本散漫的犯人都把视线挪向他们,有好奇,似乎还有畏惧。

  紧接着又围过来4个少年,都一口一声“老大,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肖白挨个的扫了一眼那些年纪相仿的少年,记忆中其中还有几个都替他挡过刀子,挨过子弹而命丧黄泉了,而他们现在却还在自己眼前活蹦乱跳。

  脑海响起一个诡异的讯息:倒带了,不是记忆,而是人生。

  “安静一点。”秋刚轻声说:“老大,胸口还疼?要不我跟他们说说,让你提前回去?”

  肖白注视着面前轻声细语的少年,明明不久前刚见过,脑中却只有对方将来会用刀子一块块切开爱人的血肉掏空五脏六腑,冷静的清洗干净血水再一一缝合挂起来风干的癫狂事迹。

  他咽了口唾沫,刚要开口就听到狱警的辱骂声。

  “动作快一点。”狱警手持电棍朝金属网上敲击着,粗声喝道:“4178,4179,4180,4181,4182,4183,4184,想要再被特殊关照吗?”

  被点到的几个少年嘲讽的冲狱警龇牙一笑,透着桀骜和张扬。

  武大苗更是对狱警举起了中指。秋刚倒是不动声色,只是嘴角的笑更温柔了一些。

  狱警嘴里继续骂骂咧咧,声音却是降低了很多。

  刚进来半个月左右,肖白他们就成为狱中最强大的势力,手段毒辣,身手都是一等一的敏捷,

  不怕死的那股狠劲让原本看着他们年轻以为好欺负的那些犯人一个个都在拳头的威逼下屈服,

  至于狱警的忌惮是因为那些少年中带头的那个跟他的顶头上司有着某种不为人知的关系,

  至于是什么关系却无人知晓,总之他亲眼见过上司对那个少年的态度,分明就是恭维。

  肖白站起身微笑着对狱警生硬的喊道:“长官,我需要去下厕所,还请通融一下。”

  不再是横冲直撞的傲慢语气,和善礼貌,眼中闪着沉稳睿智的精芒,岁月的积累和沉淀在这一刻暴露出来。

  武大苗跟秋刚二人相视一眼,都看到对方眼中的困惑和匪夷所思。

  老大竟然会用“请”这个字眼了?太可怕了。

  狱警显然也有些呆了呆,他咳了一声,微微昂首:“快去快回,别想偷懒。”

  厕所门关上的刹那,肖白脸上的笑终于挂不住了,镜子里映出的样子让肖白倒吸一口凉气,

  他摸了摸脸,从陌生而又熟悉的轮廓上拂过,最后停在光滑的眉心处,没有那条狰狞的疤痕,手

  指不受控制的加大力道,像是要凭空在那里揉出一道痕迹出来,迷茫又绝然。

  肖白抿着泛白的唇拧开水龙头,用冷水不停地扑打着脸,直到那股冷气透过皮肤渗透进骨髓,

  才彻底清醒过来,他抬头死死的盯住那张棱廓分明的年轻脸庞,小麦色皮肤,身材挺拔修长,

  唇形饱满,嘴角微微上挑,勾着无限风情,过于尖锐的眉峰像把刀衬着黑亮如星辰的双目,

  没有阴沉,没有算计,也没有悲痛,只有少年特有的冲动和激情,以及对生活的无边憧憬。

  “既然上天给了我这张优待券,没理由不好好利用。”声音死气沉沉,透着渗人的寒意:“宝贝儿……我回来了。”上辈子老子养了你,你却在背后捅老子一刀,这辈子该还了。

  肖白看着镜中的少年,习惯性的挑挑眉毛,凌厉锋芒乍现,无形的威严散开,这是三十五岁的黑道老大。

  嘴角一点点划开弧度,无声的笑了起来,泪水顺着略显青涩却俊美的面容一颗颗往下落,打在水池边上,发出刺冷的嗒嗒声。

  眼底充斥着幽深的阴霾和冷漠,带着某种绝望和凄厉的意味,随即慢慢的没入消失不见,徒留洒脱和放荡不羁。

  这年肖白19岁,因为跟几个弟兄持刀抢劫,被判入狱五年。

  ===============================

  作者有话要说:  好吧,下一章小受出来鸟,乃们表被他滴外表给骗鸟~~记住,他是强受~~~

  ☆、03

  下午六点,哨子声一响,所有人都收好工具迅速的排好队在狱警的监督下老实本分的回到牢房拿碗筷准备去食堂吃饭。

  因为这所监狱关押的并不是重刑犯,所以大家吃饭都在公共食堂,当然,为了防止一些有可能发生的|暴|乱|或者血腥事件,必要的防护措施还是很森严。

  “武大苗,秋刚,李能,张小虎,钱多多,舒书。”肖白肃然的念出一个个名字。

  被叫到的六个少年弯身把手中的塑料碗放到脚边,挺直腰杆站的笔直,俨然一副严肃的样子。

  “争取表现优秀得到减刑,早点出去。”

  “是,老大。”整齐响亮的声音。

  “如果谁有不良记录被扣分…”

  六人一致变了脸:“那绝对是找死!”

  肖白点点头:“很好。”

  突兀的苍老咳嗽声从牢房里传了出来,一声声的像是要把肺腑都咳出来。

  肖白神色突然变的复杂,是那个老人,前世他以为只是一个普通的老头,等出狱之后在强叔的手底下干的还算不错,渐渐的被强叔重用,有次无意间他听到强叔提过一个名字,福伯,一开始以为是巧合,后来才知道是同一个人,那时候后悔的抽了自己几个耳刮子,现在机会又摆在他面前,除非是被驴踢了才不会利用。

  福伯,龙帮老大徐天的准老丈人,身份神秘,除了一个女儿,就再无任何破绽,肖白努力挖空脑中久远的记忆,他记得当年那件事被闹的很大,传言太多,有人说福伯入狱是徐天所为,因为福伯身上有宝贝,谁拿到就能富可敌国,徐天最后被人所杀,龙帮四分五裂,很多人猜测是福伯雇的杀手。

  肖白深吸一口气,福伯身上没有宝贝,但有一个文件袋,全国所有政府官员的把柄以及一枚在美国杀手组织ATC拥有发言权支配权的权位印章,这些都是他后来创立青炎之后,从伙伴查瑞口中得知的。

  他不知道福伯进监狱是不是为了躲避什么人,不过,无论如何,他都要跟福伯拉近关系,取得对方的信任。

  肖白在武大苗他们困惑不解的目光中走进牢房,潮湿和臭味扑面而来,他只花了几个瞬息时间就调整过来,大步朝着里面那张床走去,弯身咳嗽的老人满脸都是死灰气,整个人都像是被抽干了血肉,枯瘦如柴,随时都会断气,可那双混沌的眼睛里面却藏着锐利的光芒。

  “福伯,嗓子还没好吗?”

  福伯打量着肖白,目光带着审视和戒备,像是能够化作实质的利刃一寸寸剐着肖白身上的血肉,

  肖白坦荡的任由对方观察,内心说不紧张是假的,毕竟他有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时间一秒秒过去,沉默半响福伯才笑道:“小伙子,你很特别,或者我这样说会比较清楚。”福伯咳嗽几声说:“你今天很特别。”

  肖白瞳孔一缩,老家伙竟然这么精,试探他?

  “福伯,在这里被改造,每天都应该有所改变才是。”肖白一脸正义泯然。

  当肖白搀扶着福伯走出来的时候,武大苗石化了,秋刚震惊了,张小虎呆呆的张大嘴,钱多多那张娃娃脸上写满了惊愕,甚至可以说是惊恐,李能用力揉着眼睛,

  舒书喃喃自语:又多了一项无法用知识去科普的事情。

  “有礼貌,立志,现在还在尊老?我操!操!操……”在肖白投过来的警告眼神下,武大苗话锋一转,咬牙说:“|操|我自己。”

  噗---

  其他人都抿紧嘴唇,耸动肩膀憋着笑。

  “笑屁啊!”武大苗愤愤的拿了塑料碗朝着食堂跑去。

  “排好队。”荷枪实弹的武警不耐烦的吼道。

  钱多多被身后的人给摸了一把屁股,他铁青着脸回头瞪着身后之人,对方无辜的眨眼,钱多多故意东张西望,破口大骂道:“操!哪个龟孙子摸大爷,诅咒他|屁|眼|被堵,大便从嘴里拉出来!”

  对方气的握紧拳头,却不敢出口顶嘴,为什么?因为张小虎熊一样的身姿正朝他这边亲切的挨过来。

  监狱里中餐一般都是素菜,晚餐一个星期有一餐加肉,每个月会改善一次伙食。

  一个个都在警棍的挥动下规规矩矩的端着碗到窗口,打饭的是一个年老的师傅,监狱里的一些蹲的比较久的犯人都对老师傅比较尊敬,因为老师傅原本是这所监狱的牢头,后来辞职后才干的厨师。

  伙房人手不够,伙房的厨师都轮流负责打饭打菜,老师傅旁边是一个少年,他叫许乐,是老师傅的关门弟子,穿着白色工作服,胸口挂着厨师证,他负责今天的打菜工作。

  轮到肖白的时候,许乐调皮的对肖白笑笑,就用长长的菜瓢在装着肥肉的圆桶里搅拌着,众人就见菜瓢里好几块肉都落进了肖白的碗里。

  武大苗带头吹起了口哨,紧接着周围的人也都跟着起哄,

  肖白仔细的打量起了许乐,乌黑的头发微卷,皮肤像是常年不接触阳光的那种白,细看都能看到皮肤下的血管,唇角微微上翘,笑起来有两个浅浅的酒窝,鼻子高挺,一对细长的凤眼透彻清亮,就像玻璃珠一样纯碎,唇瓣比较薄,颜色看起来很不错,红润有光泽,会让人想要去尝一口。

  后来肖白才知道自己有多瞎,一只凶狠的野狼被他看成了一只小白兔。
【[重生]媳妇儿是杀手 西西特】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